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6回 宁远侯府众生相(下)

圆圆的红木八角雕牡丹浮纹大桌上摆放了好些吃食,正中是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周围团团摆着红豆玉米面发糕,鹅脂酥炸豆沙麻团,四色葱香花卷,油炸麻花果子,还有枣泥山药糕,边上的小桌几上搁着甜咸两色粥点,金米南瓜粥和香菇鸡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顿时食指大动,但她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在婆家,注意气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率先入座,左右一瞧,笑问:“灿丫头呢?她嫂子们都到了,她还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侍立在一旁的向妈妈正在盛粥,转身答道:“七姑娘说,她与孙小姐和少爷一道吃了,回头再来拜见二夫人。”

daocaorenshuwu.com

邵夫人在太夫人身旁坐下,面上似有淡淡的笑意:“这些日子多亏七妹妹了,有她陪着娴姐儿我便放心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朱氏已拉着明兰坐下,正轻声问她吃什么粥,闻听此言,便笑道:“我家妹妹脾气是最最好的,恭敬孝顺,又喜欢小孩子,将来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得了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太夫人轻斥道:“别胡说,叫你二嫂笑话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接过香菇鸡粥,清香四溢,边笑道:“您说哪里的话,我在家中便听说七姑娘最是才气纵横,京中闺秀中那是数的上的;如今才知道,廷灿妹妹不单诗文才学好,还慈心友爱,真是难得之极。”这话不是瞎掰,一回连姐儿和墨兰吵嘴,连姐儿曾大声道‘我那宁远侯府的七堂姑比你诗文书画强多了’云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面上一阵喜悦,连声道:“莫把她夸坏了!那丫头不懂事的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微笑着低头用饭,咸鲜的粥点配着酥脆的麻花果子和麻团吃,满口生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她记得不错,这位顾廷灿小姐比自己还大几个月,似顾家这种久居京中的有爵之家,府中的小姐都是早早说好亲事的,可她为什么会迄今还未有着落呢?若是为先帝守孝,而耽搁了一年倒也正常,可听口气似是连意向人家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因不外乎一个,就是原先瞧好的人家有了变动。不是人家瞧不上顾家,就是顾家瞧不上人家了;先帝驾崩新皇即位这两三年间,京中半数以上的显贵都受了牵连,有爵之家荣辱变动极大,这倒也不奇怪。 www.daocaorenshuwu.com

食不言寝不语,后者顾廷烨做不到,前者他后妈倒做到了,众女眷用罢了饭,丫鬟们端着水盆盂盅帕子鱼贯进入,明兰略略洗漱过后,端茶浅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抬手,拈指,沾水,漱口,端茶,一整套动作温婉和煦,流水融畅,极是优雅漂亮,一旁的朱氏侧眼旁观,心中略略惊奇:这个四品文官家的庶女教养倒好,不论是显赫富贵的喧嚣排场,还是肃穆严正的礼数规制,她似乎丝毫不放在眼里,始终是不惊不惧,不慌不忙;站也笑意盈盈,坐也悠然自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闻盛家老太太原是金陵勇毅侯府嫡出大小姐出身,最是尊贵高傲,徐家现下是不行了,可当年却极盛的,想到这里,朱氏了然了,听说这位新夫人是自小养在老太太跟前的,难怪举止派头大是不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边厢,明兰艰难的用三根手指托着茶碟,脸上还要一派含蓄微笑,心中暗道,孔嬷嬷当初到盛家授课时怕也没想到,她所教的内容四个女孩中倒有三个用上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精英教育家就是不一样嘎,效率就是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约是吃饭用时长了些,向妈妈转头瞧了瞧滴漏时刻,轻轻禀道:“太夫人,时辰差不多了,怕是四老太爷他们都已等着了,索性我请七姑娘他们自过去罢,从他们用饭的地方过去,还更近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太夫人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她转头朝着明兰她们微笑,“喜事临门,咱们胃口都开了,居然吃了这许多功夫,咱们这就过去罢,总不好让大伙儿都等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三个垂首恭立,纷纷应声,随着太夫人一道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走出几步,只见顾廷烨和另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庭院处,待明兰等人走近一瞧,那男子眼畔生花,唇红齿白,生的与顾廷煜十分相像,却又多了几分明朗英气,他一见太夫人一行人,立刻躬身拱手,眉眼开朗:“母亲,我正与二哥说这园子呢,什么时候咱们也学靖宁侯家,栽上满满的槐树就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瞧见小儿子不由得微笑起来,轻斥道:“你个不长进的,成日里只知道玩耍,也不知读书进武求个上进,没的叫你二哥笑话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廷炜伸出一条胳膊搭在顾廷烨肩上,眉花眼笑道:“母亲,我自小便是如此,二哥什么时候笑话过我?小时我爬树掏鸟窝下不来,又怕挨责罚,不敢叫您知道了,回回都是二哥偷着把我背下来!是吧,二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是当爹的人,也该学着些经济仕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愈发笑容可掬:“由你多督导着这猴儿,我便也放心些了。”随即,她转头与明兰道,“这不长进的便是你三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