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77回 安全的武官升职途径

崇德元年十月,北疆羯奴五支作乱,集结草原鞑靼残部,兵锋直指京畿重地,嘉峪关总兵八百里加急奏本,五军都督府遂遣两路大军赴援;同年十一月,仁宗第五子,皖藩荆王谋反,亲领府兵及谋逆卫所兵士十万,北上‘反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万?!”李氏大惊失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扭头道:“大伯娘别慌,定是连伙夫工卒七大姑八大姨都算上了,能有五万就不错了。”曹操那百万雄师的真实水分也就二三十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长梧从座位上站起,点头道:“说的是。我仔细打听了,其实就三万人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记得太宗武皇帝平定‘九王之乱’后便明令严旨,我朝藩王自亲王起,府兵不得过三百,且无封土,无臣民,无吏权,地方都司要按制督察藩王行径,定期向京畿汇报情形。怎么一忽儿功夫,荆王就弄出三万兵众来?”明兰走到长梧面前,疑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长梧苦笑了下,答道:“妹子不知,那荆王虽惹先帝嫌恶,早早的解往外地就藩,但先帝到底仁厚,且荆王生母嘉贵妃早逝,先帝不忍儿子在外受苦,便对荆王在外的许多不肖行径宽容了些。这些年我在营卫里也常听说荆王在皖西权势滔天,地方官吏非但不敢言语,还多有帮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柳眉一挑,又问:“那梧二哥哥可知道荆王在藩地行径如何?”长梧呆了呆:“什么……意思?”明兰迅速分解问题:“先说说他如何操演兵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长梧想了想,答道:“荆王生母原是先帝爷时奉国大将军之嫡女,荆王就藩立府后,大将军送了不少能臣干将过去,府中有几个卫士长颇有能耐;不过荆王似乎更器重自家的几个小舅子,常带妃妾家的兄弟来京索要兵器银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又问:“那他待皖地百姓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梧摇头道:“荆王要养这许多扈从兵士,只靠藩王的俸禄如何够,便是先帝爷再宽厚多赐,也是不足的,其余的只能百姓出了,还有……皖地的许多高门大户多将家中女儿送入荆王府为妃妾,这样一来,地方豪族自和荆王绑在一块儿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不可置否的弯了弯嘴角,再问:“那荆王平素行径厚薄如何?”长梧被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绕晕了,只觉得这个小妹妹虽语气温柔,但句句问到要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在上首的盛老太太皱眉不悦,轻喝道:“明丫儿!怎么说话的?一句赶一句的,这是你一个姑娘家问的么?”明兰也不回嘴,只老实的低头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座的盛家人都听的两眼发指,李氏和文氏目瞪口呆,长松张大了嘴,盛维听的入神,连忙摆摆手,道:“婶婶不必责备侄女,她问的好,我们这儿正一团浆糊呢;侄女和梧儿这么一问一答,我倒有些明白了。就是说,那荆王任人唯亲,盘剥百姓,与将士也未必一心,这么说荆王谋逆未必得逞喽?明兰,你有话就问。”这话是对着盛老太太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品兰也起劲道:“是呀,是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盛老太太看了一遍屋内,俱是盛维自家人,遂朝明兰点了点头,明兰欲知的还有许多,便不客气的上前一步,对长梧又问道:“二哥哥离京时,京卫指挥使司和五成兵马司是怎么个情形?兵丁是否满员?器械是否常备?各个指挥使可有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长梧最清楚,立刻答道:“皇上登基近一年来,指挥使一级只调了两三个,不过同知把总都统一级的却换了不少,提拔了许多寒门子弟,我就是其中之一。上任后,我们陆续接了许多条整顿指令,不许吃空饷,不许懈怠操演什么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盛维神色一松,略有些放心的看了李氏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又追问道:“那北疆的叛乱呢,京城出了多少人马?”长梧约莫估计了下,道:“我们行到鲁地时,我听说,五军都督府府拨调了大约三分之二的将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沉吟片刻,最后问了一句:“那豫中和苏西……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梧知道明兰的意思,深叹一口气:“这十几年来,荆王每年回京几次,这一路上……唉,那几地的卫所和宗室藩王俱和他交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忍不住微笑了:“那梧二哥哥还紧着要回京效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梧捶了一下身旁的案几,悔声道:“那怎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文臣靠嘴皮子和案头工作来熬资历,可他们武官最好的晋升途径是打仗,上回的‘申辰之乱’就让多少像长梧一样非勋贵子弟出身的低级军官上了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着长梧一脸懊恼神色,心里暗暗替他补上想说的话:这荆王也太猥琐了,要谋反也事先给个风声呀,若早知道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他就不会回来了;可现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氏忙过去抚着长梧的肩,慈心苦劝:“梧儿呀,打仗升官的机会有的是,如今外头乱成一锅粥了,你千万别出去呀,你媳妇儿还怀着身子呢,你可不能有个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