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7回 男人是来自火星的

明兰羞羞答答的表情只维持到回房间的那一刻,她低着头一进屋,一只大手就伸过来牵住自己,一抬头,只见顾廷烨关切的望着自己,目光颇有几分歉意:“对不住,把你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倒没怎么生气,新婚第一天就战况激烈,着实令她有些疲倦,低低叹息道:“做你媳妇儿,可真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半响无言,只轻轻牵着明兰往里走,明兰忽闻一股食物香气,抬头一瞧,里头的双喜红木鞘翅小几上已摆了好些吃食,金灿灿的雪花糖粒玉米烙,奶香四溢的红豆椰酥卷,几碟子当季点心,还有明兰素喜欢的三鲜猫耳朵汤,高汤浓香,明兰立刻一喜,欢欢喜喜的坐了过去,转头展颜笑道:“这是给我备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本有些心气不顺,瞧明兰这幅孩子般高兴模样,不由得心头一松:“才上来的,你身边的妈妈手脚很麻利。”他一边把筷子塞进明兰手里,“赶紧吃些吧,午晌还有的忙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犹豫了下:“待会儿就要用午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着他们,你下的去筷子?”顾廷烨挑着剑眉反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立刻戳下第一筷子;瞧明兰吃得香,顾廷烨也笑着多吃了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别急,没人和你抢。”顾廷烨嘴角含笑,看着明兰涨的胖鼓鼓的脸颊,偏还拼命维持着优雅的礼数,雪白的面颊上还留着晨曦的光彩,粉红鲜嫩的唇角像六月的鲜藕,瞧着这样的面孔,心里无端敞亮温暖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适才……你怕吗?”顾廷烨迟疑的问着,以他对自己那帮亲戚的了解,怕也不会放过明兰,估计言语上狠狠欺负了小妻子一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鼓着脸颊摇头,努力咽下食物:“才不,我还给你好生替你辩白了一番呢!”说了好事一定好说,这年头不流行做好事不留名。 www.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兴味起来,挑着眉问:“你回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提起自己的战绩,明兰顿时眉飞色舞,放下汤匙筷子,简明扼要的叙述了适才那番话,把卢老大人的口气学了十足不说,还生动的描绘了一遍当时在座众人的脸色举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听的顾廷烨眼睛发亮,嘴角弯曲似月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说完后,还似意犹未尽:“……好在是我了,若是我大哥哥,啧啧……一通忠孝节义述说下来,只怕今日四叔五叔他们要去祠堂跪祖宗了!”这话不是玩笑,长柏哥哥话很少,一旦开口,便字字如刀,刀刀见血,对于这点,他的亲娘王女士有深切体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沉郁许久的面庞漾开了笑意,他伸手去刮明兰翘的很可爱的小鼻子,眉眼间俱是浓丽的情意,嗓子低沉的好似陈年美酒:“还当把你丢狼窝里了,适才我险险吓出一身冷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咬着筷子,俏笑如花,微红了脸颊,低声道:“我不怕狼,只怕没人给我撑腰。”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心里软的几乎化开了:“我与你撑腰!你想做什么,我都与你撑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一高兴就会表现的十分可爱,拿出哄老太太开心的本事,趴在顾廷烨肩膀上乐的像枚小笑口瓜,团团的像只小松鼠般给顾廷烨盛粥夹菜,饶顾廷烨见多识广,也酥了一半骨头,只恨现在天光大亮,此处多有不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不自然的咳了两声,往明兰碗里夹了颗樱桃丸子粉蒸肉,岔开话题道:“你……不想问问四叔五叔他们的事儿?”一般新嫁娘头回见这场景,不是都会忙着问夫婿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哦,对哦;为什么呀,你不是说太夫人已经答应咱们搬出去了么?他们做什么还对你这么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句话问的好,一开口就给人定了罪,说的顾廷烨眉头大展,他一扫郁结,含笑道:“我自小淘气,太夫人顾忌着继室身份不好多言,从来都是叔父或婶婶把状告到父亲面前;许多事情,回回都是这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慢慢咀嚼这句话的意思,轻轻在心里切了一声,似笑非笑的闪着大眼睛,咬着粉嫩的嘴唇,微微拉长语调:“顾家真好,叔嫂和睦,妯娌友爱,一家上下和乐融融,能嫁过来,着实是我的福气。”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笑了,他特别喜欢明兰说话的这个调调,好似调皮的小孩子故意装呆扮老实,偏又扮不像。又说笑了一会儿,外头便有人来传开饭了,顾廷烨牵着明兰的小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轻声叮嘱好些事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实明兰觉得顾廷烨这会儿不用担心了,刚刚才闹过一出,临去宴饮之时估计是要营造出一番和乐融融的景象来的。姚半仙果然名不虚传,筵席之上众人都不再提及适才的不愉快。 稻草人书屋

男席上,顾廷烨不再冷着一张脸,适时的表现一番晚辈的恭敬,两位叔爷也算识趣,知道硬的不行,也顺坡下驴的喝了几杯赔罪酒;女席上,明兰照旧腼腆羞涩的用‘ABAB’句型应付多数问题,遇到应付不过去的,只好老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