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68回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千等万等,全国人民翘首期盼的八王爷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几乎十五年没见面的老皇帝和八王爷,一见面就父慈子爱的水乳交融,没有半点隔阂,老子抖着手臂,慰问儿子在蜀边就藩风霜辛苦,儿子热泪盈眶,连声道父亲日理万机积劳成疾才是真的辛苦,旁边站着一个手足无措徐娘很老完全没有进入状态的李皇后,真是吉祥的一家三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头一群文武臣工也很配合气氛,各个拿袖子抹着眼泪,感动天朝皇家父子情深,难怪我朝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诸事都宜,原来是榜样功劳!父子相认完毕,老皇帝拉着儿子的手,颤颤巍巍的介绍群臣,来来来,这位是死里逃生的内阁首辅,那位是劳苦功高的文渊阁大学士,那边几个是五大阁僚,后头几位是……人名太多,明兰完全没有记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八王爷长的什么样?”如兰心直口快,其实她问的也是在座女眷想知道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盛紘一脸忠君爱国,昂首道:“殿下自然是龙睛凤瞳,文修武德,器宇不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女眷深信不疑,下一代国家领导人总是帅一些的好,长柏则偷瞄了老爹一眼,面无表情的保持沉默。其实八王爷长的方头大耳,顶多算端正,据说一代乱世豪杰太祖高皇帝也是一代旷世丑男,其丑陋基因之坚韧,经过几代美女改良至今还未见成效,不过话说回来,一国之君就是要这种长相安全的。

稻草人书屋

老皇帝估计是真撑不住了,于是善解人意的钦天监监正立刻算出最近的吉日,着即行册立储君大礼,群臣遂上贺表,早有准备的礼部和太常寺众官员大显身手的时刻到来了,吉日当天清晨,天还没亮,盛家父子就摸着黑出了门,到奉天殿参礼,跪了又跪,站起伏倒足足一整天,最后太子接过宝册,到中宫谢过皇后,再拜谒宗庙,祭告祖宗,才算礼成;饶是如此,盛紘还说是因为年前大乱,老皇帝心力交瘁,册仪已是简化许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京城百姓觉悟很高,知道喜皇家之所喜,当晚就大燃烟花,有财之家索性放焰口,广布施舍于穷困百姓,以示普天同庆。小长栋也很高兴,因为册立太子大典,他们学堂放了几天假,放假当日回来时,他偷偷告诉明兰,他听见那些去领米接粥的乞丐们在说‘这几个月都两回了,要是天天都册立太子就好了’云云,明兰不禁莞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长栋十一岁了,孩童的模样渐渐抽长了身子,平日里在父兄面前是毕恭毕敬,见了明兰却依旧淘气,明兰便鼓励长栋把先生夸奖的文章拿去给盛紘看,盛紘倒也夸了几次,长栋愈发刻苦勤奋读书,起早摸黑的用功,跟人说话时也目光呆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怕他读傻了,常开解他不要太执念:“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十个读书的,倒有九个半是为了做官;可读书好的就一定能做官好吗?你个功课已然很好,混不上显眼的名次,便讨个上榜总是有的;要紧的是多学些道理世情,将来与恩师同僚相处,定能和睦,若为官,也能为福一方百姓,不要把脑袋读酱掉了。”说到底,长栋并不如长柏资质好,他靠的不过是一股子执拗的钻劲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长栋小小少年的脸上浮起苦笑:“我不过是想叫姨娘过的好些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了他会儿,然后摸着他的脑袋轻轻叹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册立大典后,老皇帝本想把政事交接给太子,自己好好养病,谁知太子纯孝,一概不理会朝臣求见和各处拜会的琐事,只一心扑在老皇帝身上,白日伺候汤药,每口必先尝,夜里便在老皇帝的寝殿里的卧榻上浅寐,日日不缀,朝朝不歇,不过十天功夫,新上任的太子爷已瘦去了一圈,宽大的袍服晃晃悠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叹息道:“我儿至孝,朕甚感欣慰,汝乃当朝太子,当以国事为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太子垂泪道:“吾众兄弟皆可为太子,然儿父只有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老泪感泣,遂父子抱头痛哭;内外朝臣闻得,皆嗟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军都督府右大都督薄天胄年事已高,自年前便在家养病,也道,岂不闻子欲养而亲不待,太子果乃贤孝之人,后夤夜奉旨进宫,解兵符与太子。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着长栋打听来的消息,嘴角微微翘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得半个月,一日深夜京城丧钟大作,云板扣响,明兰细细数着,四下;然后外头脚步惊乱纷杂,一忽儿后,丹橘进来禀道:“皇上驾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不够觉悟,并不觉得多么悲伤,老皇帝的死便如楼顶上的第二只靴子,大家都咬着牙等待着,却一直迟迟不来,反倒心焦,为此还填了许多炮灰。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切准备早已就绪,新皇次日便登了基,遂大赦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帝丧仪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宫中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和六品以上官宦人家一年不得宴饮作乐,一年不得婚嫁,百姓半年停缀,凡诰命等皆随朝按班守制;群臣也没闲着,除了定时去哭灵,还拟定了先皇谥号为‘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