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86回 偏房,妾室,丫鬟,都不行

贺弘文风尘仆仆,一身玄色棉布袍子多有破损,行过礼后,盛老太太叫人看座上茶,明兰则一言不发的立在老太太身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儿这回可壮实多了。”老太太笑眯眯的瞧着贺弘文,“也晒的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抬眼间,见明兰亭亭玉立,秀美更胜往昔,一双澄净的眸子清亮之极,他面上一红,低头回道:“这回与祖母家的叔叔伯伯们一道去,识得了好些稀罕的药,也晓得了药行药市的好些规矩,弘文受益匪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微微点头,言道:“好男儿生当自立,你这样很好。听你家祖母说,你已在太医院挂上名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似有羞赧,恭敬道:“都是叔叔伯伯们提携,其实……照弘文的意思,还是想在下头历练历练,医者不比寻常行当,越是见识多的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听的连连点头,微笑愈发和煦了:“你是个肯吃苦实干的好孩子,明理懂事,不枉你祖母悉心养育你一番。”正说着,老太太话锋一转,又道,“前阵子暑气重,这会儿又凉的快了些,你母亲的身子多有不适,我这儿备了些东西,回头你带与你娘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说,一旁的房妈妈就叫丫鬟们抬着一口小箱子,里面尽是些贵重的药材,还有稀罕的绮罗纱和鲛纹缎,贺弘文见此,心里一沉,这些年来他多有孝敬盛老太太,老太太都欣然笑纳,不多客套些什么,只在年礼时多加些份子罢了,可今日……贺弘文小心的抬眼去瞧老太太,只见她态度和睦如常,老太太只字不提曹家的事,贺弘文也没机会说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从信中已然得知曹家回京的事儿,还知道曹家姨妈有意让自己娶锦儿表妹,当初贺母的确有意结这门亲的,可世易时移,如今贺弘文早认定明兰会嫁给自己;这些年来,两家来往间也不言不语的默认了,他秉性淳厚,行事规矩,自然不想变卦。谁知没过几天,家中又来了信,说锦儿表妹愿与自己为妾,旁的却又未说清,他着实糊涂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又说了几句,老太太道了声乏,贺弘文便起身告辞,老太太随口道:“明兰送送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眼睛一亮,恭敬的道了辞,乖乖的低头离去,明兰在老太太跟前福了福,转头微笑着送贺弘文出去,两人后头随着丹橘和小桃,然后顺着寿安堂外头的石子小径一路往外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妹妹近来可好?”贺弘文憋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微笑道:“一切都好,上回弘哥哥送来的清心糯丸老太太吃的极好,我也吃了两粒,甜甜的,蛮好吃的。”

稻草人书屋

女孩的声音娇娇嫩嫩的,贺弘文立刻松了一口气,朗声笑道:“我知你最怕吃苦药的,在里头加了好些甘草脆梅子碎,妹妹若喜欢,明年我给你多送些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捂嘴轻笑,颊上薄染菡萏色:“药哪是顽吃的,若是嘴馋,索性吃零嘴好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贺弘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淡褐色的面庞笑起来十分俊朗:“下回我想去云贵瞧瞧,那儿山高林密,没准能找着更稀罕的东西;就怕母亲不答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的好生羡慕,她也希望能到处走走呀,便道:“弘文哥哥想的很对,前朝名医甄百方曾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搜罗百氏,采访四方,方当得医者之道’。”

稻草人书屋

贺弘文眼睛发亮,心里头很是熨帖;明兰接着道:“退一万步说,要是给达官贵人瞧不好病,没准要落埋怨;不若先在下头练好了呢。”

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知道她的意思,忍不住笑了出来,气氛一时轻松,走到快二门时,贺弘文忽然站住,嘴唇翕翕的,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明兰知道他的意思,便朝后头跟着的人摆了摆手,丹橘和小桃立刻退了些许开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这才开口,神色为难了半天,才艰难道:“锦儿表妹小我一岁,十岁上便离京流放,我自幼丧父,母亲膝下只我一人,便待她如同亲妹子一般,除此之外绝无他想。”语音坚定,似乎在下保证。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却并未言语,沉默了会儿,方道:“弘文哥哥还是回了家后再说罢,有些事……与是不是亲妹子无甚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一时无言,低头离去了;明兰在后头看了他一会儿,低声吩咐小桃去送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算算时辰,这会儿老太太定去了佛堂念经,明兰直接回了自己的暮苍斋,一头扑进床上,抱着个藤草编成的凉枕,闷闷不乐的抬头瞧着床顶梁上‘喜鹊登枝’的花样,燕草在外屋木炕床上做着针线,只听见里头有‘扑扑扑’的轻轻声音,像是往被褥里不断的砸拳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把床上的薄棉被团成一团,狠狠的捶了几拳,心里才舒服了些,现在她的感觉就好像吃苹果却咬出半条虫子来,胸口憋屈的要命,却又什么都不能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