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40回 秋风遂人意

几个月后回京城与盛紘一家团聚时,曾有人问过明兰贺弘文是个怎么样的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思索良久,回答:好人。

daocaorenshuwu.com

贺家系属名门,贺家曾老太爷创白石潭书院,为天下读书人之先,领袖清流数十年,如今后人虽不及先祖显盛,但也是富贵俱全的,贺老太太嫁的便是贺家旁支,她第三子早逝,只留下贺弘文一个儿子,很得祖父母眷顾。 稻草人书屋

贺弘文自小便研习医术,开船不久便为明兰熬煮了平抚脾胃的药草茶,味道虽苦但效果不错,明兰只喝了一剂便觉得大好,不过她笃信培养自身抵抗力才是王道,便不肯再喝了,又不好意思驳了对方的好意,只偷偷倒掉了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日,贺弘文来看望明兰,随口问道:“适才送来的草茶可服下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一脸正色:“刚喝完。”谁知正在此时,小桃拿着杯子从外头进来,嘴里说着‘姑娘放心,无人瞧见的……’小桃看见贺弘文,半截话戛然而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顺着贺弘文的目光看去,那白瓷莲花浮纹的碗盏上还留着几抹气味熟悉的青色药汁,贺弘文静静的转回头来看着明兰,明兰强忍心虚,十分镇定道:“小桃,你洗个杯子怎这么久?”小桃呆呆的,只会说:“杯子……很难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头皮发的干笑几声,闪躲着不敢看贺弘文,道:“呵呵,难洗,难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恍若无事,微笑道:“船上诸事,是不如陆上方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_=,一旁陪侍的丹橘脸皮没那么厚,把头扭过去了。

稻草人书屋

第二天,贺弘文送来了双份的大碗药草茶,明兰当着贺弘文的面,英勇无比的举起碗盏,咕嘟咕嘟一口喝干草茶,然后把空空的碗底高高亮给贺弘文验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微笑颔首,好像班主任嘉奖刚罚抄完的小学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严格说起来,贺弘文是明兰第一个真正接触的外男,他们的祖母久逢知己,躲在船舱里要把几十年的话补足,在一群老妈子小丫鬟的看顾下,明兰和贺弘文着实见了好几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古代少男少女初初会面,话题照例都是这么开始的:“小明妹妹都读过什么书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着耳熟,高中课本里《林黛玉进贾府》那一段可是老师要求背过的,便照着贾母的经典标准回答,掩着袖子含蓄道:“不过认得几个字,不做那睁眼瞎罢了。” daocaorenshuwu.com

答罢,自觉很有大家淑女风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挑了挑眉,不可置否,只把眼光往右一转,定定的看向书案上一摞练字用的宣纸,墨迹斑斑,显然字写了不少,明兰尴尬,补充回答:“只刚读了《女则》和《孝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依旧不说话,再把眼光往左一转,只见书架上横七竖八堆了几本翻旧了的书,封面大开,医卜星相天文地理,都是明兰央求长柏和长栋帮忙弄来的闲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再次被捉包,强自笑了几声:“……这是家中兄长叫我带去送给堂兄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很能理解的样子,微笑道:“令兄真是涉猎广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嘴角抽了抽,干干的赔笑几声——天啊地啊,只看正书的长柏哥哥,只看账册的长松哥哥,还有见字就晕的长梧哥哥,原谅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最厚道的地方,哪怕当场揭穿了明兰,也能很真诚的装傻点头,对明兰的一切烂借口都表示出十分信服的样子;人家如此上道,明兰也不好再装了,便以诚待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临近金陵,时气渐暖,上回北上去登州时明兰穿来不久,体虚气短且处于人生的低谷,没有闲情欣赏风景,如今却别有一番心情,只见沿岸景致渐精致柔和,明兰坐在窗沿看沿岸风光和忙碌的漕运船舢货运,贺宏文南北来回已见过许多次了,便笑吟吟的指点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白鸟,大嘴鸟,……麻袋船!”明兰呆呆指着说,言辞十分贫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宏文笑着解释:“那是鸬鹚,最擅捕鱼;……那是沙鸥……,不对,那是粮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开朗俏皮,贺弘文内敛稳重,两人相处甚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家母想我科举出仕,无奈我不甚争气,只喜欢摆弄药草针典。”贺弘文赧颜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哥哥菲薄自己了。读圣贤书,不过是上为辅佐明君匡扶社稷,下为光宗耀祖泽及子孙,可万流归宗,行医济世一样可以惠及百姓光耀门楣。哥哥祖母的父亲,当年何等医术医德,少年时,亲赴疫区救命济厄,年长时,执掌太医院令,颁布医典令。世人何等景仰!”明兰十分真诚,医生真是一项高尚职业,做好了,还很高收入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眼睛都亮了,笑语晏晏的看着对面的女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父亲早逝,母亲病弱,我不能依着母亲的心意读书进学,实是不孝。”贺弘文的忧郁薄纱般笼罩着秋色。

稻草人书屋

明兰摊着一双嫩白的小手,上面针孔可见:“我素来不喜欢刺绣,祖母请了好几个师傅教我,到现在我绣出来的蝶儿还是像蝇子,想想也是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