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66回 海棠树下,蛐蛐儿,知了,山石

男人五官深邃,瞳深如夜,只静静的站在那里,几片海棠树叶打下的阴影斜斜覆在他的脸上,半掩不掩的有些模糊,玄色夹暗金绸纹直缀长袍,边角隐有损旧。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的上半身处于想后转的趋势,两条腿却牢牢僵在那里,最后福下身子,苦笑着:“请二表叔安,二表叔近来可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双手负背缓缓走过来,一双眼睛黑的深不可测,微眯看着明兰,也不知在想什么,空气静谧的难受,明兰低着脑袋,只觉得鬓边的珠花瓣儿,在细微颤抖。 稻草人书屋

过了会儿,顾廷烨才简短道:“家父过世一年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反应敏捷,顺嘴道:“二表叔节哀顺变。”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忍着不让嘴角抽搐,犹豫了下,又道:“余家大小姐……嫁的可好?”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陡然抬头,只见他神情和气,语意微歉,明兰摸不着头脑,顾廷烨见明兰一脸糊涂,嘴角一挑,又道:“我素来敬重余阁老,出了……那般事,非我所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隐约有些明白了,顾廷烨搞不好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的,人家余阁老一世明公正道,临老了,两个孙女都栽在顾家,一个远嫁去了云南,一个不到半年就亡故了,虽是余大人贪心所致,但眼前这位‘元凶’可能也多少有些歉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思忖了下,便道:“云南路远,这一年多我也只收到余大姐姐三封信,她嫁的很好,公婆和气,夫婿温厚,云南虽民风未开,但天高水长,风光迤逦,余姐姐过的很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在给嫣然的信中也说了,顾廷烨前脚离家出走,后脚老婆就病了,他又急急忙忙回来,只赶上丧事,丧事刚办完,他老爹也去了,事故发作的节奏非常紧凑,之后,京城里就没怎么听说顾廷烨的消息了。 daocaorenshuwu.com

偶有风声传来,说他‘堕落’了,与江湖上一些下九流的混在一起,吃喝嫖赌,愈加放纵,好像也闯出些名堂;不过,这种‘成就’在官宦权贵眼里是提不上台面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顾廷烨闻言,似乎松了口气,微微直起高大匀称的身体,温言道:“若她有什么难处,请告知于我;顾某不才,当鼎力相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极力忍住瞠目,胡乱应了声,但看向顾廷烨的眼神中就微带了几分诧异,再看看顶上的日头,莫非从西边出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举止落落大方,似全不在意明兰惊疑不定的表情,微笑道:“你叫明兰吧,论起来与齐家有亲。”明兰用力点头,不论心里怎么想,她的表情很真诚。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又谦和道:“前两回顾某多有得罪,请勿要见怪,曼……都是顾某识人不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忍不住又要抬头看太阳,到底怎么了?!她之前统共见过顾廷烨两次,一次他来兴师问罪,一次他在看笑话,最后都是明兰落荒而逃;明兰清楚记得他那一身锐利锋光的戾气,句句冷笑,字字带伤,说不到三句,明兰就想抽他一嘴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如今……明兰偷眼看他英俊的侧面,浓密乌黑的鬓角带着几分风霜之色,侯门公子的白皙被江湖风尘染成了淡褐色,眉宇间一片沧桑,似这一年过的并不舒适;但看他神情舒展,言语诚恳,气度磊落,似乎忽然变成‘正人君子’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顾廷烨沉默了片刻,沉声道:“若你有急难之处,也可与我说,兴许能帮上一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养在深闺的宦官小姐,上有父兄,小有家族,能有什么急难?不过听说他在外头混江湖,难道将来明兰老公出轨,请他找人扑上麻袋揍一顿?!以宁远侯府如今风雨飘摇,他还敢这么拽,很好,有性格!明兰呵呵笑了几声,也没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约是瞧出了明兰的心思,顾廷烨微微一笑,淡淡道:“梁晗那小子为人仗义实在,不过有些风流自赏,齐府那家子人多事杂,不过郡主护短,齐衡温文和善,有他们护着也不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结巴着:“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走到明兰跟前,从上往下俯瞰女孩,威严自若道:“小孩子家的,还是多听你家老太太的话,不要自作主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后,男子扬长而去,带起一丛海棠枝叶摇曳舞动;明兰顿在那里呆了半天,摸着脑门上的冷汗:他在江湖上开私人侦探所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般遭遇,明兰还能很镇定的继续赴宴,墨兰要装淑女,抿着嘴小口吃酒,还时不时与左右贵女搭话,如兰和文缨趁着没人注意,居然拼掉了一壶女儿红,最后王氏脸色铁青的看着喝的两颊通红的女儿上了马车,墨兰面带讽刺:“她那爆碳性子,装了一晌午了,终漏了陷,还真当浪子回头了呢。”

稻草人书屋

明兰难得同意墨兰一回,作为法院工作者,她是‘浪子回头’理论的忠实怀疑者,为此常被法官老太批评觉悟不够,缺乏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党员热忱,难怪老也评不上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