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闭关修炼

“行省官员统计的数量信度也可以打个折扣,那么真正感染瘟疫的人恐怕达到十万之多了,伊甸大陆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肆虐横行的瘟疫魔鬼出现了,看来这事不一般啊。”费泽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不成你觉得这是人为的?”盖亚从费泽的话里听出了这个意思。药剂师虽然一般都是配置解毒剂、疗伤药、回复药,但是剧毒药剂同样是他们拿手的,像瘟疫这种东西也有可能是一些丧心病狂的药剂师卷起的异常灾难。 daocaorenshuwu.com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觉得不一般,按理说冬春交替之际到夏季,这里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如果是从希蒙帝国西南边境传过来的,蔓延速度未免太过了一点,难不成瘟疫也有C级魔兽以上的奔袭速度?”费泽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瘟疫造成的人畜大面积感染是相当恐怖的,像这种事情如果能够顺手解决的话,盖亚和费泽也不会坐视不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来,这种事,只有你的那位公主可以解决了,如果希蒙帝国一事顺利的话,我们正好也要往西南方向走,拿出我们作为未来神灵的慈悲也是应该的。”费泽笑着说道,很显然瘟疫之事他有插手的打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点了点头,从希蒙帝国得到羊皮卷后,他们就要往西南方向,也就是往托兰帝国的方向走,如果能够找到瘟疫之源的话,也当是再为人类做点贡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瘟疫之事,一般都是会请对任何事情都非常精通的占卜师来寻找祸根,瑟琳虽然是个半吊子占卜师,不过博学这方面的确是相当合格的,联系一些当地情况也应该能找到感染瘟疫的原因,只要控制了瘟疫的传播,接下来神殿的人只要救治那些感染了疾病的人就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个月后,大祭司奈特与桑托没有再使用代价昂贵的魔法阵,乘坐着自己的驯兽回到了撒加利亚。回到罗萨神殿之后,法玛教皇对大祭司奈特一年的处罚时间已经过了,大祭司终于可以亲自执掌祭司殿,可是这四个月左右的时间祭司殿内多了许多生面孔,这不得不让他找一些知情人了解其中的情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而,得知了祭司殿被安排了许多主教潘德格的人手,大祭司险些在公众场合勃然大怒,但是最后还是隐忍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莎现在已经被免除了首席祭司的职位,不过她的静闭时间也因为凯朗的要求缩短为一年,一年时间也已经过了,她虽然还没有正式恢复首席祭司职位,但是在祭司殿她的威信是还在的。

daocaorenshuwu.com

大祭司奈特经过一番了解,在他出使希蒙帝国这三个多月以来,整个祭司殿包括主祭司之位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动,原本那位代理管理祭司殿的老祭司也因为年事已高辞退了职务,然后在大祭司奈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主教潘德格安插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圣魔导师,顶替了主祭司之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主祭司是祭司殿的第二把手,如此重要的职务本就应该让大祭司来决定,然而主教潘德格擅作主张安排心腹到祭司殿中,这让大祭司奈特感觉神殿唯一一片净土都被那个黑心主教给污染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主祭司本该在您回来之后才辞退职务的,恐怕是受到了压力,所以才匆匆离职……”美莎尽管很不愿意参与到这种勾心斗角之中,但是眼看着祭司殿被主教潘德格势力侵染,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只能找古修斯了,这个神殿没有他的话,只会被潘德格搞得乌烟瘴气。”大祭司叹了一口气。原本作为法玛教皇之子的古修斯才是最适合担任主教之位的,但是古修斯已经彻底对神殿失去信心,甘愿与蓝卡尼大贤者在圣学院中,培育一些有前途的学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祭司离开之后,桑托目光却落在了美莎身上,似乎有什么话要和她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今的美莎没有往日那样光鲜,在她淡漠和超凡脱俗的绝美外表下,总让人感觉还藏着一张憔悴和黯然怅惘的面容。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久没和你谈天了,现在方便吗?”桑托用着询问的语气说道。桑托回到罗萨神殿之后就立刻被大祭司给带去出使希蒙帝国了,所以也没有机会和这位很早就相识的大美人闲聊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莎点了点头,不过嘴角却浮起一丝苦涩,她缓缓的走在桑托的身侧,稍微与这位男子保持了一些距离,并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美眸中保持着一丝冷静的淡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时间过得真快,算起来也有六年的时间了,六年,你也从一个少女向一位成熟女子转变……”桑托话音有些低沉,从他的表情中也看不出是对眼前这位美艳绝伦的女子的惋惜,还是对物是人非的变迁的感慨。 稻草人书屋

美莎习惯在别人非不提问和不需要回答的问题上保持沉默,所以在桑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倾听。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在甸庚教见到了那个名叫盖亚的男子。”桑托这句话是特意安排的。这个男子似乎很想要用自己的语言来让美莎表露出他能猜到的情绪,而这句话,他可以说是预测到了,也可以说是没有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