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32回 生存环境恶化报告

王氏知道寿安堂又送去了个大丫鬟后,沉思了许久,冷笑道:“老太太看的可真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昆家的连忙劝道:“太太千万别犯糊涂,老太太这是在给您打招呼呢;还是那句话,老太太可明白着呢,您要是一碗水端平了,她也不会亏待四姑娘的,瞧瞧她多疼大小姐,隔三差五的往京城去信打听,到底是自己孙女,不过是可怜卫姨娘去的早罢了;太太何苦为个丫头,又和老太太不快呢?如今柏哥儿争气才是最要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捏着帕子,面色沉沉,道:“安几个丫头过去也好,总不能什么都蒙在鼓里,该知道的也要知道,点到即止就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事儿还没完,这天下午又有两个女孩被送到暮仓斋,刘昆家的亲自领过来,并苦笑道,这是林姨娘与盛紘央告的,没的自己妹妹使唤的人不够,做哥哥却呼奴唤婢的自己舒坦,于是从长枫房里拨出两个最好的给六姑娘送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看了那两个丫头,果然知书识礼,针线模样都很拔尖,当时便十分感动,狠狠表扬了一番林姨娘识大体和长枫手足情深。大约是受到表扬后十分鼓舞,长枫连续几日闭门读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那两个柔美的女孩,可儿和媚儿,十三四岁的年纪,一个娇俏,一个冷艳,窈窕妩媚,风致宛然,暮仓斋众人一片安静,没见过世面的小桃摸着自己的肉饼脸,呆呆的看着,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丹橘木木的去看明兰,银杏和九儿面面相觑,翠微还算镇定,笑着拉着她们的手说话。明兰几乎要仰天长叹,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遂赶紧向外宣布:暮仓斋地方小,虽人未满编,但已满仓,请大家放心,尽够使唤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看着那两个漂亮女孩,想起三哥长枫的秉性,几乎想问一句:您二位,那个……黄花依旧否?——刚动了下念头,也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稻草人书屋

如此一来,暮仓斋便热闹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九儿有个当管事的娘,便也生了一副爱揽事的脾气,随便大事小情都喜欢横插一杠子,刚进暮苍斋没几天,便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一看见几个小丫头斗嘴吵架,翠微还没发话,她便扯着小丫头骂了起来,口口声声要让她娘把她们撵出内宅,小丫头们被吓哭一片,丹橘不悦,觉得九儿太逾越了些。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苦笑:“不论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九儿到底把小丫头们震住了不是。

daocaorenshuwu.com

银杏倒很低调,手脚也勤快,就是好打听,还爱翻东西,动不动往明兰身边凑,满嘴都是奉承,丹橘费了姥姥劲儿才把她隔开;翠微训斥了她好几次:“你懂不懂规矩,才来几天就往姑娘内屋闯,姑娘的物件也是你能碰的?!打扫院子的活儿也别做了,先从针线上做起,别整日两眼乱瞟瞎打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银杏唯唯诺诺的应着,一转身我行我素,小桃只好负责盯梢;明兰安慰自己:好歹这是进步意义的麻烦,另两个才要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次天气暖和,几个丫头在明兰屋里收拾东西出去晒,只听一声脆响,媚儿把一个青花笔洗给打翻了,碎在地上一片,明兰忍不住心疼到:“小心些,若不成便放下罢,叫丹橘小桃弄。”谁知那媚儿杏眼一吊,低头犟声道:“不过是个笔洗罢了,我在三爷屋里贵重的物件不知打翻过多少,也没见三爷说一句的,都说姑娘脾气好,没想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当时就僵在那里,作为一个穿越女她并没有很严重的等级思想,可就算是在现代,打翻了室友或朋友的东西也该说声对不起吧;面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横眉冷眼的倔强模样,好像还要明兰来哄她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生生顿在那里,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旁的小桃气不过,叉腰道:“你好大的架子!姑娘还没说你呢,你倒先编派上姑娘了!打坏了东西还有理了?!这笔洗与与那几样是一套的,是前年南边的维大老爷送姑娘的生辰贺礼,打坏了一个,这文房四宝便残了!你念着三爷那儿好,来暮仓斋做什么,觉得委屈赶紧回去吧!咱们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媚儿当时便哭着出去了,据说在屋里足足哭了两个时辰,还得翠微去劝才好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还算好,媚儿心高气傲脾气坏,总算还在尽丫鬟的本份,那可儿却一副文学女青年的大小姐做派,日日躲在屋里捧着本诗集伤春悲秋,派给她的活儿也不做,便是勉强拿起了针线,动了两针又放下了,掉一片叶子她要哭半天,听见雁鸣她还要写两句‘杜鹃啼血’风格的悲情诗。回回看见她,她不是正在酝酿泪水就是脸上已经挂满泪珠,翠微提醒她不要整日哭哭啼啼的触主人家的晦气,她当晚便顶着冷风在园子里哭了一夜,然后病了一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桑温柔,燕草爽利,使尽浑身解数才逗她一笑,她三天不吃药两日不吃饭的,要人哄着陪着,绿枝气不过要收拾她,被丹橘拦住了,后来一打听,她原是获了罪的官宦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