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71回 一勺烩了

来福管事去都察院门外候盛紘的时候,盛紘正打算和新分来的几个小愣头青去小酌几杯,顺便联络感情,培养个人势力,谁知来福急急来告,盛紘只好匆匆忙忙回了府。

daocaorenshuwu.com

墨兰被拘住了,林姨娘没法子和她对口供,也不能做什么手脚,便打算等在府门口,抢先一步与盛紘哭诉,谁知海氏早有准备,叫来福管事借口路近,引着盛紘从侧门绕进来,先去了暮苍斋看了明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看见明兰倚在软榻上,白玉般的小脸上,赫然一个清晰的掌印,小女儿人似被吓呆了,只害怕的扯着自己的袖子发抖,吧嗒吧嗒的掉眼泪,盛紘听旁边一个口齿伶俐的丫鬟哭着说明原委,再看看屋里一片狼藉,打砸的碎杯破碗散了一地,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呢?”盛紘沉声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恭敬的福了福,低声道:“林姨娘情急心切,怕四妹妹吃亏,死活不肯教太太带走,媳妇便自作主张,将四妹妹领去了自己屋,待爹爹回来再做主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满意的点点头,想起王氏和林姨娘多年的恩怨,又担心里头有什么猫腻,面色似有犹疑,海氏侧眼瞥了他一眼,又温言道:“媳妇儿是后头才赶到的,这事儿究竟如何也不清楚,爹爹且问问四妹妹,也别冤枉了她。”

稻草人书屋

盛紘想着也是,便吩咐了几个小丫头好好照料明兰,然后挥袖出去,海氏连忙跟上,又叫上了丹橘和绿枝,一行人来到了正房屋里,这时海氏早已布置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正房之内,上坐着抚着胸口不住喘气的王氏,旁边站着刘昆家的,下头站着林姨娘母子三人,香姨娘母子,一干丫头婆子俱被赶了出去,只在门口站了几个心腹的仆妇,盛紘知道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暗叹媳妇行事谨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一言不发的走进来,林姨娘本一直在抹眼泪,见盛紘走过身边,连忙去拉,哭道:“老爷——”还没说完,海氏上前一步,走到林姨娘跟前,把她扯回来,微笑道:“老爷放下要紧公事才紧着赶回来的,总得让老爷先说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姨娘珠泪盈眶,颤声道:“大奶奶,难不成妾身连话都不得说了?总不能瞧着四姑娘受冤屈,也无人说一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眉眼和善,笑道:“今日请了大伙儿来,便想叫大伙儿在老爷跟前说个明白,都是一家人,骨肉至亲的情意,有什么说不明白的,若有过错,老爷自有处置,若有误会,咱们说清楚了,依旧和和气气的不好?不过,林姨娘,我听说,您也是在太太后才赶去的,怕也没瞧见四妹妹和六妹妹的事儿,您……这会儿要说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姨娘顿时语塞,海氏还什么都没说,她连叫冤枉的机会都没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盛紘走上前,在上首坐下后,先去看墨兰,只见她身上完好,不见半点伤痕,只神色有些慌乱,再看旁边的小长栋,稚嫩的左颊上起了几个水泡,似是被烫起来的,右手上缠着纱布,脸上似有痛楚之意,最后去看长枫,只见他一副缩手缩脚的模样,盛紘顿时心头冒火,一抬手,一个茶碗砸过去,碎在长枫脚边,长枫惊跳了几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怒骂道:“你可出息了啊?!不在书房里好好读书,成日的沾花弄草,如今还掺和到内宅女眷的事里头去了,你要脸不要,圣人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要你何用!先滚出去,回头再与你算账!”

daocaorenshuwu.com

长枫吓的脸色苍白,踉踉跄跄的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发作完了儿子,再去看墨兰,喝道:“四丫头跪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兰噗通一声,含泪跪下,连忙申辩起来:“父亲明鉴,我不过和六妹妹吵了几句嘴,一时火气大了,扭打间也不知手轻脚重的,女儿不是有意的;谁知太太要叫我受家法,姨娘舍不得,这才闹起来的,女儿知错了,请父亲责罚,千万不要怪罪三哥哥和姨娘,他们……他们都是心疼女儿。”说着嘤嘤哭了起来,一片楚楚可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脸色一滞,想到小孩打架的确也顾上轻重,皱眉道:“可旁人却不是这么说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姨娘掩着袖子,连忙哭声道:“六姑娘院里的丫头,自然向着自家主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紘神色犹豫,海氏见状,忽然轻笑一声,朝着盛紘恭敬道:“爹爹,当时四弟也在,不如问问他?”盛紘为人慎重,自任同知起便鲜少偏听,觉得媳妇说的有理,便立刻朝长栋问道:“你来说,当时情形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姨娘和墨兰对视一眼,都是脸色一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姨娘低着头,在袖中轻捏了长栋的胳膊一下,长栋明白,便垂首走上前来,抬起头来,脸上虽无泪,但说话却带着哭音,清楚的把当时的经过讲了一边:“……就要出门了,我怕有疏漏,便去问六姐姐,去宥阳还要带些什么,小桃刚沏上一碗热茶,四姐姐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