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教皇的气魄

盖亚目光并不是很平静,在费泽的告知下,他已经知道自己是除黛丝之外唯一一个甸庚教的继承人,但是他对甸庚教并没有多大的好感,即使在面对那位白发苍苍的老教皇时,他的情绪波动也不是很强烈,因为在他近二十年的孤独生活中,这些所谓的亲人没有一个能够真正站在他身后为他护航的,如今他已经完全能够独立了,又怎么还会对这种血缘关系有感情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那个盖亚!”这些势力众多代表中的年轻一辈可都是在神之禁地见过盖亚的,正是因为他的阻扰,使得另三大帝国皇室和神殿的人都吃了不小的亏,更重要的是现在盖亚可是整个伊甸大陆罪恶青年之首,在年轻一辈可是备受关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在这个硕大的殿堂中不是很起眼的青年,瞬间成为了焦点,这些势力也很想知道一个人灭杀了一名剑圣,甚至将主教潘德格都打成重伤的青年究竟是什么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唰!”教皇金色的身影忽然滑到了盖亚面前,竟然在这众多隐士高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直接从大殿主座上瞬间到达了另一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你真的是……”契伯斯教皇此时已经站在盖亚一米的距离,那颗略带浑浊的苍老眼睛紧紧的盯着盖亚,似乎想要从这个青年身上找到自己劳伦骄傲的血统。

稻草人书屋

盖亚目光同样直视这位教皇,他没有闪躲,甚至感觉不到这个绝世强者带给自己的无形的压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少与盖亚有过节的势力已经站了起来,尤其是阿露蒂女神殿以及另三个帝国的人,当初他们在神之禁地都试图围杀撒加利亚的势力,正是这个青年的阻扰,使得他们不仅没有完成联合的计划,反而自己损失惨重,险些无法走出神之禁地。 www.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既然你留着劳伦的一半血液就应该承担起你应有的职责。”黛丝缓缓的走到了教皇身旁,那双清澈的眼睛同样落在盖亚身上。从一开始,黛丝就没有打算为盖亚隐瞒什么,而且只有让盖亚成为了契伯斯教皇的继承人,黛丝才不可能受到其他人的排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只是四分之一,对于我来说,这四分之一的血液是束缚,不是光荣也不是什么职责,你没必要强加给我。”盖亚这句话是针对黛丝说的,黛丝当场说出他的身份并不是盖亚预计的,所以对这个女人的自作主张也非常的不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既然你没有为这种血液感到自豪,今天又为何要到这里来?”这个时候说话的却是狄弥。盖亚的出现的确是这位甸庚小少主始料未及的,因为在甸庚教中,这位与教皇有着直系血亲的人才是真正的继承人,只要有他在,狄弥根本不可能继承主教之位的,也不可能成为未来的甸庚教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目光落在了狄弥身上,这个能够夺取他人记忆的邪恶巫师很显然有些慌张了,而盖亚此次的到来也主要就是针对这个恐怖的生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这个名字是谁给你取的?”契伯斯劳伦终于开口说话了,找寻了近二十年的继承人此时就在站在这位白发苍苍的教皇面前,这种心情已经很难言喻了,可以看得出,此时契伯斯劳伦已经不再像是那位至高无上的教皇,而是一个因找到失散多年孙子而激动的连说话都有些颤抖的老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知道。”盖亚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名字的由来呢,或许是村长给自己随便取的,又或者是那些大叔大婶们顺口叫的,总之对于盖亚这样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孩子来说,名字的由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daocaorenshuwu.com

“知道吗,我是你的祖父。”契伯斯劳伦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身辉煌的他却二十多年没有一个子嗣,这种悲哀或许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够体会,如今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即使在那些大势力面前如何的威严,此时的他依然有些失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盖亚默默的点了点头,面对这种情况,他不想说太多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很好!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或者现在又有多少的负担和仇怨,只要是我契伯斯劳伦的孙子,在这伊甸大陆上,就再也没有人敢伤害你!”教皇爽然的笑声顿时回荡在了整个大殿之中,作为一个掌握上亿人信仰的最权威者,言行举止都需要格外的注重,此时这位教皇会如此放肆的大笑起来,可见能够找回这个孙子对他来说意义有多么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好了!”契伯斯教皇猛然的转向众人,金色的长袍甩开一个华丽的光弧,然后指着盖亚,用着洪亮的声音继续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盖亚劳伦,契伯斯劳伦的孙子!正式任为下一任甸庚主教!之前他与你们之间的所有恩怨,一笔勾销!若是有鼠辈再敢打他的主意,只要我契伯斯劳伦还在世一天,就会让其永无宁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位教皇的气魄!这一句话用得近乎是命令的口吻,甚至还有最赤裸裸的警告,要知道在座的可都是几十年前伊甸大陆只手遮天的人物,随便一个口令就会让帝国和神殿都要震上一震,可是面对这位以独立教廷敢跟神殿抗衡的教廷皇者时,竟没有一人敢做出任何的反驳,那股气势甚至压得那些小辈们连气都喘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