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黑暗与光明

“呜——呜——”感应到盖亚那种悲伤,躲在盖亚空间手镯内的两个小生命在此时也强行打开了空间飞到了盖亚的身边,绝对的黑暗守护和生命守护将盖亚和香消玉损的珊丽芙包裹了起来,鬼影的力量被完全阻隔在外。

稻草人书屋

盖亚的生命在迅速的恢复,但是珊丽芙的血液已经然满了她的全身,那张精致的容颜贴在他的胸膛上,生命飞快的流逝,就连抬起头看一眼盖亚的力气都没有,紧闭上了双眼,像个即将永远沉睡的本人遗忘的公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刚毅的脸上竟是苦涩,红彤彤的眼睛流转着愤怒的火焰,他将那柄穿透了珊丽芙的长剑从她鲜血染红的腹部抽出,感觉就像自己被穿透了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拿着这柄沾满了珊丽芙血液的武器,盖亚抽动着嘴唇,运起一股黑暗能量直接将武器内所有摄取的灵魂全部泯灭,顿时那些曾经被盖亚杀死,被暗尼封印的魂魄在武器之中发出了最痛苦的嚎叫,仅在片刻,暗剑内所有的灵魂都被泯灭,这柄武器变成了最初费泽交给盖亚时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来吧,你不会就这样消失的,这里是你另一个栖息的地方。”盖亚对着已经永远沉睡的珊丽芙说道。珊丽芙娇弱的身躯缓缓的化为星光,渐渐的涣散在盖亚的面前,但是一缕残魂却犹如找到归宿一般,飘进了盖亚的武器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珊丽芙刺穿的是自己的身体,她的灵魂却没有泯灭,盖亚消灭了自己武器内所有的恶灵,给珊丽芙的灵魂创造了一片净土,让这个女孩的灵魂依附在他的武器之中。

daocaorenshuwu.com

而原本只是外形精美的暗剑,在珊丽芙的灵魂注入的那一刻,完全发生了变化,珊丽芙从出身以来就受到了神物生命的滋养,尽管肉体娇弱的和普通女孩相差无几,但是灵魂却已经堪比神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暗剑再发生蜕变,没有黑色凛然的光芒,却是一缕柔和温顺的白色的力量缓缓的缭绕在这柄武器之上,而原本遍体通黑,犹如一位黑色格调的高贵女王的暗剑,在白色灵魂之力的滋养下竟然出现了纯洁如雪的颜色,剑身完全就像冷艳妖冶和纯洁动人的两种不同装束的女子正展开曲美的身姿,相互缠在一起展开一个优美的舞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这仅仅武器柔和的一面,当杀戮气息占据主导的时候,就会有一股凛然之意传出,让人为之震慑和心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黑白交织的长剑握在盖亚的手中,蕴含的能量在黑白凝聚的剑尖极端凝聚着,仿佛就要破剑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生真正蜕变的并不是盖亚的武器,而是盖亚自己,手上拽着那沾满了血液的这件神物,盖亚有些颤抖的将它带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无尽的生命气息充斥到盖亚的身体内,无穷的力量传输到融入了盖亚身体的第二件神物之中,神域光芒完全化作了无形态,浓浓的黑暗死气就像一团在狂风之中飘荡的黑烟,片刻间就被盖亚驱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暗无天日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世人却感觉像度过了几个世纪,这种煎熬即使只有几分钟,也会无比的漫长,当没有形态没有色彩的神域光芒驱散了所有的死气时,阳光归还给大地,归还给那些在黑暗中诚惶诚恐度过人们,让所有人感觉世界平静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鬼制造的地裂开始迅速的愈合,而倾斜的海水从远处的海平线上奔腾而来,在盖亚的神域光芒下,几乎一切被毁坏的大地、山脉、海洋、空间,都开始恢复原本的样貌,这种地壳的运动让那些洞悉这场战斗的顶级占卜师们都惊呆了,仿佛看见了一个仁慈的神灵正在普降这满目苍夷的人间,让一切恢复原本的祥和宁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水翻滚着,已经开始填满盖亚所在的这个巨大海沟了,不过这些海水在冲动盖亚这个位置的时候,自动的绕开,所有的海水仿佛是盖亚驾驭的群兽,听话的臣服在盖亚的脚下,她们堆积在盖亚的背后,温顺的从盖亚旁边流过,将盖亚的身体托起,让所有人可以看见这个凌驾于海洋之上的神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时,盖亚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在沸腾,那件神物似乎就存在于他的血液之中,从“生命”之中获得了滋养之后,盖亚的每一寸皮肤都经过了最完美的雕琢,神光在他的身体周围闪烁,这种神光是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的一种光芒,没有人可以描述它究竟是什么颜色。而在此刻,任何试图洞悉盖亚一切的水晶球、占星球都在神光温和的散开的时候,全部碎裂了,因为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去窥探这个男子的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整个人气质发生了完全的变化,他依然邪魅、依然在那英俊之中透着睿智的男人魅力,但是这种气质之下还有一种上位者至高无上的权威,他的那双赤红的眼睛早已经发生了变化,左眼的瞳孔是生命力量的白色,但是右眼却是毁灭的黑色,已经完全不是任何生命范畴能够解释此时他的眼睛了,从这双黑与白的不同色彩的瞳孔中,根本没有任何情感而言,仿佛只有绝对的毁灭和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