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89回 天青似海碧

回程途中,明兰一句话都没说,感觉全身如同陷在了泥潭里,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进退得咎,胸膛里热的火烧火燎,手脚却冷的像冰块,脑袋里一片空白,好像脱了力的疲累,想着想着,明兰怔怔的落下泪来,盛老太太坐在一旁静静瞧着她,目光里流露出一种慈爱的怜悯,伸手轻轻的抚摸女孩的头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觉得难以抑制的委屈,哽咽渐渐变成了小声的哭泣,小小的肩头依偎在祖母怀里,轻轻抖动着,把哭声都掩埋到老太太充满檀香熏香的袖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丫儿呀,祖母晓得你的心意。”老太太搂着明兰,缓缓道,“可是婚嫁这档子事,求的就是一个两厢情愿,强拧的瓜不甜呀;过日子的事,不是说道理就能明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愿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多少闺阁女子梦想过这样的日子,描眉弄脂,夫妻和乐,可是又有几个女子能如愿,都是相敬如宾的多,心心相印的少。自己这孙女素日聪明,却在这事上有了执念,叫贺弘文的许诺给迷了心窍,钻了牛角尖,只望着她能自己想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一夜风急雨骤,明兰侧躺在床榻上,睁着眼直直望悬窗外头绿莹莹的水流,想象着水顺着窗沿慢慢的流向泥土里,渐渐的雨停了,一轮胖胖的月亮倒轻手轻脚的从泼墨一样黑暗的天空里闪了出来,腆着一张大圆脸,隔着氤氲的水汽,慢慢折射出一种奇特的光泽,像水晶碎末一般,明兰睁着眼,一夜无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日,明兰起了一个大早,顶着一对红红的眼圈,直直的跪在老太太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日子来,孙女做了许多糊涂事,叫祖母替孙女操了心不说,还失了脸面,都是孙女的不孝,请祖母责罚。”明兰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素来鲜妍如娇花的面庞却一片苍白,“婚姻大事原本就是长辈思量定夺的,以后明兰全由祖母做主,绝不再多言语半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头上的银灰色锦缎绣云纹镶翠宝的抹额闪着暗彩,她定定的瞧着明兰,目光中饱含思绪万千,过了好一会儿,老太太喟然长叹:“罢了,起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扶着膝盖慢慢爬起来,然叫叫老太太拉到身边,轻轻拍着手背,听祖母细细絮叨:“姑娘家大都要这么糊涂一次的,昏头过了,拧过了,闹过了,哭过了,也就清醒了,你是个明白的孩子,能有个实诚人真心待你便是万福了,莫要有执念,不然便害了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含泪点头;正说着话,翠屏忽然跑进来,轻声传报:“贺家少爷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祖孙俩相对一怔,这么早来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见面,盛老太太完全拿贺弘文当普通的旧交子侄来看待,换好正式的衣裳,叫丫头端茶上果,明兰则进了里屋,连面都不露了。

稻草人书屋

但祖孙俩甫一见贺弘文,屋里屋外两人双双吃了一惊,只见贺弘文的眼睛乌黑两团,左颊上似是指甲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扣子,从眼下一直蔓延到耳畔,右颊则是一片淤青,嘴唇也破了,一只腕子上缠了厚厚的白纱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儿,这是怎么了?”盛老太太惊呼道。

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低着头,四下转了一圈视线,发现明兰不在,不由得神色一黯,抱拳恭敬的答道:“都是弘文愚昧无知,拖累了老太太和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盛老太太重重咳嗽了一声,贺弘文心里难过,连忙改口:“都是弘文无德,拖累了老太太,昨夜弘文去了姨父家里,一概说了清楚,愿意请母亲收表妹为义女,请族人长辈一道见礼,以后便如亲兄妹一般,弘文绝不会乱了礼法!”

daocaorenshuwu.com

盛老太太明白了,贺弘文肯定是连夜去曹家摊牌了,结果却被姨父姨母可能还有表兄弟结结实实的收拾了一顿,想到这里,盛老太太心里一乐,义妹?这倒是个好主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盛老太太瞧着贺弘文青肿的面孔,终于心里舒服些了,但还有不少疑问:“你娘肯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贺弘文抬起猪头一样的脸,艰难的朝老太太笑了笑,扯到嘴角的伤处,忍不住嘶了一口凉气,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昨夜,母亲瞧见了我,颇为……气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很玄妙,里屋的明兰了然,这家伙对自己的妈施了苦肉计,盛老太太眼神闪了闪,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事儿……怕是还没完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关键的第三招还没使出来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低低的把头垂了下去,然后坚决的抬了起来,诚恳道:“弘文幼时,母亲叫我读书考举,我不愿,且依着自己性子学了医。老太太但请信弘文一遭,弘文并不是那没主见的,由着人拿捏,弘文晓得是非好歹,绝不敢辜负祖母和老太太的一番心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番话说的盛老太太心头一动,再瞧贺弘文目光恳切郑重,还有那一脸触目惊心的伤痕,老太太沉吟片刻,随即微笑道:“心意不心意说不上,不过是老人家想的多些;哥儿也是我瞧了这些年的,品性自然信得过,若能天遂人愿那是最好,便是月难常圆也是天意,总不好一天天扛下去吧,姻缘天注定,哥儿不必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