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5回 宁远侯府众生相(上)

两人闹到深夜才消停,明兰精疲力竭的瘫软着,哪怕身上黏糊糊的难受,也一动不想动,眼皮子宛如泰山一样压下来,而顾廷烨这几年在外头风餐露宿,生活的很粗糙,他也不想下床沐浴,只搂着半睡不醒的明兰亲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睡的极熟,昏昏间仿若回到大学军训时代,一天拉练八小时站军姿走正步,晚上头一沾枕头就不省人事了,浑身上下好似被暴揍了一顿,腰是软的,腿是酸的,骨头是重新装卸过的,大脑是一团浆糊,几乎得进厂重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蒙蒙亮,明兰被压醒了,像离水的河鲫鱼一样艰难张嘴的吐气,闭着眼睛一阵摸索,摸到一条巨大的金华火腿压在自己肚子上,她气得想挠花男人脸,顾廷烨也醒了过来,晨光微熹,黎明的光束透过床帘,他就着光头看了看明兰,只见她雪白的小脸上颇见疲色,映着眼睑下的黑眼圈愈发明显,只一双大眼依旧明媚,似喜似嗔,顾廷烨心里喜欢,拉过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吹着,幽深的俊目流波溢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憋半天才吐出一句:“那个……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越说声音越低,算是讨饶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失笑,一把搂明兰在怀里,揉成一团,没头没脑的吻下去,胸膛震的闷闷发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外头的丫鬟隔着门帘轻轻叫了起来:“二老爷,二夫人,该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是在叫自己,连忙要起,可一旁的顾廷烨还在低声闷笑,明兰捏紧小拳头,用力捶在他厚实宽阔的肩胛上,低喝道:“不许笑了!有人来了……你还笑?还笑?……再笑我就叫捕快把你抓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年姚依依曾这样恐吓过表哥家的四岁小侄子,原文是:你再哭就叫警察把你抓起来!如今情势一急,她脱口而出就是这个老招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笑的愈发厉害,趴在被褥间直闷闷发抖,明兰伏在锦绣被褥间,被他高大的躯体遮盖在阴影中,恼羞成怒的要去咬他,张牙舞爪的像只刚长出乳牙的小小兽,没有威胁性,倒惹人喜爱;闹了好半响,顾廷烨才算够,叫人进来服侍梳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崔妈妈早有准备,领着丹橘小桃先进去,拿宽大的袍子裹着明兰入隔间沐浴梳洗,才叫外头的丫鬟婆子捧着盆桶水帕等物鱼贯入内,一拨人服侍顾廷烨,一拨人服侍明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待明兰完事,穿好里裳还有中衣后出来,只见顾廷烨也是洗漱一新,正叫夏荷服侍着梳头结髻,待两人收拾的差不多了,一个管事模样的妈妈进来,从里屋找出那条白绫喜帕,看了看,微笑着把它收进雕花红漆描金的木匣子里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头朝喜服需得隆重,明兰身着一件正红牡丹掐金锦绣华服,五凤朝阳金丝累珠衔红宝的大头钗,耳坠红珊滴珠嵌赤金流苏耳环,胸前垂挂着双鱼送吉赤金璎珞红宝福锁项圈,腕子上再套这十七八个龙凤金镯,这一身行头几乎把明兰压趴下,偏偏她昨夜奋战过度,浑身肌肉酸痛,一伸手是痛,一抬脚也是痛,崔妈妈心疼,想起明兰身上一片片的青红淤痕,看向顾廷烨的目光未免有些不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廷烨也是一身猩红喜庆袍服,自双肩往下织锦绣纹的都是金丝蝙蝠团花,腰系一条松香色弹墨嵌玉腰带,正站在全身大镜前让夏竹整理衣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侧脸看去,忍不住赞一声:这样浓艳热烈的红色,如火如荼,总带有几分阴柔,偏他是个挺拔高大的男子,背直肩宽,生生撑开了气势,一股轩昂英气溢于身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从镜子里见明兰在看自己,便转身去瞧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微笑道:“你这样很好看。”明兰点点头,眼露淘气,脸上却很正经,低声道:“你这样也很好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故作凶恶瞪过去一眼,明兰捧着袖子可怜兮兮的赔笑,须臾之间,两人相视一笑,竟无半分拘束生疏,想来人世间果有倾盖如故之说。

稻草人书屋

屋里众丫鬟婆子都低着头不言语,心中暗暗吃惊,盛府的暗想‘姑娘倒和姑爷自来熟’,顾府的暗道‘何曾见过二爷这般好脾气的模样’,更有几个长心眼的偷眼瞥了明兰几眼,想着,这般明艳娇媚的新夫人,想必二爷是极喜欢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正常程序,新婚第一天的流程如下,先给直系的亲长磕头,然后认旁系亲戚,接着开宗祠入族谱,中间有空吃饭;因为宁远侯府情况特殊,明兰曾事先暗暗问过,顾廷烨只答了一句:“自是先拜父母。”

稻草人书屋

这句话涵义太深刻,太模糊了,首先,他爹早挂了,其次,他妈挂的更早,再次,他现在的妈是后妈,风传继母子之间的关系还不很和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十分纳闷,这种情况下,该怎样理解新领导的话中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