第140章 唯一继承人

“真是有趣啊,那个骇人听闻的夺魂巫师就在人群之中,这些人竟然一无所知,若不是我们到过火之祭坛,发现了狄弥的尸体的话,恐怕这个秘密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而人类抵抗接踵而至的浩劫的计划,其实就已经被窃听了。”费泽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不要拆穿他?”瑟琳也低声问道,如果真的是浩劫的话,那么整个伊甸大陆肯定会受到牵连的,只有阻止这些神罚使者的阴谋才能阻止预言的到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先等等……其实我还是有些疑惑,那个人是神罚使者,可是如果我没有到弗莱城的话,这个赎罪日不是也不会出现?”盖亚说道。盖亚虽然没有释放白塔内的生物,但是那次月食之夜的确是他主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很好解释,你只不过是被那个神罚使者利用罢了,他利用了你精灵族的血统,利用了我们和血狼人之间的联合,然后释放了那个白塔生物。其实即使你没有到弗莱城,狼人一族的恩怨恐怕也会造成血洗弗莱城的一幕,而你只不过是将这个赎罪日推到了一个高峰。”瑟琳这位半个占卜师为盖亚做出了解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来我无意中又卷入了一个很飘渺的事件中了。”盖亚苦笑的摇了摇头。

稻草人书屋

“那我们究竟要不要参与呢,似乎只有我们知道狄弥的真正身份。”费泽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看看,这种事可不是我们可以管的。”盖亚摇了摇头,虽然第一个预言赎罪日和盖亚有点关系,但那也只是因为精灵族的事,如果其他预言只是针对人类,那么这就和他们无关了,毕竟以他们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拯救人类,多么伟大的使命啊,盖亚我觉得我们应该承担下来,毕竟我们是未来受人敬仰的伊甸大陆的神灵啊。”费泽这句话完全是调侃的性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想做救世主的话你就做吧。”盖亚可对这个没有任何的兴趣,他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提升实力,然后为村民报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像现在盖亚这样罪恶青年,别说做救世主了,不再做类似于广场血杀和弗莱城血夜等事,就已经算是给人类造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人类也是神灵的子民,那位萨祷神灵何必写下如此赶尽杀绝的预言,看来预言实现之后,真的需要我这位未来的神灵来指引这些迷惘的信徒了。”费泽又开始了他的自吹自擂,这个家伙也的确放荡不羁,连这种神灵的事情也敢用来开玩笑。

daocaorenshuwu.com

“第三个预言需要借助各帝国占卜师的力量,血祭日很难阻止,但是第三个预言的出现我们不能再那么被动了……当然,如果觉得我这位弗莱城城主在给大家说一个天大的笑话,那么就让血祭日的发生来证实预言是否真实吧,因为血祭日即将到来,或许就会发生在你们管辖的区域之中。”弗莱城城主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外,夏洛宾皇室帝国与撒加利亚皇室帝国,你们必须在十年内停止战争,这是圣皇的意思,希望你们不要把预言之事当儿戏,因为我有预感血祭日就将发生在你们帝国之中。”弗莱城城主这句话自然就是针对撒加利亚代表和夏洛宾的代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这事恐怕还要禀明我的父亲。”卢萨王子自然不能左右这场帝国之间的战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洛宾那里则是几个公国的联合代表,他们当然也不能做出任何的决定,只能以同样的方式给搪塞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哼,无聊至极的帝皇权术!”看见两个势力的代表都这样敷衍,穆尔逊竟然毫不客气的当着这两位皇室帝国代表的面说了这么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显然这位弗莱城城主对两个帝国的皇者都有极大的意见。或许在他看来现在没有比即将到来的预言浩劫更加重要的事了,因为这是神灵无法抗拒的指令,已经掩埋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预言已经被验证了两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了,预言之事就到此为止,关于魔兽祭坛之事,奉劝几位回去告知你们的主上,不要因为一时的心慈手软停止了祭献之事,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们不会不了解的。”契伯斯教皇开口说道,他的目光再次扫向众人,最后落在了盖亚等人的身上,似乎有些疑惑这个小势力的出现,不过他并没有多停留,踩着已经有些风干的血液站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兽祭坛?盖亚再次感到疑惑了,为什么甸庚教的教皇要提醒这些势力关于魔兽祭坛之事,难不成魔兽祭坛也是由这些势力所维持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祭献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两年后圣女珊丽芙的祭献就是与魔兽祭坛有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众人发出议论之声的时候,站立而起的教皇忽然解开了自己金色的披风,傲然的注视着罗萨神殿一方的代表,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错愕的话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虽然我很不愿意在这里与罗萨神殿的人耀武扬威什么,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到了这里,今天我契伯斯·劳伦即使是放下教皇的身份也要当面质问罗萨神殿,我的儿子,还有我的孙子究竟是死是活,现在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