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33回 常嬷嬷其人其事(上)

是夜,明兰睡的极不踏实,半梦半醒,老觉着有一股视线看着自己,迷糊间睁了一下眼,却见顾廷烨微侧着身子,半俯在自己身边凝视着;明兰困极了,含糊了一句‘怎么还不睡’,顾廷烨过了半响,才轻道:“你好好睡吧,这些日子累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语气中满是深切的怜惜和疼溺,还有隐隐的歉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孩纤长的睫毛忽的一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的确很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理偌大一个府邸很累,应酬送礼待人接物很累,整日提防别人算计更加累,一句话要在肚里过三遍才敢说,一件事要来回思量七八遍才敢做;怕人挑剔,怕人指责,更怕被人抓住痛脚而给他惹来麻烦,再这么下去,她就可以直接飞跃疯人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久很久以前,她曾在佛祖面前发下誓言,她会努力的好好的活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日,无论多忙,她都要抽出时间来休憩,赏花,读书,下棋,画画,做自己偷着乐的‘背背山系列’针线,面对清空如洗的湖光山色一遍一遍默诵佛经,那些妩媚旖旎的诗词,那些海阔天空的山河志,愉快的像吹过山脊的清风,由着奇异的抚慰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微笑着,祈求着,望佛祖垂怜,只愿平安喜乐,心如明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皆道她是有福的——但至少,这个男人知道她的疲心和艰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歪歪的把自己靠过去,像小土狗似的一扭一扭钻进他的怀里,清冷的初夏深夜,似乎只有身边这个男人的怀抱才是温暖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用过早饭后,蔻香苑的三个照例来请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秋娘眼睛肿的像大核桃,显见的是哭了一整夜,神情萎靡不振,红绡倒是依旧笑吟吟的说话,好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蓉姐儿,日日好吃好喝养着,到底有些白净的样子了,不过嘴里还是只蹦单词或phrase。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亲切的和她们进行了交谈,每人各三句主动语气,剩下的让她们各自发挥,通常由红绡女士担纲主角,不过今天,明兰多说了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儿下午常嬷嬷要来,到时叫花妈妈把蓉姐儿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娘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蓉姐儿也抬了抬低垂的脑袋。红绡一脸惊喜:“常嬷嬷要来,以前常听老爷说起这位嬷嬷;如今都住在京城,就能常来常往了。”语气十分期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了她一眼,抬起茶盏,淡淡道:“老爷吩咐过,说常嬷嬷曾照看过蓉姐儿,是以叫蓉姐儿出来见见嬷嬷。”

daocaorenshuwu.com

秋娘脸色愈发难看,蓉姐儿低着小脑袋思索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红绡眼神微一滞,立刻又满面笑容的岔开话题,明兰让她自由发挥了五分钟,便端茶送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走后,明兰抬头望着雕绘裹锦的房梁,呆呆出神;要说这常嬷嬷,也是个奇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是夭折了初生女儿后便去白家做奶娘的,很尽心妥帖,白老太公提出收下常家夫妻俩,谁知常嬷嬷宁可少落些好处,也婉拒不从。随着白老太公越来越发迹,常嬷嬷因忠心用事,很受重视,家境渐渐好了,待到白夫人出嫁时,多少奴仆都抢着要跟去侯府‘享福’,但她却没有跟去,而是回老家经营自己的小家庭。

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青云直上之后,常嬷嬷依旧没急着依附过来,而是很坚定继续做个自由的平头百姓,即便是澄园初立之时,她也是应顾廷烨要求,来府里帮着整顿过一阵子,到公孙先生从南边赶来后,她就又回自己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甚至这次上门,她也讲明了是午后才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事很玩味,古代去别人家里做客大多在上午,明兰暗自揣度常嬷嬷的考量:一来是下午上门,碰上顾廷烨的可能性更高些;二来嘛,若上午来,主家必然会留客吃饭。 daocaorenshuwu.com

常嬷嬷再有体面辈分,到底是做过白家奶母的,总落了半个仆人的身份,因此她拒绝上桌和主家一道吃饭,但若真要她明明白白说出来这层‘仆不与主共桌’的意思来,她似又不愿自轻自贱,是以,索性下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老人很守等级规矩,却也很骄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约未时二刻左右,明兰午睡醒来洗过脸,正在梳妆时,外头有人来报:常嬷嬷一家四口来了。明兰立刻让小翠袖去蔻香苑教蓉姐儿,自己穿戴妥当后,便到小花厅去等着;过不多久,廖勇家的就领人进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当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身着一件镶两指宽黑绒边的暗青无纹锦缎褙子,团团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孔,不言不笑的;后头跟着一个四旬不到的妇人,一身铁锈红的薄缎暗团纹的长袄子,再后头是一对小儿女,穿杏黄绣遍地缠枝花小袄的女孩大约十五六岁大,一旁的男孩看着才十岁出头,浅色素净的小小儒生长袍。 稻草人书屋

这身打扮明兰很眼熟,家中的长栋小弟也惯常这么一身,然则料子刺绣则上乘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