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20回 内宅整治,海氏生产,贺家的医药册

明兰依旧是一脸哈欠状,独自坐在早饭桌旁,举粥匙的样子好似在梦游,看的丹橘连连摇头:“好在夫人托生成个女儿家,若是个男儿身,三更读书四更早朝的,夫人可怎么是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差点大笑三声。一个会飞会吐丝的小个子男人告诉我们,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古代男人相较于现代男人有这么多的特权,自然得辛苦一些,话说,她上辈子也不是没有过过半夜伏案天明早起的生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真怀念上辈子呀。那个时候,虽然天是灰的,地是黑的,河流是彩色的,但老公偷腥到底还是可以分产离婚的,发现小三是可以打上门的,婆婆寻衅是可以顶嘴的,闺蜜撬墙角是可以天涯的;最最重要的,就算红杏了也不用被浸猪笼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吧——明兰收回幻想的口水,人还是要回到现实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代著名的三八红旗手王熙凤同志对明兰而言,是可望不可及的高峰,这是什么样的奋斗型人才呀,没有多一份工资,没有升级预期,虽可藉职务之便捞些钱,可资不抵债,天天半夜起床,天不亮理事,上下一大家子哄着供着,就这样,她还生怕累不死自己,上赶着去宁国府找活儿干!秀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累垮了身体,赔光了嫁妆,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还被人以无子为说头,弄了个偏房尤二姐,难道是为了传说中的‘成就感’?费解啊费解。

稻草人书屋

明兰的性格和劳模无缘,所以她让廖勇媳妇几位管事妈妈轮流负责卯正点卯,然后安排一日的工作。她自己则在早饭后查点事务,对清账目,而第二日的工作则在前一日晚饭前就分派好,只需时不时的突击抽查一番,迄今为止看来,效果颇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崔妈妈对明兰‘懒惰’十分不满,总要拎着她的耳朵唠叨一番,谁知明兰却振振有词:“既然成果一般无二,为何非要折腾自己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崔妈妈板起脸:“年轻时辛苦些,待夫人儿孙满堂了,自可以好好歇息。” daocaorenshuwu.com

“非也非也。”明兰摇着一根手指,“妈妈,您如今爱谁懒觉吗?”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目色清亮,崔妈妈眼光躲闪:“不大爱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不结了!所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睡懒觉也是不等人的。人家年轻媳妇是没这个机缘,我如今若不好好保养自己个儿,岂非暴殄天物?妈妈您说是不是欸……”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崔妈妈因口才不好,素来寡言,只能瞪着明兰干生气,人皆道盛家六姑娘是最乖巧温顺,只有她知道,‘乖巧’应该换成‘乖觉’,‘温顺’其实是‘阳奉阴违’,满肚子听似有理的歪理,笑容可掬的挨着你,眯着弯弯的大眼睛,貌似请教的跟你笑着‘讨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崔妈妈很无奈的承认,从明兰九岁起,她就不是对手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在那边察言观色,知道差不多了,便笑眯眯的劝解道:“妈妈的心意我知道,可这样的好日子我也不知能受用几天。若有朝一日咱们回了宁远侯府,我还不得老老实实的天不亮去请安,没准还得站规矩,且趁着如今好好歇息才是真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会回去么?”崔妈妈狐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呵呵道:“到底是一家人,也说不定会不会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崔妈妈叹了一口气,当下便不多说什么了,只严厉约束一干府邸丫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明兰没有意见,她是网络时代来的,知道谣言和流言的力量,若放任内宅人事松散,没准会有什么话传出去,要知道如今宁远侯府盯着自己的人可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重中之重就是嘉禧居正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内宅丫鬟共有三种来源,明兰带来的,外头采买的,家生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头常嬷嬷曾往内院选过两批丫头,夏日选的,不论是买的还是家生女儿们,都统统叫夏X,其中夏竹和夏荷是常嬷嬷头批挑中了送进来的,后来又选了一批,因在冬日,便都叫冬X。明兰觉着这个法子好,如今算春日,是以刚选进来这批统统叫春X。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朝她翻了翻白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按照立法惯例,初初总有那么几只不谨慎的鸡要被杀来儆儆猴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丫头大多调教时间不长,且又是年少好玩的时候,见府里的吃穿用度均极丰厚优越,尤其是进了明兰院里的,宛如当了小姐,个个绸衣缎服鸡鸭鱼肉的,往日里连见都不多见的细瓷美玉的器具,如今也跟寻常般。

稻草人书屋

每次明兰看见这些支出项,她都暗叹:难怪大观园的丫头们宁肯‘一头碰死了’,都不肯出去,难怪女孩子们前赴后继的想着要做姨娘;一边是粗衣陋室的小老百姓,一边是锦衣玉食的小姐般供养,物质生活的诱惑果然是无边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吃穿用度精细不说,便是那金银的首饰赏赐也是不少的,日常活计又不繁重,再见明兰是个和气的主子,便不怎么拘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