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91回 不看不知道,古代真奇妙

入了十一月,寒风似刀,呵出一口气都是白的,明兰又开始犯懒,贴着暖和的炕头不愿挪动,谁知翠屏却来叫她去寿安堂,明兰痛苦的呜呜两声,丹橘哄她下炕穿上厚实的大毛皮褂子,明兰才止住了哆嗦。到了寿安堂,只见老太太端坐在炕上,膝盖中盖着厚厚的蟒线金钱厚毛毯,手上拿着一张纸,神色有些怔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立刻收拾起懒散的情绪,走上前去,从一旁的翠梅手里接过一盏温热的参茶,慢慢放在炕几上,轻声道:“祖母,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这才醒过神来,眼中似有惑然,将手中的那张纸递过去:“一大清早,贺家送来了这个,你自己瞧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尽量把自己挨在热炕边上,展开信纸,细细读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信是贺老夫人写的,似乎很匆忙,先是说曹家在京城呆不下去了,很快就要离京回原籍,再是曹锦绣寻了死,被救活后,吐露了真话,原来她在凉州为妾的时候,被那家的正房太太灌了红花汤,已然不能生育了,因怕家人伤心,她谁都没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现下贺老夫人要赶过去查个究竟,下午便过来说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慢慢撂下信纸,心里飞快的思索起来,盛老太太慢慢的靠倒在炕头的迎枕上,手中捧着一个青瓷寿桃双凤暖炉:“明丫儿,你瞧着……这事怎么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坐到老太太身旁,斟酌着字句:“旁的都不要紧,只里头两条,一是曹家要离京了,二是曹家表妹怕是不能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闭着眼睛,缓缓的点头:“正是,如此一来,事便又有变化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曹锦绣不能生育,这就意味着她很难寻到适当的人家可嫁,只有拖儿带女的鳏夫还差不多,如果是家世殷实的大家子,无子回娘家守寡的女儿也是有再嫁的,可曹家如今光景,哪有品性家好的鳏夫可嫁,这样一来,只有贺家能照顾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如果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妾室,那于正房还能有什么威胁呢?再加上曹家又得回原籍了,这样一个妾基本等于摆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祖孙俩想到这一点,都忍不住心头一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太太放下暖炉,轻轻捧过参茶,慢慢拿碗盖拨动着参片:“这回……咱们不能轻易松口,不论贺家说什么,咱们都先放放。”明兰缓缓的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用过午饭,祖孙俩稍微歇息了会儿,未时二刻初,贺老夫人便匆匆赶来,似乎是赶的急了些,端着暖茶喝个不停,盛老太太心里着急,脸上却不动声色,明兰照旧躲到里屋去了,隔着帘子细细听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几句寒暄过后,盛老太太才道:“你好好歇口气再说,哪个在后头赶着你了不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老夫人瞪眼道:“哪个?还不是我家那个小冤家!这回他为了你的心肝小丫头,亲娘,姨妈,亲戚,统统得罪了!下足了狠手!”

稻草人书屋

“你别说一句藏一句的,赶紧呀。”刚说不催的,这会儿就催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老夫人放下茶碗,顺了顺气,正对着盛老太太,缓缓道:“我素来怜惜我那儿媳妇青春守寡,她又病弱,这些年来我极少对她严厉,便是这次曹家闹的不成样子,我也没怎么逼迫她,只想着慢慢打消念头就是。谁知,这回倒是我那孝顺的孙儿豁出去了!那次他从你家回去后,竟私下去书房寻了他祖父,我那老头子只喜欢舞文弄墨,内宅的事从来懒得理,这次,弘哥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说了,还央求他祖父向有司衙门去本子,将曹家逐出京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饶盛老太太见识不少了,也大吃一惊,楞了半天才定定神:“这怎么……弘哥儿多少孝顺的孩子呀!怎会瞒着他娘……”

www.daocaorenshuwu.com

贺老夫人说的口干,又喝了一大口茶,才道:“不止如此!前些日子,有司衙门查核后发了通帖,勒令曹家下月就回原籍,否则罪加一等!曹家姨太太哭着求来了,可衙门的公文都发了,我家有什么法子!儿媳妇茶饭不思了几天,还是去求了老头子,老头子碍着我和弘文才忍到现在,如今见儿媳妇还不知悔改,指着她的鼻子就是一通大骂,直接道‘你是我贺家人,不姓曹!曹家贪赃枉法,罪有应得,念着亲戚的情分帮一把就是了,他们还蹬鼻子上脸了,镇日闹的贺家不得安宁,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便早该逐出去!你若实在惦记曹家,就与你休书一封,去曹家过罢’,儿媳妇当时就昏厥过去了,醒来后再不敢说半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在里屋低头看自己的双手,好吧,她应该担心贺母的身体才对,可她还是觉得很痛快,每次看着贺母一副哭哭啼啼优柔寡断的圣母面孔,她都一阵不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盛老太太心里其实也很舒服,可也不能大声叫好,便轻声劝了几句,还表示了一下对贺母健康问题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