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88回 撇清

让友情迅速升温的方法有二,一是有共同的敌人,二是有共同的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打那夜明兰被迫倾听了一段西厢后,如兰明显对她感情升温,常捉着明兰一道吃饭,一道做活,一道写字,还想一道睡觉——这一项明兰坚决不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严正警告如兰,心里喜欢喜欢是可以的,以后来提亲也是正道,但不许再幽会了,不然她立刻去揭发,谁知如兰一口答应:“你放心啦。敬哥哥要备考春闱,哪有功夫出来。”

稻草人书屋

“他若有功夫出来,难不成你就去见?”明兰匪夷所思,敢情如兰是个情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兰满面红晕,却很是得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稻草人书屋

爱情果然伟大,连三字经也背不全的如兰居然掉起书袋来了,明兰一时眼红,立刻吐槽道:“那你最好求神拜佛,指着他此次春闱一举得中,不然你真得再等三个‘秋’了。”

稻草人书屋

这句话的后果就是,如兰立刻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宗教活动中去,不但积极响应王氏的烧香拜佛,还频频光顾老太太的佛堂,弄的老太太想单独礼佛,还得提前预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闱过后没几日便揭了榜,这次盛家的风水大赞,不但长枫和李郁都中了,学馆里的五个秀才居然也中了三个,儿子和女婿候选人都这么出息,盛紘大为高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话说,自从林姨娘被送去了庄子后,长枫的日常生活就由不得自己了,王氏坚决主张丫鬟还是漂亮的好,盛紘怀疑王氏有特殊意图,海氏觉得应该先苦后甜,长柏认为一切靠自觉,四人小组民主集中一番之后,决定让长枫按劳取酬,根据他的学业科考来分发福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闻,拍腿叫好,要说书香门第就是比权爵世家有智慧,光打有什么用?!要有实际的威胁力,当初贾政要是也对宝玉来这么一招,扣住袭人晴雯不让亲近,拦住宝姐姐林妹妹不让见,只让李妈妈之流面目可憎的婆子服侍,那宝玉还不立马苦读考点儿啥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压力就有动力,长枫奋发图强,这次如愿的要回了三个温柔娇俏的美婢,据说若他能在春闱中考取,便能恢复在账房支取一定银钱的权力,为此,长枫哥哥继续努力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墨兰也很是高兴,又回娘家炫耀了一番,重点是鼓励长枫再接再厉勇创新高,王氏则开始烦恼了,庶子成器本身不是问题,但和嫡母有过节的庶子太成器可该怎么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国家每三年行抡才大典,举人即可授官,但多进士方可为上品,自来每科取进士多则三四百,少则三四十,再从低品官吏累积资历,缓阶进级,这其中尚需家中出力辅助多少,母亲大可放心。”海氏用强大的数据彻底绕晕了王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氏被说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冷眼旁观,觉着盛老太太的性子很有趣,她自己做妻子的时候,犟的比犟瓜还犟,半分不肯通融,可轮上明兰的婚事,她就变的十分开通好说话,心思活泛的吓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春闱在开年二月,李郁为了备考,索性就在长梧家住下了,时不时的来向长柏求教会试文章,于是,每回李郁来给盛老太太请安,老太太都一脸慈爱可亲,问这问那,嘘寒问暖,李郁也十分配合,很自来熟的拖着老太太的手,低眉顺眼羞羞答答的像个新媳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这厮的心里绝对敞亮,隔着屏风都能瞄到明兰的影子,一边和老太太说话,一边还能瞅着空隙朝屏风抛眼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祖母!你瞧,你瞧!他一直偷看我!”李郁一走,明兰就从屏风后跑出来,扯着老太太的袖子告状,“这家伙不是好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慢条斯理的呷了一口茶:“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人之常情尔。”她轻轻放下茶碗盖,看着明兰道,“你纭姑母打听过了,李家门风清白,郁哥儿屋里还没有房里人,他在松山求学时也是老老实实的,从不和那帮自诩风流的同窗胡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又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甚,老人家无事,问问而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说这话,贺家来下帖子了,贺老夫人请去品刚下的银芽茶,老夫人无可不可的挑挑眉,明兰撅了撅嘴。这回去贺府,天气是凉快了,祖孙俩却都没了兴致,板着脸一左一右坐在马车里,祖孙俩中间隔着个填漆木的小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贺府,直入内宅正院,贺二太太正伴着贺老夫人坐在上首,盛老太太一进去,贺二太太立刻迎着盛家祖孙俩坐下,盛老太太刚一坐定,就翻着白眼哼哼道:“茶呢?不是叫我来品茶的么?”贺老夫人这几日也心里不痛快,跟着翻了个白眼回去:“急什么?新茶要现泡才好,等会儿罢!还给你装了几包带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老年旧友瞪着眼睛斗了半天气,想想自己也觉着好笑,加上贺二太太穿插其间说了几句笑话,气氛便融开了,贺二太太道了个不是,叫给主客双方都端茶上点心后便出去了,两个老人家才说过几句,便问到了贺母,贺老夫人叹气道:“自打……那之后,她就没断过病根,日日躺在病榻上。”盛老太太也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