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53回 襄阳侯府一日游(中)

女客渐渐到来,一群服饰华贵的太太奶奶们三一丛四一堆的坐在一起吃茶说话,正当妙龄的小姐们也多起来,有认识要好的便凑在一起说话;在座的女眷们不是来自公卿门第便是高品大员之家,至少也是出自官宦世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兰似乎见到什么人,笑着起身而去,走过去拉着三两个华服少女说起话来,连姐儿转头对明兰笑道:“你姐姐可真好人缘。”如兰看着在人群中说笑的墨兰,不悦的扁扁嘴,道:“这种自来熟的本事可不是人人都会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看去,发觉墨兰在那群贵女中满脸堆笑,见缝插针的凑趣两句,颇有巴结讨好之意,不由得暗暗摇头——不是同一个圈子的,再巴结难道能巴结出真友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姐儿的这一房属偏支小辈,她也认识不了几个权贵,又懒得敷衍,便依旧和两个兰坐在一块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如今儿天冷,地上都结了薄冰,不然咱们可出去逛逛;过逝的老侯爷夫人来自江南大族,因此这园子仿的也是江南园林,要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可好看了。”连姐儿惋惜的看向窗外,似乎十分想出去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着外头白茫茫的一片,畏寒的缩了缩脚趾,对着连姐儿笑道:“你是本家人,什么时候不能来?待天儿暖些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姐儿摇摇头,苦着小脸道:“郡主姑姑规矩大,我们这些分了家的亲戚来一趟也不容易,何况最近她常请些贵客来,寻常不叫我们进园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生闷气的如兰听到这句话,终于回过神来,问道:“莫非是嘉成县主?外头都说郡主和六王妃交好呢。”连姐儿故作一脸神秘道:“我可没说哟;……哎呀,说曹操曹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间,外头婆子传道,六王妃并嘉成县主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平宁郡主率先出去迎接,所有坐着的女客立刻都站起来,或跟着出去,或规矩的站在原地等,坐在角落的两个兰和连姐儿不引人注目,三个女孩悠闲的缩在一旁看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不一会儿,呼啦啦进来一群锦缎珠光的女眷,当头一个中年美妇正和平宁郡主亲热的说话,后头跟了一个前呼后拥的少女,明兰知道,这便是六王妃母女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六王妃生的白净富态,一身大红金团压花妆花褙子,瞧着蛮和气的,她身边聚拢了许多女客问安,明兰再去看嘉成县主,只见她身姿曼妙,气度华贵,一张妩媚俏丽的瓜子脸脂粉薄施,明兰忍不住笑了笑,轻声道:“县主和郡主倒有几分相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姐儿拍着明兰的肩膀,轻呼知己:“你说的太好了,我也这么觉着,只老也说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嘉成县主约莫十五六岁,正是含苞欲放的迤逦年华,被七八个贵女围着说话,便如众星拱月一般,一忽儿娇笑一忽儿戏谑,长袖善舞的模样,竟与平宁郡主有六七分相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看平宁郡主,她如今把一腔热情都用在六王妃身上,热络的几乎跟亲姐妹一般,其余人便不怎么搭理了,如兰阴沉的瞪着,忽低低道:“马屁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吓了一跳,赶紧去看四周,好在人声嘈杂,也没人听见;明兰连忙把如兰再拉开人群中心一些,到墙角找了个杌子坐,连姐儿也跟着过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挑了话头,扯着如兰一道说泉州时的南方风光,连姐儿还没离开过京城,十分好奇,明兰那会儿病的一脑门子浆糊,自也不知道,两个女孩连连追问之下,如兰终也起了兴致,端着架子细细说起来,三个女孩嘻嘻哈哈哈,倒也投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堪堪讲到泉州著名小吃,萝卜丝菜包子,如兰讲的津津有味,几乎把连姐儿的口水都引出来,这时忽听平宁郡主高声道:“……戏台子的点景都搭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稻草人书屋

郡主首先挽着六王妃的胳膊,带头出去了,后头一干太太小姐们都说着笑的鱼贯跟出去,留下丫鬟婆子慢慢收拾桌椅茶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姐儿轻快的跳起来,一手去拉一个兰,笑道:“走,咱们看戏去,这回姑姑请的是最红的双喜班,他们的《玄女拜寿》和《醉打金枝》两出戏在京城可唱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着也颇感兴趣,刚要从杌子上起来,一只手放下茶碗的时候,忽然旁边一个正收拾的小丫头手一歪,将一盅没剩多少的蜜枣泥倒在了明兰手背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轻轻啊了一声,连姐儿忍不住骂道:“笨丫头!你怎么弄的?!” 稻草人书屋

那小丫头才十一二岁,见闯了祸,立刻赔礼下跪,连声道不是,明兰无奈道:“算了,还好只是手上,若是衣服上就麻烦了。”说着甩甩手,只觉得手指缝黏糊糊的,有些温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小丫头十分乖觉,连忙道:“请姑娘去后头净下手吧,洗了手便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兰皱眉道:“那戏怎么办?晚了可要开锣了。”连姐儿是戏迷,也是心急难耐,她仰慕双喜班已久,明兰见她们的模样,便笑道:“你们先去,我净过手再来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