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65回 满月酒,有爵家,无妄之灾

出身于科举正途官宦家庭的明兰本以为爵位是铁打的饭碗,只要不去掺和夺位结党之类高层次犯罪,基本可以舒舒服服靠祖荫活到死,明兰曾无不羡慕的和长柏讨论过这个问题,结果换来了长柏哥哥十分鄙夷的白眼一枚。 www.daocaorenshuwu.com

太祖开国,为恩赏能臣勇将及谋略之士,共封有五位异姓王,十九位国公,四十二位侯爵,一百十五位伯爵,另世袭将军无计,太祖为人多疑,不过一代时间,便褫夺诛杀了三位异姓王和半数的公侯伯爵,此后,太宗继位,即先帝爷,北击鞑靼,南袭蛮荒,东西南北开疆海陆拓土无数,便又陆续封了些许爵位,但有‘流’和‘世’之分,并非全都世袭罔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太宗皇帝平定四疆之后,首封的第一谋臣张阁老率先谏言‘以无上之富贵酬无边之功绩’,武将之首时任靖国大将军的英国公领头附议,太宗皇帝便顺势卸了这些军事贵族大半的朝政权,从此议政权柄向文官集团倾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富贵有数,子孙无尽,有爵之家繁衍三四代之后,俱是人丁繁多,管不胜管,此时便要看哪家在军中宫里更有势力,哪家人才辈出,若家世倾颓,孝期放纵,穿戴逾制,侵占民财,一桩桩一条条,都是御史言官可参之本,然后要看皇帝心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祖爷子嗣众多,先帝爷即位时,汝阳王连同一干豪戚贵胄上奏‘九王摄政’,太宗皇帝手腕铁血,亲率三千铁骑夜袭西山大营,一举捣破汝阳王本部,后追根究底,一气废了牵连其中的十几个王爵,其中,便有擦边球的炮灰忠勤伯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先帝在位时间不长,静安皇后薨逝后没多久也跟着去了,当今皇帝仁慈,登基后几年,便起复了几个非首罪重恶的爵家,但这些人家已元气大伤,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蹦跶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第一次去忠勤伯府时,就轻轻‘呀’了一声,四五进的大院子,连带左右两个小园子,只略比盛府大些,论地段还不如盛府,后长柏才告诉明兰,原先的忠勤伯府被收回后,早赏了别的功勋贵戚了,如今这宅子还是老皇帝后来另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日忠勤伯府为次孙摆满月酒,里里外外三十六桌,讨了个六六大吉的彩头,盛府作为外祖家自然是上宾,明兰等下车就轿,进二门后步行,绕过一个富贵吉祥的照壁,才进了迎宾堂,迎面一个身着挑金线桃红妆花褙子的女孩便迎过来,笑道:“你们总算来了,我从早起便等着了,偏你们还迟了!”

daocaorenshuwu.com

墨兰首先迎上去,满脸堆笑道:“早知道姐姐在等我们,便是飞也飞来了!”如兰半笑不笑:“文缨姐姐是主家,自是等客的,难不成叫客等主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袁文缨的鹅蛋脸白润俏丽,和气大度,也没去理如兰,只去拉后头的明兰,笑道:“明兰妹妹可是稀客,你们家自打来了京城,你两个姐姐倒是常来顽,只你,统共来过我家两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揉着太阳穴,还觉得头晕,便老实认了:“文缨姐姐,我懒,别怪我了,我人虽没来,四季荷包扇坠子可回回托了五姐姐带来的。”说着浅浅而笑,这一笑倒把袁文缨怔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几月未见,白皙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皮肤,脸颊上有一抹似是而非的嫣色,唇色淡粉的好似菡萏掐出的汁儿印在脆弱的雪白宣纸上,叫人心瓣儿都怜惜起来,端的是颜若桃花,乌黑浓密的头发松松挽了一个斜弯月髻,只用一支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定了,鬓便压了一朵米珠金线穿的水晶花,一眼看去,满室的花团锦簇中,似只能看见她一人,清极艳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多久不见,妹妹愈发俊俏了。”袁文缨衷心道,“你也该多出来走走。” daocaorenshuwu.com

墨兰脸色沉了沉,立刻恢复原样道:“我这妹妹最是惫懒,只喜欢随着我家祖母念经礼佛,你就别劝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袁文缨轻笑了声,转而对明兰道:“听二嫂子说,你小时候身子不好,这会儿该好些了罢;今儿天冷,不然咱们好钓鱼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见袁文缨这般客气,也不好再装腼腆了,也去拉她的手,道:“谢过文缨姐姐惦记了,我身子早好了,不过是……不过是今早没睡足。”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袁文缨扑哧笑了出来:“这倒是,今儿一大早我就被捉了起来,刚还一直打哈欠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兰被冷落多时,忍无可忍道:“到底进不进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袁文缨知道如兰脾气,只挑了挑眉,便领着三个兰到了里屋,里屋已是一片说笑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兰今日满脸喜气,穿着一身大红百蝶穿花的滚金线妆花褙子,头戴五凤朝阳攒珠金凤,旁边一个体态丰富的奶妈子抱着一个大红的锦绣襁褓,三个兰连忙上去看了看,只见那婴儿白胖秀气,只闭着眼睛睡觉,花苞般粉嫩的小嘴还吐着奶泡泡,甚是讨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