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11回 当年事,当年情,当年人,还有当年的银子

都督府原是太祖高皇帝钦封忠敬候之府邸,与宁远侯比邻而居,是以,门前这条大街又称为忠宁街,然忠敬候府于太宗武皇帝时卷入谋逆大案,事败身死后,夺封爵,毁铁券,抄家灭族。此后,宅邸则被赐给了武朝名臣熊麟山大人,更名为‘澄园’,熊大人告老致仕后,上折请还此园,仁宗皇帝收了园子,在熊大人故里复赐宅田无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后山林不算,澄园占地总和约九十亩左右,可分为前后两部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院又被称为外园,是男人们处理政务之处,前头正门是三扇七七四十九个铜钉的朱漆大门,两旁是东西角门,往里铺着光洁整齐的巨方石板,笔直而下,对称有两排四所外书房,再外侧是马厩车房,及一干奴仆居所的几排倒座窄院房,过了外仪门,正中是五间巨大敞亮的议事厅,两旁配有暖房耳房还有茶水房之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过三扇内仪门往里,方是内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顾忌避讳,明兰坐在覆着轻纱薄帘的滑竿上,迅速把前院走了一圈,顾廷烨指着几处地方略略认了一下,一待进了内院,顾廷烨立刻要求明兰下地步行。明兰委婉的表示,她身娇体弱,不堪长时间步行,还是坐滑竿的好;男人立刻眼神异样,凑到她耳边更加委婉的表示:你莫非是为了保持体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想了想:“我还是走路吧。” 稻草人书屋

男人的眉眼棱角分明,鼻挺唇薄,眼神深邃,似乎在无声的笑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内院最前面正中是五间配有鹿顶耳旁的大厅堂,堂前匾额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朝晖堂’;明兰暗暗叫了声好,转头道:“熊大人到底是两朝元老,清流宿耆,书香门第,也没用什么喜庆的字眼,只‘朝晖’这两字便尽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看着这三个字,也是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晖堂左侧的小院子,圈成顾廷烨的内书房,右侧是一间偏厅及草木穿堂,其后,隔过一条白石甬道和一道垂花门,是七间七架的正院,两旁有三重厢房,三重耳房,前后三叠抱厦,一大跨所足有二十多间屋子,气派宏大,装饰广丽,上书三个大字——嘉禧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着眼熟,多看了几眼,才认出今早她就是从这里启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嘉禧居后门三间倒座抱厦后有两道角门,一道通着后廊,那里还有一处小小的议事厅,大约是让内眷们理事会客用的,还有一道连着穿廊,通向一座大花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的发晕,还两腿发软,顾廷烨看着她头晕眼花的样子只觉的好笑,便拉她先去用午饭,待歇过午觉后,夫妻才接着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以嘉禧居为中心,朝北,朝东,朝西,分别围有五处院子及排房,这些地方大约是让老太爷太夫人还有哥儿姐儿们住的,可惜,现在都空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近些院子的和正院以抄手游廊相连,远些的隔着南北夹道,再后面就是一片花草芳菲的园子及山林,明兰团团走了一圈,最喜一处莲花池,波光粼粼,水色清幽,湖面莲蓬花香,水下隐约见莲藕节节。这池塘一头连着藕香亭园,一头直连着那座大花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走的累了,索性走进藕香亭中歇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么大宅子,就我们两人?”明兰看了看周围的八面门窗槅扇,趴在莲池边的琅玕廊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这算什么大。”顾廷烨站在庭廊上,面朝着宁远侯府方向,那里如今是一座小山林,静静道,“你也去过襄阳侯府,那里可有这儿两个多还要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低头暗想:这家伙想搞合并!只希望不是违规扩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稻草人书屋

姚依依那时代,每逢寒暑假结束即将开学之时,飞龙活跳了一个假期的学生们都会老实的呆在家里,忙着赶工作业;时隔这许多年,姚依依很神奇的又看见了这个场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天夜里,用过晚饭后,顾廷烨从外书房搬了一大堆文折进屋,在连通主卧的西次间文案上铺陈了一桌子,摆砚蘸墨,低头认真细看,一边看,一边还写注释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的目瞪口呆——明天要上朝奏对见皇帝了,所以连夜补功课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顾廷烨低头深思看文折,明兰原想说‘您慢慢用功,我先去睡了哈’,谁知顾廷烨却拿出厚厚一大叠账册和仆从名单来,放到明兰面前,希望和她‘一起努力,共同进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忍着哈欠,只得坐到另一旁的小翘几后,摊开账册清单来看;夜灯冉冉,顾廷烨见红袖相伴,大感到愉快,转眼瞧见一旁呆呆立着的丹橘,便道:“橘子,去沏壶酽酽的茶来。”他依稀记得明兰身边丫头的名字,好像都是水果之类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不错,好记。

daocaorenshuwu.com

丹橘心疼明兰,原已备好了中衣热水,想让明兰早些歇息,见状只得转身出去沏茶备点心,抱厦里正看着炉火的秦桑见她一脸闷闷不乐,便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