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54回 襄阳侯府一日游(下)

蜿蜿蜒蜒的曲径回廊一段接着一段,似乎永远也走不完,明兰心里闷的难受,索性跨出回廊,沿着零星散雪的石子路大步迈开,却始终甩不掉心里的郁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到中午了,日头渐高,晴雪初好,或近或远的种了许多梅树,梅花淡如浮烟的香气伴着冰雪的冷缓缓沁入明兰的鼻端,明兰深吸了一口气,冰凉清香溢满胸腔,觉得心里畅快了些,才慢慢放缓脚步。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低着头走路,忽闻一阵脚步,然后头顶响起一个极低沉的男声:“盛……六小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吓了一跳,猛然抬头,只见一个粗老的梅花树后转过一个男子,身着暗红色流云蝙蝠暗纹直褂,边角以两指宽暗金色锦绒滚边,外头罩着一件酱色缎貂皮袍,他朝着走前几步,高大颀长的身材背光遮出整片巨大的阴影,明兰生生被罩在里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侧开几步,终于看清他的面孔,他约二十来岁,挺直的鼻翼在白皙的脸颊上遮出一小块暗影,眼睛眯成一线,线条格外秀长,却透着几分不耐和阴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心头一动,她终于想起来了,试探道:“二……表叔?”盛家姊妹适才行礼时,是按着平宁郡主那一边来叫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男子点点头,沉声道:“你与余阁老家大小姐相熟?”表情带着几分不悦和愤懑,目光犹如钉子般,这句话语尾虽上扬,却不是问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心脏跳的厉害,强自按捺下不安,恭敬的福了福,道:“余老夫人与我祖母常一同礼佛,余大小姐也常来我家。”她可什么都没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男子短促的冷笑两声:“余阁老好大的架子,既与大理段氏有婚约在先,何不早去信询问,非得等人家找上门来才‘记起’这婚事?”语气中充满了压抑的不平和愤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低着头,飞快的思考,她知道与嫣然说亲的是宁远侯二公子顾廷烨,他虽声名狼藉在外,但在求娶嫣然之时倒实实在在规矩了一阵子,还上门诚恳表态过,结果努力了半天,还是没能娶成嫡长女,只给了个继室所出的次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本不是个好性子的,一口气活活憋到现在,估计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有些松动口气了,一觉睡醒人家就变卦了,还以迅雷之势嫁去了云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余阁老果是个重信之人!只是为何不早些说明,要知道顾某人也不是非她不可!”顾廷烨语带讽刺,一拳捶在梅花树上,粗壮的老枝干纷摇下一地花瓣。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后退几步,感受到他强自隐忍却将将勃发的怒气,心惊胆战的看着他青筋暴起的拳头,很无厘头的忽然想起中学课本里面《鲁提辖拳打郑关西》里的情景,小心肝颤了颤,心里盘算了下,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用糊弄连姐儿那些话是过不了关的。 稻草人书屋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简短道:“今年九月初,一女子,名曼娘,携一双稚龄儿女去过余府,余阁老吐血病倒,随后传出来与大理段氏的婚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没那么严重,余阁老吐出淤血后更活泛了。余家把这件事捂的十分严实,但后来余大人执意要结这门亲事,把次女许过去之前,余阁老是去过信的,但余大人置之不理,显然也没有抖出去,平白丢人现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面色骤变,声音陡然拔高了几个阶:“当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点点头,又忍不住退了几步,这哥们的气势委实有些吓人,想着他肯定会回去问,要是曼娘嘴皮子功夫了得,没准也能挽回,便又添上两句:“听说,那位段家的公子似有腿疾,若不是……,余阁老也不至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米豆腐,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希望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在曼娘面前威风过一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顾廷烨低着头,脸色阴郁,似乎陷入沉思,明兰一看他如此,赶紧福了福,恭敬道:“二表叔,我这就过去了,您……慢慢赏梅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不待那人开口,明兰拔腿就走,又不敢跑步,只能轻提着裙子,尽量高频率的迈动自己的小短腿,刚才连姐儿怎么说的来着,戏台子搭在侯府的西边,明兰看了看日头,虽然她是路痴,但不是方向痴,赶紧往西边过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约惊险之下,人类的潜力就出来了,明兰一路上居然没被弯弯绕绕的林木回廊给迷惑,只一路往西,然后看见人群渐多,她抓着一个丫鬟问路,便被安安全全的带去了戏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的胡琴嗯呀,旦角儿婉转吟唱,显然戏已开场,明兰立刻往戏棚子里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是戏棚子,其实便如一个大开着门窗的大堂,里头人头攒动,珠光宝气盈满一室,女客们早已入座,正中自然是平宁郡主和六王妃,然后两边开去,再一排排往下,摆放着许多长凳高椅,十几张海棠雕漆的如意方桌在其中,七八个着青蓝色锦纹褙子的丫鬟穿插,给女客们续茶或添上瓜果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