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瘟疫横行

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桑托也不得不嗤之以鼻了,看见大祭司已经带着其他人离开,他也没有再听费泽的吹嘘,而是目光落在了盖亚身上,流露出几分复杂眼神后,就跟上了大祭司的步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祭司,难道您对盖亚旁边的那个小子也有所忌惮吗?”桑托感到非常疑惑,如果说大祭司对盖亚有所忌惮的话,还说得过去,为什么对另外一个家伙也好像一副不愿意招惹的模样。 稻草人书屋

“你刚才不是反问他,没有见过半神吗?”大祭司奈特自然知道和盖亚走在一起的那个青年是谁,歌曼特费泽他或许了解得不多,但是那个传奇匠师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桑托说道,整个伊甸大陆半神级别都只在传说中出现,谁又见过真正的半神呢,那个小青年也就二十岁的样子,怎么可能会见过真正半神,这种未知的事情又有谁说得清楚。

www.daocaorenshuwu.com

“桑托,你没有到达我们这个领域恐怕很难明白一些事的,刚才那个在盖亚旁边的青年是歌曼特费泽,也就是在托兰帝国公然与神殿和皇室对抗的那个罪恶青年,你知道为什么偌大的神殿和皇室都会连一个青年都制服不了吗?”大祭司奈特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是传言他依仗着凤凰之刃吗?”桑托越来越迷惑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如果斐律神殿和托兰皇室真要杀了他,随便派出一个圣级强者就足够了,问题就在于没有一个圣级强者敢对他出手,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大祭司奈特没有继续往下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托一脸惊愕的样子,过了许久他才有些迟疑的说道:“您的意思是,他的背后……”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祭司奈特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没有让桑托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转开了话题道,“等你到达了我这个领域后,你就会明白很多事了。” 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我们现在就走吗?”瑟琳见盖亚并没有回到那个已经以他名字命名的城市,于是开口询问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恩,在这里没有多大的意义,至少种族的遗迹对我来说有更浓厚的兴趣。”盖亚点了点头,这次放长线钓大鱼也算为人类做做贡献了。奥里登重伤的情况下,至少可以让血祭日的时间推迟一些。而盖亚以最终目的是修炼,留在这里只会有太多的羁绊。

daocaorenshuwu.com

“主教任职是需要三十岁以上的,那是十年后的事,盖亚在这里挂个主教之名,就当是有个保护伞,若以后真对这种权力有所追求,再回来接管就行了。”费泽这个流浪汉可是从来不喜欢有约束的生活,与他志同道合的盖亚自然也是这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盖亚现在的实力在青年一辈中或许已经找不到对手了,但是那些圣级强者要对付他易如反掌。盖亚的成长过程一直都是很艰辛的,但是在这种艰辛下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如果一直在甸庚教的庇佑中,他的修炼速度肯定会大打折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稻草人书屋

没有和那位教皇打招呼,几天后的主教加冕盖亚更不可能参加,现在盖亚虽然不用担心罪恶青年的身份暴露,但是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盖亚就算得到了庇佑也决不能明目张胆的在大陆横行,毕竟罗萨神殿还派出了一个审判团了追击他,这个审判团可未必就会卖给甸庚教皇的面子。

daocaorenshuwu.com

罗萨神殿和甸庚教本就处在水火不容的状态,更何况罗萨神殿是唯一一个知道盖亚身上拥有神物的势力,他们不惜将两教廷关系推到最矛盾化也要缉拿盖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夸张啊……”乘着费泽那只威风凛凛的火焰凤凰,几人途径那八名圣级强者追击奥里登的位置,却发现那些山脉河川竟然全部被毁得面目全非,这种情况一直蔓延了数百公里,所有的山脉近乎夷为平地,地表凹陷和碎裂就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剧烈无比的地震,从空中俯视而下,竟然满目疮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里又折了个方向,看来奥里登往东边逃去了,应该是打算逃到处在战乱的夏洛宾帝国之中,在那里他才可能得到喘息。”费泽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年内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作为的,不过我有些好奇,第三个预言又是什么?”盖亚说道。萨祷神灵的这个预言完全是针对人类对其他种族的残忍和背弃他神灵意愿做出的惩罚,那么这个预言的源头就是种族的消亡了,可是盖亚现在知道的仅仅是一千多年前的事,那时候只有所剩不多的精灵族后裔和兽人族后裔,可是真正的精灵族、兽人族等这些曾经和人类共同辉煌的种族又去为何消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记得弗莱城城主说过其他种族的真正消失要追溯到三千多年前,三千年前是什么变故会使得其他种族消逝在伊甸大陆上,或许只有走过了所有古遗迹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或许随着下一个预言的到来,一切就会更加明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