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粗野的侵犯

“你好像知道的不少。”艾蒂斯问道。最近费泽的行为非常的古怪,总是跑到皇室、学院、魔法工会的一些禁止图书馆中查看一些古老书籍,一呆就是整个晚上,似乎正在找寻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艾蒂斯,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这个时候费泽已经往外走了,这个狂人可是没有对自己的样貌进行任何掩饰的,就如此大摇大摆的走出广场,孰不知自己已经是托兰城的重要罪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蒂斯沉默下去了。她的母亲是好几年前斐律神殿的首席牧师,不过却离奇的死亡了。而她的父亲艾蒂斯自己也不知道,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她的父亲是一头元素龙。艾蒂斯以前也曾经针对自己的父亲查找了一些史料,想看看有哪些元素龙在托兰帝国停留过,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她的母亲也从来不告诉她真相。 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艾蒂斯冷冷的说道,尽管艾蒂斯对这个父亲有很大的敌意,但是她还是很想知道究竟是谁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只是猜测,猜测的事情总是说不准,所以我还是不妄下结论了。”费泽说道,发现艾蒂斯又发怒的迹象,费泽急忙笑着说道,“你放心,我要是了解了一切自然就会告诉你的,我发誓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隐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对我有任何的隐瞒?这些天你都神神秘秘的,究竟在做些什么?”艾蒂斯也知道问不出什么的,只好转开了话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耐心告诉你好了,不过呢,你得帮我做一件事,哎,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件事很简单,而且绝不可能是叫你脱光了衣服在我面前跳舞的荒唐行为。”费泽邪笑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艾蒂斯冷哼一声,但还是接受了费泽的这个交换,艾蒂斯想要知道自己母亲的真正死因和自己父亲是谁也就只能按照费泽所说的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近我一直呆在图书馆其实在寻找一些有关于祭献的事情,众所周知的,神殿每年都会向神灵祭献一些物品和一位向神灵传达信息的人。撒迦利亚的罗萨神殿、夏洛宾的迦旦神殿、希蒙的奥芬神殿、托兰的斐律神殿,四大神殿在每隔四年的时间都会在入夏的这个时候向神灵祭献,祭献的物品当然是我们这些人不知道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每次祭献都有一个人消失,名义上是说是作为神殿向神灵沟通的使者,实际上就是献出生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翻阅了斐律神殿一千年的祭献史料,当然,想要得到这些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不得不从各个势力的各种记载的细节中赛选、剔除、整理,最后得到我想要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我总呆在图书馆的原因。经过接近半个多月的时间,我终于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费泽说道这里的时候特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目光落在了艾蒂斯身上,饶有兴趣的在她饱满的胸部上看了一眼,似乎有意挑逗这位性感动人的冷艳女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花了整整十天的时间,甚至偷偷闯进了神殿的史料库中,将几百年来被祭献的人查了一遍,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被祭献的人大部分是神殿想要铲除,但是铲除了会引起不小风波的人。然后呢,祭献就是一个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艾蒂斯我想你的脑子就算再愚笨也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艾蒂斯瞪了一眼这个家伙,然后想开口,但是费泽却继续说话了,艾蒂斯只好让他继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记得你母亲是什么时候离世的吗?”费泽毫不忌讳的问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艾蒂斯保持了沉默,费泽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她也能够明白其中的寓意,只是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事情会是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上虽然有一些出入,不过呢,事情应该就是这样,当然,我暂时不知道是谁的决定。”费泽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艾蒂斯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美丽结着寒霜的脸上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愤怒和忧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叹了口气说道:“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弄清楚,我知道的也仅仅只有这么多,不过呢,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一切总会水落石出的,要相信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蒂斯点了点头,身为龙人能够借助的力量少之又少,现在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这个疯子了。 稻草人书屋

“好了,你该帮我去做那件事了,放心很简单很简单,我怎么可能忍心让你去做一些劳心伤神的事呢,你的智商……呃,开开玩笑。”费泽说着就像变魔术一样凭空拿出一枚象征戒指,费泽见艾蒂斯有些疑惑,然后笑着解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甸庚教的势力分布整个伊甸大陆,虽然零散但是却是一个可以很好利用起来的力量,你拿着这个戒指找到甸庚教的据点,然后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哦……你是对这个戒指的来历有些疑惑,要知道我可是一个铸造师,仿造一枚戒指非常容易的,虽然这不能代表甸庚主教的身份,但是命令他们做一些事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