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18回 华兰出嫁了

当晚盛紘要与盛维把酒夜话,王氏陪着盛老太太聊了会天,晚饭前崔妈妈领着明兰回来了,丹橘和小桃怀抱着两大包礼物,后面还有两个粗使婆子合抬着一个箱子。

稻草人书屋

盛老太太把明兰拉到身边,当小囡囡般的摇了半天,笑道:“这回我们明丫儿可是发财了,告诉祖母,大伯伯都送来些什么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刚才压根没看清,掰着小手指回忆起来:“有……金子,缎子,珠子,镯子,嗯……钗子,簪子也有的……嗯,还有,还有……”还有了半天终是背不出来了,盛老太太听的两眼直翻白,伸出手指用力点了点明兰的小脑门,板着脸训道:“……还有,还有你这个小呆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红着小脸,众人一齐大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老太太便叫翠屏指挥婆子打开包袱和箱笼来看——新出的湖缎各色四匹,蜀锦各色三匹,光泽花色都极光鲜的,徽州的文房四宝两套,赤金缠丝玛瑙镯子一对,银叶丝缠绕翠玉镯子一对,珠钗金簪各两对,红艳滚圆的珊瑚珠子和各色琉璃米珠各一盒,各色时新花样戒指五个,剩下林林总总还有些女孩的小玩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皱眉道:“这礼有些重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王氏笑道:“大伯说了,这好几年没见了,索性都补上。”接着又转头拉过明兰道:“你这傻孩子,都说你记字快,这么些东西就记不住了?怪不得老太太说你是个小呆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不好意思的呵呵傻笑一阵,她比较擅长记数字和案例来着,盛老太太听了王氏的话,眼光似嘲讽的闪了闪,什么也没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王氏又对着老太太笑着说:“咱们明儿是厚道孩子,当初住媳妇那儿的时候,给什么穿什么,喂什么吃什么,从不挑三拣四的,更不眼红姐妹的东西,如儿和她住一块儿时,吃的玩的摆的到处都是,明儿连碰都没碰一下呢!怪道老太太疼你,到底有气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轻轻看了王氏一眼,不动声色道:“华丫头出阁后,太太要多费些心,得好好教养剩下三个,姑娘家不好眼皮子太浅了,没的叫人看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立时眉飞色舞,谁知盛老太太又说了句看似完全无关的话:“明丫头,才儿你走后,又叫小桃把你大伯伯送的那袋子金鱼拿了去,怎么,紧着跟姐姐们显摆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瞪圆了眼睛,答道:“才不是显摆,是我要分给姐姐们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王氏的表情立刻有些难看,盛老太太不可捉摸的笑了笑:“你姐姐们要了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摇头,嘟着嘴道:“咱们板子一起挨,金鱼儿自然也要一块儿分的,我叫小桃连那杆象牙小秤都一块儿带去了,可是大姐姐死活不要,说是大伯伯给我一个儿的,她们以前见大伯伯时都有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欣慰道:“大丫头果然是懂事了,这回侄子也给她添了不少妆,咱么得知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氏这才舒了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暗叹,这帮内宅女人话里话外都满是钩子,一个不小心就被绕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一会儿盛老太太传饭,王氏通常回屋与女儿们一起用饭,便带着丫鬟婆子告辞离去了,一离开寿安堂的院子,立刻加快脚步,匆匆往葳蕤轩去了,还没等丫鬟打开正房的帘子,王氏就听见里头传来华兰训斥如兰的声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眼皮子怎这么浅,瞧见明兰那么几个金锞子就想分一半,你素日没见过金子不成?!”华兰的声音,王氏听的眼皮一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伯伯是昏头了,我和你才是太太生的,什么小妇生的庶出丫头他也当真,凭什么给她那么多金锞子?都应该给我们才是!”如兰还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听的青筋暴起,让彩环彩佩留在门口看着,自己一步冲进内屋,指着如兰大声喝道:“死丫头还不给我住嘴!混说什么,上回孔嬷嬷正该多打你几板子才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华兰如兰姐妹俩正坐在一对海棠锦绣墩上,见到王氏进来,都赶紧站起福了福,王氏一把扯住如兰,沉声道:“以后不许说什么小妇庶出的,你忘了你父亲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兰陡然心头一紧,对了,盛紘也是庶出的,虽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犹自不服气,道:“当初我与大姐姐的金锁是大老太太送来的,根本没有林姨娘的份,四姐姐那个金锁还是后大伯伯大伯母补来的;不是母亲说的么?大老太太最最痛恨小妾姨娘的。……就算大伯伯瞧在父亲的面上抬举明兰,意思下赏些小玩意也尽够了,做什么左一个金锁右一袋金鱼的,没的惯出那小丫头的德性来!我瞧她那金锁比我还精致些!”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氏头痛不已,一下坐在软榻上,华兰见状,过来用力拧了一把如兰的胳膊,低声道:“你知道什么?那大老太太与我们老太太最要好,当初大老太太不待见四妹妹,为的是祖母,今日抬举六妹妹,也是为的祖母!要怪,你就怪当初你不肯叫老太太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