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44回 她将来会嫁谁?

其他地方明兰不知道,可是宥阳风俗,没有小JJ的不让闹洞房,加之当日信息接收量过大,所以品兰明兰很早就洗洗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新二嫂康氏有个很哈韩的名字——允儿,第二天一早给两位老太太和公婆敬茶时,明兰在旁细细观察,果然温柔婉转,娇羞可人,再看看旁边的二哥长梧傻笑的像个大倭瓜,看来昨晚很和谐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维和李氏都很喜欢新媳妇,打赏了一封厚厚的红包外加一对水色极好的翡翠龙凤镯,康允儿颤着头上的五凤朝阳珠钗红着脸收下,李氏顾忌着大儿媳,便没有说什么开枝散叶的话,只和颜悦色的吩咐了几句‘妯娌和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请安后,品兰偷偷和明兰说,康允儿陪来的嫁妆还不如淑兰嫁给孙秀才时的多,明兰看了一眼毫无心机的品兰——看来康家是真有些落了,难怪父母都是世家嫡出的允儿会下嫁;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大嫂嫂文氏几年未有所出而公婆夫婿依旧多有维护的样子来看,允儿也是有福气的。 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里明兰忍不住叹气,老天爷呀,为什么她所知道的仅有几个古代好男人都是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呀!也不知将来她那口子是如何样子,要是摊上个孙姐夫那样的,那她只能在红杏和百合之间选一个了,呜呜~~~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之后几天表现来看,盛老太太这次做的媒很好,康允儿谦和有礼,对长嫂恭敬,对小姑温文,就是太矜持了,动不动害羞,不过配上大大咧咧的长梧也不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允儿对盛老太太特别恭敬,有一次布菜时知道有老太太喜欢的素烩芝麻菜,就一个劲儿的往老太太盘里添菜,来吃饭的盛纭打趣道:“都说新人洞了房,媒人丢过墙,我这侄媳妇可一点没忘了媒人呀!果然好孩子,不忘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允儿羞的连耳根子都烧熟了,恨不得一头钻进地里去,大老太太用力打了盛纭两下,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在旁间吃饭的品兰深恨自己不在现场,不能插上一脚,她特别喜欢逗这个腼腆的新嫂子,明兰每每拔刀相助,拦着不让品兰欺负,不过有长梧追在后头教训,品兰也不大能得手,兄妹俩常打闹成一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氏看家里和睦很是欣慰,可想起长女淑兰,不由得黯然,只在心里连念阿弥陀佛,希望儿女们都能美满和睦。

www.daocaorenshuwu.com

婚后第七天,盛家上下一齐去祠堂拜祖先,男丁割祭肉上完供后,再退出让女眷进去敬拜,主要项目是介绍允儿给盛家的牌位和活着的族人认识,入籍后允儿就算盛家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家发迹的晚,所以可考的祖先不多,明兰昏头昏脑的跟着拜了好几回,一会儿上香一会儿磕头,头晕脑胀之际忽记起适才允儿被写入家谱后,大老太太和自己的祖母又与几位族老女眷说了几句,然后族长盛维又添了几笔,写了些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回去的马车上,明兰就忍不住问盛老太太,谁知老太太轻飘飘的丢了一句重磅炸弹:“将你记入了你母亲名下,以后你就与如兰一般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瞠目,过了会儿才结巴道:“怎么,怎么这样……?太,呃,母亲知道吗?”盛老太太看了明兰一眼,神色不动:“我知会过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一脑袋浆糊,呆呆坐在马车里:老太太行事干净利落,事先没有半点风声,事后轻描淡写,明兰满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抱着祖母的胳膊来回的摇晃,把脑袋埋在祖母身上,小声道:“谢谢祖母,叫祖母费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半阖着眼睛,只吐出一句:“……废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石青色绒锦织的车顶微微摇晃,明兰静静抬头看着,她知道只有写在原配名下的儿女才算是嫡出,其实这不过名头好听些罢了,亲朋好友谁又不知道她是庶出的,不过她婚嫁时总算能体面点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忽然暗笑起来,以后如兰再想骂她‘小妇养的’却也不能够了……明兰猛的一惊,拉着祖母的袖子轻轻问道:“那四姐姐呢,她也记入太太名下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没睁开眼睛,只淡淡道:“你是不与如兰争的,墨兰……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似懂非懂的思忖着,看来就算记入了王氏名下,也并不表示她真的和如兰平起平坐了,她依旧比如兰差了一层,如果她和如兰发生利益冲突,那么…… 稻草人书屋

明兰苦笑,原来是个山寨版的,不过也好,聊胜于无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过了半个月,长梧要回京任中威卫镇抚,李氏虽舍不得儿子,可也知道这次获的官职是多少人抢破了头的,多亏了盛紘多方打点才能成,只康允儿忐忑不安,生怕婆婆发话叫她留下来,那京城花花世界,长梧单身一人如何守的住?就怕夫妻再见时,不知多出几个小的,想起自己母亲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