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85回 秋闱将至,贺弘文回家了

要说女儿是娘的贴身小棉袄,王氏心里想什么华兰清楚的很,为此,华兰积极打听墨兰在永昌侯府的情形,不需要后期加工,过程就精彩的跌宕起伏如同美剧。

稻草人书屋

墨兰在永昌侯府的日子的确不容易,新婚当夜,那位春舸姨娘就嚷着肚子疼,叫心腹丫鬟闯进新房找梁晗,这要是碰在如兰身上,估计当场就打了出去,也亏了墨兰好气性,生生忍了下来,她按住了想跑出去的梁晗,还温柔的劝梁晗“以后都是自家姐妹了,女人家的毛病男人不方便瞧的”,然后把新郎留在洞房里,她亲自去探望春舸,嘘寒问暖,关切备至,请了大夫,熬了汤药,墨兰亲自守在门口,硬是一整夜没合眼,连梁府最挑剔的大奶奶也说不出话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氏气的脸色铁青,重重一掌拍在藤漆茶几上,茶碗叮咚碰撞了几下——当年林姨娘就常用装病这一招把盛紘从她屋里叫走,显然墨兰是早有防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连忙给婆婆捧上一碗新茶,如兰听的入迷,连连催促华兰接着讲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新婚之夜空度,春舸小姐尚不肯罢休,第二晚居然又肚子疼,又叫人去找梁晗,墨兰动心忍性,愣是瞧不出半点不悦来,还倒过来劝慰梁晗‘女人怀孩子到底辛苦,难保不三灾五难’,她又亲自去探望春舸小姐,照旧体贴照看了一宿,还替春舸求到梁夫人面前,求来了几支上好的老山参,直累的自己一脸憔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新媳妇过门两天,竟被一个妾室阻挠的未能和新郎圆房,这一下,永昌侯府上下都纷纷议论那春舸小姐的不是了,风言风语都传到永昌侯爷耳朵里,永昌侯生了气,把大儿媳妇叫来数落了一顿,梁夫人更是话里话外指摘大奶奶姨妈家没家教,这才养出这么个没礼数的姑娘来,进门还没几天,居然就敢跟正房太太争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放在嘴边,连着两夜都没能成事,便是梁晗也对春舸有些不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三夜春舸又肚子疼,再叫丫鬟去找梁晗,这次舆论风向都朝着墨兰,春舸小姐倒了大霉。据可靠消息,愤怒中的梁晗穿着中衣就跑了出来,照着那丫鬟狠踹了十几脚,当场就打发了出去,还把照看春舸的丫鬟婆子狠一顿发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身子不适叫大夫便是,想男人就直说好了,整日拘着爷们算怎么回事!咱们爷是瞧女人的大夫么,这种下作伎俩也做的出来!不嫌丢人现眼!”梁府的管事妈妈故意大声的冷言冷语;墨兰却一副贤惠状,又替春舸说了不少好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之后梁晗对墨兰又是歉意又是温存,这才有了三朝回门的情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兰虽然讨厌墨兰,但听了这些也是咋舌不已:“这位表姑娘……哦不,春舸姨娘也太过了吧!居然敢如此?永昌侯夫人也不做做规矩!” www.daocaorenshuwu.com

华兰呷了一口井水湃过的梅子茶,伸出食指戳了下如兰的脑门,悠然道:“傻妹子!我说了这许多你还听不出来!如今永昌侯爷的庶长子得力,还有风言风语说侯爷有意立他为世子,他家大奶奶自也得脸,梁夫人为了避嫌,不好随意动那位表姨娘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兰似懂非懂,明兰轻轻哦了一声,心里明白,若梁夫人出手收拾春舸,难免叫人带上嫡庶之争的闲话,但若是墨兰动手,就只是妻妾之间的内宅之事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氏深深一叹,心情有些复杂,她并不希望墨兰过的风生水起,但站在嫡妻的立场上,她又很赞赏墨兰的手段心机,当初她要是有这番能耐心计,也轮不到林姨娘风光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看了看王氏有些黯然的脸色,转头问道:“大姐姐,那四姐姐和梁府其他人可好?公婆妯娌叔叔小姑什么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华兰伸手刮了一下明兰的鼻子,笑道:“还是六妹妹机灵,问到点子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夫人对墨兰淡淡的,没有特别亲热,也没有为难,墨兰头天给公婆敬茶,梁夫人也给足了见面礼,不过明眼人都瞧得出梁夫人并不喜欢墨兰,别说嫡媳,便是下头几个庶媳,因几个庶子自小养在梁夫人屋里,便也常把他们媳妇带在身边说话吃茶,对墨兰却少有理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陡然精神起来,讥讽而笑道:“她以后便靠自己本事罢,反正婆婆那儿是靠不住了。”华兰撇嘴而笑,面有不屑:“四妹妹贤惠着呢,这进门才一个月,已把身边的几个丫头都给妹夫收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心中暗暗叹息:这才是梁夫人的厉害之处,墨兰无人可依仗,便要全力扑在丈夫身上,听华兰的描述,那位春舸小姐似乎是个尤三姐式的人物,虽艳若桃李,性子泼辣,但未必敌的过墨兰的阴柔手段。梁夫人忌惮庶长子夫妇已久,怎肯叫自己嫡子身边留着春舸,推波助澜,藉着墨兰的手能收拾掉春舸最好,便是拼个两败俱伤,梁夫人也不损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