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23回 人情世故

为了筹备筵席,这段日子明兰忙的几乎脚打后脑勺;首当其冲就是银钱问题。 稻草人书屋

当初,大约新婚方四五日时,顾家有一门远房姻亲要办喜事,因此门亲戚属于七拐八弯之列,无需明兰夫妇亲到贺喜,但又因这家人目前混的尚算不错,朝堂之上也算碰的上面的,是以也不好丢了这门亲缘,明兰便随了份贺礼送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风俗,叫做随礼。举凡牵连些干系的,有点儿厉害交往的,只要人家送份喜事筵席的帖子来,不论你去不去吃酒,都应送份贺礼,厚薄另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远侯府自开国而始,人丁虽不算特别兴旺,但也是根深叶茂的大族之家,姻亲远亲无数,京里京外都有,另加上顾廷烨的僚友弟兄明的暗的关系一大堆,哪怕不算外地的,也是一个十分客观的数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成亲堪堪一个月,明兰虽还未公开出席过任何宴饮,却已送出去了十一笔半的贺礼,其中人家长辈大寿的四笔,嫁女娶媳三笔,嫡子满月两笔,升官摆筵一笔,外加丧事一笔半——那半笔是和宁远侯府凑着份子一道送去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她终于知道为何古代大家族喜欢群居生活了。那些三四代同堂的大家子,大可以从老太爷过生日一直收礼收到曾孙子娶二房,红白喜事延绵不绝;当然了,礼尚往来,你来我往,大户人家的礼钱基本也不会出现太厉害的收支失衡就是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样一算,顾府明显吃亏吃大发了: 稻草人书屋

办大寿?顾家老头老太们都在隔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娶媳妇?顾廷烨刚刚才娶过,明兰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嫁女儿?蓉姐儿刚能上小学,就是古代也没那么摧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月酒?就是夫妻俩加班加点日夜努力,这会儿也来不及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概礼钱收入俱无,可因另立府宅门户,送礼却得单独一份,明兰对着账簿直抽冷气,心口一阵阵绞痛,她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心如刀割’!她几乎想劝顾廷烨住回宁远侯府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见明兰好好的却无端忧郁起来,不由得奇而发问,明兰郁郁道:“夫君离家远走江湖之时,可曾为那黄白之物烦扰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俊目含笑,展开左臂侧搭于紫檀木的椅扶上,端茶缓饮:“那是自然。有阵子我还吃过三文钱一碗的阳春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点点头,忧伤的望着他,叹息道:“夫君可知道,这些日子来,咱们统共随礼出去了六十五万三千四百多碗阳春面,唉……还是应当去赴宴才对,好歹吃些回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廷烨差点从鼻子里喷出茶水来,连忙放下茶碗,失笑道:“无妨。回头都能收回来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嗤之以鼻,刮着男人高耸俊秀的鼻梁,笑嗔道:“大都督怕是不理庶务久了罢,如今这宅子里上无老,下无小,除非大都督行纳妾之喜,否则哪来名头呀!”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用很怜悯的目光看了眼明兰,谆谆教诲她的无知:“为夫的来教你一句,若是热灶,便是当夏六月,也会有人赶着来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深思起来很有哲理,但难掩自得之意,明兰立刻对丈夫刮目相看,由衷敬佩道:“夫君果然高见!”满眼都是敬佩崇拜;这目光顿时让顾廷烨自觉雄伟英明了不少,一时心里快活,忍不住嘴角翘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下一刻,明兰忍不住又道:“若火烧的太旺了,岂非把灶给毁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点点头,微笑道:“正是。所以得把好了灶门,不能谁想来添把柴都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放心了,挥挥小手:“嗯,夫君当心些就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笑眯眯的从后面提起明兰的脖子,好像拎着一只喵喵呜咽的幼猫:“贤妻,为夫的提醒你一句,咱俩如今在一个灶上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缩起脖子,看了顾廷烨一会儿,立刻从善如流:“那咱们俩一起当心。” 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料事很准,果然,自五六日前起,门房处便陆陆续续来了贺礼,京里京外的都有,远一点的有边关戍守的将领,近一些的有京畿官宦,还有七八竿子才能打到的亲朋,大约的意思都是‘贵府大喜,奈何身有旁务,未能亲自道喜,特此,略备薄礼’云云。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了那些名帖,忍不住纳闷——上头有不少人她压根没有下帖呀,这来道的哪门子喜?然后她拿礼单去给顾廷烨看。 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一一掠过名单,有些名字他看了挑挑眉,不置可否,有些他深思片刻,似有疑虑,还有些他则目露鄙夷,冷哼一声,但只消不是太过的礼钱,他叫明兰一概全收了。

daocaorenshuwu.com

“连‘薄礼’都不收,怕是有人要急的跳起来了。”顾廷烨面沉如水,转身去了外书房。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也不追问,只赶紧回自己屋里把那些名单都记下来,并一一注上顾廷烨当时流露出来的些微意味,以备所需;至于礼单则由回事处备档,不用她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