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34回 常嬷嬷其人其事(下)

听婆母都说白了,常胡氏这下才尴尬起来,端正了一下坐姿,不说话了,常嬷嬷又瞪了她一眼,才又缓缓道:“我那短命鬼儿子没了,也是烨哥儿派了人护送着,我们娘儿几个才敢把棺木送回老家,让年哥儿他爹入土为安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语气哽咽起来,眼眶也红了,明兰忙劝道:“嬷嬷莫太伤心了,注意身子要紧,常嫂子母子三人还要依靠嬷嬷呢。”常燕常年姐弟俩也一左一右过来劝了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瞧我这样儿,真叫夫人见笑了。”常嬷嬷回复了常态,拭着帕子笑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时,花妈妈领着蓉姐儿来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蓉姐儿,看谁来了?”明兰笑道,“来,给嬷嬷见个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蓉姐儿穿着一件浅红色珠光绫缎纱袄,显得小脸儿嫩白如水豆腐般,她见了常家人,目光从嬷嬷到常家姐弟脸上扫了一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低声道:“嬷嬷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嬷嬷神色很复杂,似是怜悯,又有些厌恶,眼光换过几遍,才道:“你……长大好多了,样子也白净了,这样很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蓉姐儿抬头看了眼明兰,张了张口,还是没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嬷嬷看着明兰,直言道:“蓉姐儿能遇上夫人是她的福气,她脾气倔的很,夫人您也不用往心里去,只管该教的教,该说的说就是。” 稻草人书屋

明兰点点头,没说什么,只叫蓉姐儿坐到一旁去。常嬷嬷看了看她,又转回头来,对着明兰笑道:“说了好一会子话,也没问夫人如今怎样?烨哥儿可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从她脸上看见了一种真正深切的关心,心里感动,温言道:“一切都好,我初初掌理家务,什么都得学起来;老爷就是公事忙了些,不过精神倒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嬷嬷听明兰言语诚恳,脸上的皱纹都笑成了一团:“这就好,这就好,我早就说过,烨哥儿是大有出息的,有朝一日,定然要光宗耀祖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的视线转到下首的几个孩子,见常燕正坐在蓉姐儿身边轻声说着话,常年端坐着听大人讲话,明兰微笑着问道:“说了半天,还没问过燕姐儿和年哥儿呢?如今做什么消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常嬷嬷瞟了一眼孙子孙女,笑道:“燕子是个丫头片子,略识得几个字,能做点儿针线,回头嫁个好人家便是了;倒是我家年哥儿,如今正读着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转眼看了常年一眼,常年见大人们谈到了自己,便起身恭立着,明兰看着这个小少年,玩笑着试问:“始恶恶臭,如好好色。出自何处?”

daocaorenshuwu.com

常年似有吃惊,看了明兰一眼,稚气的面孔浮起正色,道:“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始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慊。出自《大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解?”明兰再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年对答如流:“所谓诚意,不知待人诚,也要待己诚,要像厌恶臭气和喜爱美丽的颜色一般,这才是真正的诚实。”少年的声音还带着童音,但态度朗朗,言之有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挑了挑眉,不做评价,还问:“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何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年笑了笑,露出两颗讨喜的小虎牙,朗声道:“善剑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这段出自《道德经》。” daocaorenshuwu.com

然后不等明兰再次发问,常年就解释起来:“将德行扩至自身,自家,自乡,自邦乃至天下,道德就能无限延伸;而用自己来观察别人,用自家来观察别家,用自己的国家观察别的国家,那么天下的事,就可尽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明兰笑了,心里暗暗吃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个简单的比方,在科举考试范围中,四书五经就好比是必修课,这之外的种种典籍,如《道德经》之类的,属于选修课,没想到他一个小小少年,只在乡野学习,学识竟如此扎实。明兰记得当初她学这段文章时,注释内容抄足了一满页,而这个男孩只用寥寥数语就概括了,释文简介,语出明朗,很不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转头深深看了眼常嬷嬷,她眼中那种明确的赞赏和微惊让常嬷嬷十分舒服,骄傲自豪的看着孙子,脸上都是幸福的光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哥儿如今在何处上学?”明兰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常嬷嬷叹了口气:“原先在老家时,跟着位乡下的老秀才读了几天书,后来了京城,咱们人生地不熟,便在乡下一位先生的私塾里学着,不过,年哥儿大多时候都是自己读书的。”从他们祖孙俩的表情来看,这位刘先生显然不很让人满意。 稻草人书屋

明兰低头沉思起来,读书这种事果然有天分之差,不是她灭自家威风,盛家的读书氛围可说是极好的,不但全家男人都有功名,老爹还整日在后头挥鞭子吆喝,但凭良心说,长栋学的不如眼前这个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