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12年,阿里

1 _

西藏阿里昆莎机场位于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的西南方,修建于2007年,是目前世界上海拔第三高的机场。 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怕自己产生高原反应,从成都飞来拉萨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再从拉萨飞阿里。下了飞机,踏上坚实的土地,她却有身体飘浮失重的恍惚感觉。从拉萨过来,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15年前由拉萨驱车到阿里狮泉河镇的那段艰苦而漫长的行程竟然被简化到了这种程度,让她惊叹。她仿佛穿越了一条时光隧道,站到了未来与过去的某个节点,中间长长的岁月突然变得虚无缥缈、若有若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值西藏旅游旺季,同机抵达的有一个旅行团,在飞机上已经兴奋异常,下来之后,导游和地接清点着人数,场面十分热闹。左思安取了行李出来,独站一边,四顾茫然,一时几乎不知道身处何地,自己是谁。她想,这感觉大概不能单纯用高原反应来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循声望去,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灰色西装、白色衬衫,正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取下墨镜迟疑地看着她。不必细细辨认,那人正是左学军。左思安梦游一般走近他,停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叫了一声“爸爸”。 稻草人书屋

上一次他们见面,还是在将近13年前,左学军返回汉江跟妻子办理离婚手续。左思安不久之后随母亲出国,这些年他们通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她由少女长到成年,他则完全不复她记忆中的意气风发,虽然不过55岁,但长年生活在艰苦的高海拔地区,黝黑的皮肤布满皱纹,两鬓斑斑,举止迟缓,背微微佝偻,已初现老迈之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决定回国探亲后,左思安不止一次想象过与父亲的见面,内心有说不出的忐忑,但真正面对他时,她才清楚地意识到漫长的时间横亘于他们之间,血缘的联系与长久暌违的陌生感混杂在一起,她再也不可能像年少时头一次进藏探望父亲那样,一见到他便纵情扑过去,理直气壮地索取一个温暖的拥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的视线甚至都无法长久停留在对方身上,他们不约而同地露出微笑,目光看向别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等很久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接过她拖着的行李箱:“没有,今天飞机只晚了20分钟而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带她出机场上车,一边向狮泉河镇驶去,一边跟她闲聊:“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点儿,不过我吃了预防高原反应的药,又提前一天适应,感觉还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里离镇上只有50公里,很快就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这条路修得不错。”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那边飞的是野鸭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蓝天白云下面,远方雪峰群山环抱,一片碧蓝得略微发紫的湖面上有几只水鸟翩翩飞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季节可真美。”

稻草人书屋

“明天我可以带你去班公错,那里有一个出名的鸟岛,每年六七月的时候有数不清的候鸟集结,十分壮观。现在应该还有一些候鸟,不过马上都要飞走越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了,您要上班,不必特意为我请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已经快要退休,基本完成了工作交接,时间比较自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有些发怔:“这么早退休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啊,国家政策规定在高海拔地区工作满15年就可以退休,好多人40多岁就退休了,我其实已经算超龄工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迟疑了一下,她还是问道,“那您退休后住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左学军笑道:“我习惯这里的生活了,打算退休后去学校教点儿力所能及的课程,再写一本关于阿里地区民俗的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您过得开心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呢?”迟疑一下,他问,“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还好。”对这样空泛的问题,她只能报以简短的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转移了话题:“不知道你对考古有没有兴趣,我还可以带你去看看象雄文明的考古发掘现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只待两天就走,恐怕时间不够。” 稻草人书屋

“两天?”左学军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我的假期时间有限,已经买好了返程机票。爸爸,先送我去宾馆把行李放下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学军又是一怔,小心地说:“小安,你施阿姨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没必要住宾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的施阿姨是15年前与老张一起进藏,跟高翔、孙若迪、左思安会合后进入阿里的施炜,她在12年前重返阿里措勤支教,从此留下,并在8年前与左学军结婚,五年前生了一个女儿叫左思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尽可能自然地微笑着解释:“我一个人住习惯了,来之前已经托旅行社帮忙订好了房间,就不打扰你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学军一下默然,接下来两人都没再说什么,一直到了镇上。他按她说的先送她去了宾馆,然后再去他家。

稻草人书屋

左家住在一座三层宿舍楼的二楼,房子宽敞舒适,窗明几净,墙上挂着漂亮的羊毛壁毯,摆着各式藏族风格的工艺品。施炜热情地欢迎左思安的到来,她40岁出头,皮肤状态不算好,不过神态温柔,眼神跟从前一样清澈明净,让人一见便有亲切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施炜的小女儿左思齐站在她旁边,她不过5岁,梳童花头,圆圆的面孔略带婴儿肥,眼睛机灵地转动着,好奇地打量左思安。施炜笑着说:“小齐,不是跟你说了吗?快叫姐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齐听话地叫:“姐姐,你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好,小齐,我叫左思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煞有介事地握着左思安伸过来的手摇了摇:“妈妈说你住在美国巴尔的摩,是在很远的地方,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巴尔的摩靠近美国首都华盛顿,从华盛顿飞到北京,要花17个小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左思齐其实没多少时间和空间概念,不过对陌生的大姐姐这个详细的回答表示满意,开始玩左思安送给她的卡通玩具和故事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看着她,对施炜说:“小齐真可爱。”

稻草人书屋

施炜跟所有母亲一样,听到对自己孩子的夸赞,顿时就会由衷地微笑:“就是很调皮,而且话多得要命。咦,你的行李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已经放宾馆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施炜也是一怔,但她并没追问,马上转移了话题:“这次直接飞过来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好。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我对这里的印象就是光秃秃的戈壁、风沙和矮房子,今天从机场过来感觉好陌生,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几年狮泉河镇加强了绿化,重新种植的红柳慢慢长大,风沙比以前小得多了。而且镇上人口增加很快,楼房也多了不少。来,喝杯热茶。菜我都准备好了,你爸爸去取托别人现宰的羊,马上回来。这种羊是本地特产,肉质特别可口,别的地方吃不到的。” 稻草人书屋

“真的不用拿我当客人招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爸爸这些天特别兴奋,连小齐都看出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左思齐听到提她的名字,连忙点头不迭道:“爸爸跟我说,姐姐小时候是肉食动物,最喜欢吃街边烤的羊肉串。妈妈,我也是肉食动物,对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炜呵呵笑了:“对,对,你也是。”她转头对左思安说,“小齐也爱吃肉,高原上人的饭量都大,等会儿看她吃东西的样子,你肯定会笑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左学军将羊肉拿回来,施炜下厨,他进去给她打下手,他们看上去是般配的夫妻,一举一动已有长久相处形成的默契。一桌饭菜很快做好,菜式丰富,明显花了心思搭配,味道也十分可口,不过左思安有些头痛,没吃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完饭后,她提出回宾馆休息,没想到施炜直接说:“小安,客房我已经收拾好了,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晚上再回宾馆也一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不好再拒绝,只得进了收拾得整洁舒适的客房,只听到客厅里小齐正跟她妈妈讨价还价:“人家不想去幼儿园了嘛,下午就在家里跟姐姐玩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行,接你回来,是让你见见姐姐。姐姐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累了,需要休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我跟你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妈妈还要备课。乖,快换鞋子,爸爸送你去幼儿园。”

daocaorenshuwu.com

“不嘛,去了老师就叫我午睡,我一点儿也不困,不想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齐,换鞋子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左学军这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左思齐居然不再撒娇,乖乖换鞋跟他出门。左思安走到窗前,正好左学军牵着左思齐从楼道走出来,左思齐使劲仰起脸说了句什么,左学军低头回答,两人慢慢走远。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场景撞击着她的眼帘,她突然好像看到童年的自己,时空在眼前再度错乱,她下意识地抓住了窗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是不一样的。左学军的背影不再挺拔,小小的左思齐走路则十分规矩,迈着短短的双腿紧紧跟上父亲,不像她从前上幼儿园的时候,只走几步路就必定想方设法耍赖,跳到父亲背上要求他背或者抱,而他也乐于从命……她的呼吸一下变得艰难,眼睛酸涩,仿佛经受不起长久地直视那样明亮的光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2 _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安,喝杯热茶解解腻。” www.daocaorenshuwu.com

施炜敲一下门,端了茶进来。左思安努力平静下来:“谢谢施阿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前叫我施炜姐姐的,唉,一转眼,十多年就过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看着还是很年轻。不过我必须叫你阿姨,不然辈分太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得也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正打算托词头痛,施炜已经拉了把椅子坐下:“小安,我让你父亲去送小齐,就是想跟你好好谈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只得微笑:“好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些年你在国外还好吧,巴尔的摩这城市热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好,巴尔的摩是马里兰州最大的城市,有将近80万居民,算得上很热闹了。” 稻草人书屋

“那就好。明天让你爸爸请假开车好好带你去玩玩,他三年前调回行署工作后,潜心研究阿里民俗,可以算阿里通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用了,施阿姨,我跟爸爸也说了,我待两天就走,不想去太远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这么着急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期时间只有这么长,以后还有机会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施炜踌躇了一下:“小安,你是不是对我跟你爸爸结婚有什么看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施阿姨你怎么会这样想?”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年你和你父亲几乎完全不联络,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解释一下,我真的没有破坏你父母的婚姻。我当年之所以选择去措勤支教,一方面是厌倦了城市生活,另一方面是对那里的学校和学生印象太深刻了,想为他们做一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时让自己得到心灵的平静。我爱上你父亲,绝对是在他离婚以后。而且他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躲避我,拒绝接受我的感情。哪怕你生我的气,也千万别怨恨他,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无可奈何,只能尽可能诚恳地回答:“施阿姨,你不必跟我解释。我知道我父母走到离婚那一步跟别人没关系。我没有任何理由反对他再婚,更何况是跟你结婚。一个女人肯在那么艰苦的地方嫁给他,我只会觉得他很走运。他不可能找到比你更合适的妻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施炜并没有因此释然,反而露出一个苦笑,神态十分犹疑不定。她只得进一步说:“这一次过来,看到你们生活得很安宁幸福,我就放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谢你这么明理,小安。你难得回来一趟,又说只在这里待两天就走。我本不该拿这些事来烦你。可是,你爸爸这些年一直都不快乐。他不肯讲出原因,我只能猜测,这多少跟他和你之间关系变得疏远有关系。” 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暗暗烦恼:“施阿姨,你想得太多了。这些年我爸爸一直在阿里工作,我一直在国外,距离太远,联络不便。我毕竟早就已经成年,有自己的生活。他跟你结了婚,又有了小齐,你们现在是完整的一家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完整的一家?”施炜苦笑着叹气,“小安,我为了生小齐,调到阿里海拔最低的普兰县工作,一直跟你父亲两地分居,到三年前他才调回行署工作,我也到了狮泉河镇,一家团聚。可这完整也只是表面上的,大概很快就没法儿维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怔住,不得不问:“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知道你父亲跟你说了没有,他就要退休了,以后想留在阿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他说他习惯这边了。”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我打算带小齐回广东。我父母亲年龄都大了,需要人照顾,而且小齐明年满六岁,我希望她有更好的环境接受教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件事你可以和爸爸商量一下,我觉得他也没理由反对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他商量过了。不,也许那不该叫商量,不过是我反复陈述我想回去的理由,他安静地听着,不提任何反对意见,最后说,他尊重我的决定,但他想留下。我逼得急了,他就扯出本地一个传言,说是内地干部过来,习惯了这里以后,退休回内地的一般活不过五年。” 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好不诧异:“有这种事吗?有官方统计数据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有什么统计,我还特意去问过,只是刚好有两个援藏干部回内地后,在同一年去世,大家唏嘘感叹,开玩笑闲扯出的一个说法而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左思安略微放心,凝神想了想道:“爸爸生活在阿里,我读医学院的时候就研究过高原疾病的相关资料,还真没见过这方面的系统的病理分析和统计数据。心理上的自我暗示会造成这种传言,但是长期生活在高原地区,心脏负担增大,确实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父亲因为过度劳累,犯过一次高原性心脏病,医生给他的建议也是继续留在高原比较危险,最好回平原地区,他根本不听,反而扯出大家讲的笑话当理由,根本就是不想回内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再次怔住,马上提出一连串问题:“他的高原性心脏病是什么时候犯的?后来又发作过没有?每年有没有检查?平时吃药吗?有些什么症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那次高原性心脏病还是九年前在措勤发作的,紧急转移到拉萨抢救,我接到了两次病危通知书,医生也说抢救回来有些侥幸。后来我哭着哀求他,组织上又找他谈了几次话,总算说服他调到海拔低、环境相对好一些的噶尔县工作了五年,三年前才调回地区行署。这些年一直在做常规性体检,没有发作。我偶尔看他表情有些难受,问他是不是心脏痛,他说,也不算痛,就是好像心脏冷不防被一只手抓了一下的感觉,缓一缓就过去了。在这边工作的好多人都有这症状,我想应该也不算严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我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稻草人书屋

“小安,你父亲是我遇到过的最无可挑剔的好人,甚至比报纸上宣传得更好。他不断自愿延长援藏工作的时间,连续在艰苦得出了名的措勤工作了六年,先做县长,后做县委书记,走遍了县里每一个偏僻的角落,改善那里的基础设施,帮助牧民脱贫,维修学校,筹集教育经费,把自己的工资差不多全捐了出去,不让孩子们失学。他差不多谢绝所有的荣誉,拒绝升迁的机会。他生活得像苦行僧一样,大部分钱和时间都花在帮助别人身上,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崇拜他的这些品质。可是,我慢慢发现,他真的既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近乎控诉的结论让左思安完全惊呆了。 daocaorenshuwu.com

她进门以来,看到的差不多是一个幸福家庭的典范,房间布置得温馨而井井有条,男主人略微沉默,但顾家而持重;女主人友善好客,一看就是贤惠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小妹妹左思齐活泼可爱。她根本没想到和谐的表象下已经暗流汹涌,不免懊悔刚才没有坚持吃完饭就回宾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只得艰难地开口:“施阿姨,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跟我父亲……已经多年没有见面,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也许你应该跟他好好沟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没办法沟通。到今年7月,我跟他结婚就已经八年了。我用尽各种办法,想跟他交流,他并没有表现得冷漠无情,可是他内心始终有一部分封闭着。我不是抱怨他,他从来没在我面前伪装成一个开朗的人,当年我就是爱上了他的沉默、他的人品。一起生活这么久以后,我也没有对他的人品幻灭,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几乎已经是一个道德上的完人了。我仍旧敬重他,舍不得他。只不过……我越来越觉得,他根本不在乎我跟小齐。” www.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尽管满心不愿意插手父亲与继母之间的感情纠葛,可是看着黯然神伤的施炜,也不禁恻然。她正想措辞安慰施炜,施炜突然握起她的手,她微微一惊,几乎本能地往回缩了一下,然而施炜握得很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告诉我,小安,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人吗?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顿时屏住了呼吸,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施炜喃喃地说:“对不起,我不是要探求他心底的秘密,我是真的搞不懂他怎么会这样。我永远记得你和他在去措勤的路上相遇的情景,你那么依恋他,他那么疼你,看起来真是一个慈爱的好父亲,肯为女儿做任何事情。可是后来你们为什么又再不联系了。我一提到你,他就沉默不语,起身走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阿姨,再提过去的事没什么意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是无事生非,小安,我只是想弄明白,这也许也是他不爱小齐的原因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爱小齐?这不可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施炜苦笑:“不要说你不相信,我把这话讲给任何认识他的人听,都不可能有人相信。他一直助养着好几个藏族孩子,不只是给他们寄钱了事,而是经常写信跟他们交流,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学习情况,抽时间去看望他们。他还把其中一个叫格桑的孤儿带回家抚养了整整四年,直到那孩子考上内地的学校。可是他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十分疏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思安的脑子乱纷纷的,隔了一会儿才明白施炜说的是小齐而不是她,不觉也苦笑了。

稻草人书屋

“我们结婚之前,他说不想再要孩子,我能理解,毕竟他自认为年纪大了,再说我当时也有35岁,一样害怕做高龄产妇,完全同意他这个条件。可是后来我意外怀孕,发现时已经快四个月了。我永远也忘不了告诉你父亲这消息时,他脸色像死人的一样惨白,想也没想就说:赶紧去打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左思安的脸色也苍白了,她呆呆地看着施炜,说不出话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计划是一回事,孩子来了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不想放弃做母亲的权利。你父亲发了很大的脾气,没人想象得到平时那样斯文温和的一个人,会暴跳如雷,而且毫无道理可讲。我害怕极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母爱一发作,还是硬顶住了。我想一个活泼健康的孩子生下来,他怎么可能不疼爱。回头想想,这想法真是天真得好笑。你也看到了小齐,这么可爱的孩子,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喜欢她的。可从她生下来,她父亲就一直表现得很冷漠,不管我怎么抱怨、恳求,他几乎从来不抱她,很少跟她玩,跟她总保持着距离。小齐还那么小,他对她说话的口气像跟外人说话一样,亲切,讲理,就是一点儿也不亲热,弄得小齐一直很怕他。无论我怎么恳求他,他都不肯打报告调过来,宁可和我两地分居着。后来就算调到狮泉河镇来了,也经常外出参与文物调研与保护工作,在家的时间有限。我真的搞不懂,一个会发自内心地关心别人的孩子的善良男人,怎么会努力跟自己的女儿保持距离?如果他在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对待你的,你不可能那样爱他,他来援藏,你也不会万里迢迢从内地赶来看望他,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