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第61回 太平岁月

至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明兰都过的很太平,盛紘很慈祥,王氏很关怀,如兰很热络,盛老太太拧着她的耳朵,笑骂道:“小丫头装神弄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红着脸,扭着手指,不好意思道:“祖母不怪我这般算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太太道目光转向窗外,外头满眼的新绿染遍林梢,她只缓缓道:“咱们家算安生的了,你还没见过真正的‘算计’,便烂泥坑的污糟也更干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情绪有些低落道:“就没有一劳永逸的法子?非要一次一次的防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布满皱纹的嘴角浮出一点笑意:“当然有,端看能不能狠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不解的抬头,老太太道,“你爹爹就那么点要求,那边的都几岁了,买个懂风情会诗文的女子来,别让那人生育,就结了。” 稻草人书屋

明兰默了一刻,轻叹道:“太太不会肯的;这是拿刀割自己的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太太略带讽意的笑道:“那就只能忍了,忍得一时,换得一世;忍过一世,一生平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要是忍不过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看了看面色寥落的明兰,淡淡道:“我和你大祖母也都没算计,我是眼高于顶,不屑,她那会儿是心慈手软,不忍,后来,我忍不下去,她忍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沉默着,盛老太太一时痛快换得半生孤苦,满府姓盛的无有一个是她的骨血,大老太太却几十年血泪一朝熬出了头,如今儿孙满堂,安享天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小小的叹了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男人该对自己狠一点,女人就该对别人狠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阳春三月,喜鹊巴住枝头喳喳的叫唤,暖意融融的日子,这几日王氏春风得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是华兰传出了喜讯,喜脉稳健有力,贺老夫人铁口直断说是个男丁,王氏一边喜极而泣,一边置办了一份厚厚的大礼,请盛老太太替华兰谢过贺老夫人,然后连连往道观寺庙洒银子,被广济寺方丈知道后十分不满,他认为人类对待信仰应该专一,既信佛又信道好比一女侍二夫,是要浸猪笼的!王氏十分忧愁,她始终不知道在人生的旅途中那个神灵出力更多些,要是选择其中一个,另一个恼了怎么办?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氏忧愁信仰问题时,林姨娘却一路霉运直黑,因她这次的禁足令被执行的很严格,外头的产业便出了岔子,京城生意不好做,没有后台也撑不起门面来,于是她就拿银子去放了利子钱,结果逼死了人牵连上来,东窗事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古代高利贷也是个正当行业,不过于官声很不好,盛紘知道后气了个绝倒,一怒之下,索性收了所有当年给林姨娘的田地庄子,全都交由老太太统一管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说当盛紘怒气冲冲进来的时候,王氏正在敲木鱼,盛紘拍着桌子骂完林姨娘出去后,王氏当下决定选佛祖来信,毕竟那也是进口货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窃以为,盛紘还是给墨兰和长枫留了后路,盛老太太品性高洁是出了名的,必不会贪那份产业,不过是叫林姨娘收收气焰,到底也没收去这些年来林姨娘私蓄的银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后,林姨娘隔着门扇捶胸顿足,作死要活的闹了半天,盛紘也不去理她,打定主意冷她个一年半载的再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氏三天两头去忠勤伯府看望怀孕的华兰,每每去都带上一大车的补品,然后带回来的一肚子王宫贵胄圈子的八卦,极大的丰富了初来京城的盛府女眷精神生活,倒也不算亏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时间顺序,先是顾廷烨终于和家里闹翻了,老爹老妈老婆统统不要了,只身一人离家出走,据说连那外室也没带上,宁远侯老侯爷被气倒在病床上,但为了家族体面,宁远侯府还得对外宣布:为了体会民间疾苦,生活实践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有些心虚:应该……和自己没关系吧。

稻草人书屋

然后是一桩闻者色变的丑闻,富昌侯家的小姐一日出外,竟被一伙强人劫持了去,只逃出一个丫鬟,幸遇上结伴前去进香的中极殿大学士赵夫人和中书省参政知事钱夫人,遂遣家丁前去搭救,荣家姑娘是救回来了,可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富昌侯家小姐?莫非是飞燕姐姐?”明兰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废话!”如兰白了明兰一眼,然后斟酌着语气问道,“难道……她被……?”她停顿的很有艺术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叹息道:“便是没有,姑娘家的名声也毁了,可惜了,荣家就这么一个闺女,富昌侯爷被气的风瘫了,小荣妃也哭的昏死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心里也不好受,轻问道:“抓住那伙强人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很有神秘感的摇摇头,含蓄道:“顺天府尹连夜搜遍全城,可全无踪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兰奇道:“莫非他们会飞天遁地不成?还是官兵忒没用了。”海氏含蓄的笑笑,道:“小荣妃的娘家出了事,官兵自然是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