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8回 华兰,墨兰,如兰,明兰……

夏末秋至,北地不比南方,天气渐渐干凉起来,盛府免不了煮些甜汤来润肺止咳,明兰自来这里后大半时间倒是病着的,这一变天就更加虚弱起来,常常干咳气喘,请大夫来不过开些滋补之药,偏偏明兰最厌恶中药的味道,她急切的思念着川贝枇杷露和咳喘宁,越这么想就越抵制中药,喝一碗倒要吐半碗,整日里病歪歪的,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曾经身板壮壮还练习过防身搏击术的明兰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和王氏斟酌再三,又四处打听袁文绍的人品才干,最后还是定了他,这就过了纳彩之礼,送出了华兰的生辰八字遂行问名礼,王氏的思路非常神奇,居然分别请了一个得道高僧和一个有为道士来合八字,这一僧一道都说是双方是百年好合的八字,王氏这才放了心,盛紘瞧王氏房中的香几上,左边摆了一个拂尘右边立了一个木鱼,不由得失笑:“太太这到底是信佛呢还是信道,也说个准数,对准了拜方灵验些呀。” daocaorenshuwu.com

王氏知丈夫是在调侃自己:“哪个灵验我就拜哪个,只要华儿好,让我拜墙根草也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容色一敛:“我知你是一副慈母心肠,最是好心,最近我瞧着明儿不好,你也多留些心,这么咳下去,莫送了一条小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道:“昨日京里来信,忠勤伯府这几天就要来下小定了,华儿见我忙的焦头烂额,就自己把明丫头的事儿给揽过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摇摇头:“华儿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你还是自己过问牢靠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王氏笑道:“瞧老爷说的,华丫头哪里是小孩子了,要是诸事顺当,不是明年底就是后年初便要嫁人了,将来要服侍公婆夫婿,也该学着照看人了;这几天,她把自己份例的雪梨羹和杏仁汤都送给了明丫头,还天天拿眼睛死盯着明丫头吃药,吐半碗就要加一碗,明丫头吓的都不敢吐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心中大慰,连连点头:“好好,姊妹间本就该如此,华儿有长姐风范,很好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兰大小姐是个严格执行的负责人,温情不足,威严有余,明兰但凡流露出一点不肯吃药的意思,她就恨不得撩起袖子亲来灌药,明兰吓的出了一身汗,病倒好了一大半。华兰又捉着她天天踢毽子。明兰犹如被押解的囚犯一般,在华兰的监督下,立在院子里一五一十的踢着毽子,每天要踢足三十个,每三天要累进五个,华兰大小姐居然还拿了个册子做明兰的锻炼日志,一脸狱卒相的天天勾对记录,少踢一个都不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华兰是个大姐姐型的女孩,内心充满长姐情结,可惜她同胞的弟弟妹妹都无法满足她这个需求,长柏秉性老成稳妥,华兰不要被他训去就烧高香了,而如兰却任性刁钻,桀骜不驯,华兰素与她不和,说她一句倒会还嘴三句,王氏护着,她又不能真罚如兰;而林姨娘那里的两个她不屑插嘴,长栋又太小,所以她一直没什么机会摆大姐姐的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脾气乖顺和气,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说她两句也不会犟嘴,只会怯生生的望着你,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偶尔还发个小呆,华兰对这个小妹妹很是满意,几乎比自己妹妹还要喜欢些。

www.daocaorenshuwu.com

忠勤伯府动作挺快,没过多久就来下小定,因为袁文绍年纪着实不小,他们指着明年中就能完婚,盛紘拿出当年考科举时的文章架子,写了些云山雾罩的托词在信里,也不知人家是不是能看懂,大约意思是女儿还小,不忍早嫁,言辞恳切的表达了慈父爱女之心,那袁家立刻又加了不少聘礼,还请了鸿胪寺的一位礼官来下聘,盛紘里子面子都赚足了,也很上道的又加了些嫁妆,并把婚期定在明年五月,两家都很满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华兰就被锁进了闺房绣嫁妆收性子,明兰松了口气,她现在已经累积到每天要踢65个毽子,踢的她腿直抽筋,这下看守自己被关起来了,她也可以再次回到了吃吃睡睡的小猪生活,当然,时不常的要被如兰骚扰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气渐渐转寒,春夏秋都还好,这一入冬,南北气候差别就立刻显现出来了,各房纷纷烧起了地龙,各色土炕砖炕,还有精致漂亮的木炕——就是把宽阔舒适的床和炕结合起来的寝具,明兰本是南方人,从不知古代北方竟然还有这样既保暖又舒服的炕床。估计是踢毽子的功劳,天气这样冷明兰竟然没有感冒生病,不过,别人病倒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盛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且南北迁徙太远,多少有些水土不服,入秋之后也开始咳嗽了,她素来威严,屋里的丫鬟婆子不敢逼她吃药踢毽子,所以病根一直没断,一入冬就时不时的发低烧,这一天突然烧的浑身滚烫,几乎昏死过去,大夫来瞧也说凶险的很,老人家最怕这种来势凶猛的寒症,一个弄不好怕是要过去,这下可把盛紘夫妇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