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56回 女子不易

刚过了年,庄子上便递了话给寿安堂,说翠微的老子眼瞅着不行了,指着女儿能尽早成亲,好冲冲喜,求老太太给个恩典;翠微是家中的老来女,兄姐俱已成家,父母只是放心不下她,老太太便点了头,吩咐房妈妈给拨了三十两银子给她家置办嫁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得了信,立刻从自己房中翻出二十两银子给翠微添妆,翠微推手不要:“好姑娘,这可使不得,你前儿已经给了两幅金银头面首饰并五匹缎子,这已够厚的了,想着当初太太房里的彩簪出嫁时,太太也不过给了二十两银子,因我算是老太太房里,这才又厚了些,姑娘你若再给,一来太太那边不好看,二来回头院里的姊妹再有出嫁的,你如何置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十分感动,知道她在替自己着想,有些讪讪的:“我知道姐姐的好意,可……若不是你放心不下我,去年便要嫁了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微瞧着左右无人,便轻悄悄的掩上了门窗,放下梢间的门帘,才道:“有句话我早想问姑娘了,这回我去了,姑娘便得提拔一个上来,小的们早眼睁睁的看着了,姑娘心里可有主意?”明兰早想过这个问题了,先问:“你怎么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微不假思索道:“若论资历,当是燕草,若论爽利能干,当是九儿,若论……模样性情,当是若眉。”陪嫁丫头大都是要给姑爷做通房的,翠微想起若眉便犹豫了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沉吟片刻,沉声道:“我想提绿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微吃惊道:“绿枝嘴皮子不饶人,姑娘怎会想她?” 稻草人书屋

明兰微笑不语,反问:“若提了一个,下头便要再进一个小丫头,尤妈妈这阵子可没少跟我荐她家闺女,你怎么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翠微想了想,摇头道:“尤妈妈不是个省心的,全靠姑娘压制着,如今弄个她家的来,岂不又生是非,还不如直向老太太,太太,或大奶奶要人,一来显得您敬重长辈,二来,有过那年的事儿,想她们也不会送来些不着调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点点头,正色道:“好姐姐,你说的句句在理。”说着把桌上那二十两银子的盒子还推了过去,沉声道:“这几年姐姐为了我,劳累不说,还得罪了不少人,这银子你非得收不可,若怕招眼,便不要声张,压在箱子底拿去吧。” 稻草人书屋

翠微有些哽咽,自来主子赏赐下人,为博个好名声,都恨不能四处说的,这六姑娘心地厚道,也不枉自己一番尽力,忽想到房妈妈那日的暗示,说将来六姑娘嫁了,便让她家做陪房过去,翠微心里很是一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翠微是房妈妈嫡系培养的,消息传递的快,第二天老太太就找了明兰去,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要提绿枝那丫头?怎么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老实坦白:“九儿不会长久跟我,刘妈妈定要留下女儿的,便提了也没用;燕草和丹橘都是一副性子,威势不足;若眉太傲气了些,便是如今她还瞧不起这个看不敢那个,若真了提了大丫头,恐会生事;最后,孙女觉得还是绿枝好,虽嘴皮子利了些,但少了几分傲气,颇有些嫉恶如仇,好好调教,未尝不可用;……起初我是这么想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太太兴味道:“起初?那如今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一副大人模样的摇头晃脑:“后我想了想,没的白叫她们姊妹生了怨怼,还是论资历提燕草吧,她周全厚道,留她在身边安稳。”——效益不是重点,稳定压倒一切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听了,微微点头道:“我本也觉得不妥,如今你这么想很好,哎……有些事还是无为而治的好,……到底大了。”语气颇有些感慨,看着明兰白皙秀丽的面庞,想起当年娇嫩的小胖娃娃,如今也能拿主意管事儿细细思度了,母鸡心情油然而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堪堪过了正月,海氏的父亲海大人便要离京了,临走前海夫人特意来了趟盛府,拉着女儿嘱咐了许多,又与王氏说了好一会子话,语气间尽是谦和温文,而明兰几个出去拜见后便回房了,三个兰照例在明兰屋里聚会吃茶。

稻草人书屋

“海夫人可真和气,说话这般有礼得体。”墨兰十分羡慕那清贵的气度,“听说海大人这回任的是从三品的布政使司参政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兰笑道:“那自然,亲家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兰瞥了如兰一眼,吹着茶碗,道:“那可不见得,上回咱们去忠勤伯府,大姐姐的婆婆可没这般好说话,坐了半天才上点心茶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兰又要瞪眼发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丫的,你们一天不斗嘴会死呀!明兰叹着气岔开话题,故作好奇状:“诶,嫂嫂家里真的不许纳妾吗?那嫂嫂的嫂嫂们岂不十分舒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兰被绕开去了,得意道:“人家可是世代书香,家里不知出了多少个进士举人,规矩严着呢;不过也因如此,想嫁进海家的有权有势的多了去了,人家挑儿媳妇比圣上点状元还仔细,要人品,才貌,家世样样俱全,还非嫡出不论婚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