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灵魂游离

毕爱凯大森林上空,焚烧着一团鲜艳无比的火焰,这火焰张开了赤红色的翅膀,从这个绿色的海洋之上划过,在那里留下了一窜华丽的火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还是第一次到其他帝国。”跟着流浪汉到处游荡的婀法看见异国的景色后,明显有些兴奋,对着费泽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费泽没有回答她,而是正襟危坐的在那里将八张一半的羊皮卷缝合起来,尽管缝合这些预言卷轴的楔子已经在他手中,但是缝合过程依然非常复杂,不容许有半点错误。从托兰帝国飞到这里已经半个月的时间,费泽依然没有将他们完整的组合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非常的疑惑,按理说,先将帝国的每半张羊皮卷完整的合在一起,然后找出第一个预言发生的地方,也就是弗莱城的位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四张完整的帝国羊皮卷中,只有夏洛宾帝国的羊皮卷和希蒙帝国的羊皮卷上,有弗莱城的红色标记,所以在这两张完整的羊皮卷上找出弗莱城的位置,然后将它们在这点上重合,就完成了这两张预言卷轴的连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个预言发生的位置是在黑暗峡谷,有黑暗峡谷标记的也就是希蒙和托兰的卷轴,从这两个帝国的完整羊皮卷中找到黑暗峡谷的红色标记,然后将这两张按照正确的方位层叠在一起,使用楔子来完成连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夏洛宾帝国的羊皮卷、希蒙帝国的羊皮卷、托兰帝国的羊皮卷就分别被弗莱城和黑暗峡谷的红色标记给连在了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最后一张撒加利亚的羊皮卷,即使不知道第三个预言和第四个预言,只要顺势重叠上去,应该就能够完整的合在一起,毕竟另外三张已经固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到这一步的时候费泽却发现,楔子根本无法起到作用,最后一张撒加利亚的张羊皮卷就是和无法其他三张组合在一起,完成四张羊皮卷的缝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难道四张羊皮卷中有赝品?”费泽自言自语的,本来以为有了楔子也有了完整的羊皮卷,就可以在知道前两个预言的情况下,将羊皮卷缝合在一起,然后根据羊皮卷其他地方的红色标记的“重合点”顺势找出第三个预言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甸大陆板块可以简单的看做是个“田”字格,四大帝国分别在小格子里,撒加利亚在右下角,夏洛宾在右上角的格子,希蒙在左上角,托兰在右下角。“十”可以粗略的看成魔兽山脉和延伸出来将四大帝国割开的山脉。当然,魔兽山脉不可能这么狭窄,但是大概构架就是这样,可以用非常标准来形容……呃,画图能力很差,所以还是用文字来表达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至于吧,你不是认真检查过好几遍吗?”艾蒂斯凑上去看了看,发现费泽已经将整个地图完成了四分之三了,就差右下角撒加利亚的那个羊皮卷无法组合上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第三个预言是在撒加利亚发生,可是撒加利亚的羊皮卷又合不上去,那就无法知道第三个预言发生的具体位置是了。”费泽抓头挠耳的显得有几分烦躁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找出预言发生的地方,偏偏在最后一个环节卡着了,按理说这种缝合方法并没有错,不可能会有问题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会不会是瑟琳在推敲预言的时候将羊皮卷损坏了?”艾蒂斯问道。之前羊皮卷都是放在瑟琳那里保管的,如果瑟琳不小心损坏了的话,也有可能影响整个羊皮卷的缝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还是没有回答,沉着脸仔仔细细的观察羊皮卷,然后愤怒之下将原本组合在一起的羊皮卷全部又给打散了,甚至有一张由于火凤凰的速度过快,被风给吹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见羊皮卷飘走后,婀法立刻施展开风系魔法,将那张羊皮卷又卷了回来,然后对费泽说道:“要心平气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我的老师为什么说,羊皮卷只可以落入我的手中由我来保管吗?”费泽稍稍平和了心情,然后对婀法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婀法当然不可能明白那位半神的想法,懵懂的摇了摇头,等待费泽的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苦涩的浮了浮嘴角,然后开口说道:“如果说四张羊皮卷就是四个预言的话,那么我就是唯一一个掌握了预言线索的人。我的老师告诉我,要么将这四张羊皮卷付之一炬,要么将它们缝合在一起,这看似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但其实却是给我一个在别人看来无比可笑和荒唐的使命,因为这选择关系到伊甸大陆是否会覆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选择付之一炬,就是任由预言的发生,静静的等待灭世日的到来。选择缝合羊皮卷,或者说选择多管闲事,就意味着我接受了这个使命,誓要阻止这些的发生,但是……第三个预言就要发生,我却根本找不到其位置,让我又怎么去阻止!”费泽很少会有如此躁动的情绪,但是当发现自己承受巨大的压力选择肩负如此沉重使命,却根本无从下手时,的确感到无比的懊恼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