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41回 对策(上)

从宁远侯府回澄园,夫妻俩一路无话。这日顾廷烨在外书房一直议事到深夜,先是和公孙白石议政,又口述条令,叫七八个书吏笔拟,直到丑初,才带着一身湿冷的露气回了屋。

稻草人书屋

进屋后,伸手轻搭床帘,却见锦绣堆里露着半丛乌云般的秀发,整个身子却埋的看不见,只有被角边上露着一只白嫩透红的小脚丫,胖胖的脚趾还微微翘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轻笑了下,忍不住戳了戳那秃头秃脑的小脚指,转身去了净房,洗漱完后,换过一身绫缎里衣回到床边,却见明兰已经醒了,正歪在脖子靠在枕头上,迷糊着眼睛看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醒了?”男人嘴角含笑,掀被角上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点点头,好像刚睡醒的猫仔,呆呆的抻着小胳膊:“你挠我脚痒痒时,我便醒了。” 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脸上微滞了下,若无其事的揽过明兰在怀里,两人互拥着躺下,明兰把脸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嘴里低低咕哝了一声,顾廷烨没听清,闭眼随口问了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把下巴搁在男人胸口,直直的看着他:“侯府那边的事,你是不是早知道了?”不然哪那么巧,偏就这个时候带着她去巡视庄子。 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睁开眼,见她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自己,便笑了笑:“刘正杰是给我递过话,不过也是两下赶巧了,我索性带你出去避一避。”

稻草人书屋

明兰从被窝里坐起来,抱着纤巧的双膝,叹道:“虽说我这和尚是逃得逃不了庙的;不过避得一时也好。然……”她顿了下,转头瞧他,低声道,“你真打算全然袖手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眸子深黑,过了会儿,才道:“一样勾连罪逆,多少公侯伯府,抄家的抄家,夺爵的夺爵,便如程国公府算功过相抵,也被罚了三年诰赏和五年禄米,凭什么宁远侯府就能例外?”丰泽的嘴角露出一抹讽刺,“我不添把柴便不错了,还想藉我免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悠悠轻叹了声,顾廷烨又道:“不过我还是动了点儿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睁大眼睛,表示不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打过招呼,让把宁远侯府的事先缓缓,先审理其他案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一脸坦然:“好歹待我成了亲,免得喜堂上冷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咂巴了下嘴,无力的趴回去。顾廷烨见她耷拉着耳朵,把自己抱成一个小团团,在被窝里晃悠悠的,他觉得又可爱又有趣,伸手扯过来,搂在怀里,点了下她的小鼻子,含笑道:“你究竟在忧心什么?之前不是你做的孽,之后也不会是你袖手,你做什么这副模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忽如醍醐灌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呀!这件事从头到尾,她既没有插手,也不知情,她心虚什么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君说的有理!”她陡然生起勇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不禁莞尔,忽又想起一事,随即道:“今日这事没完,以后大约还有不少麻烦,我在外头还好,你却要被磨上许久,怕要头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豪气干云:“有什么好头痛的,不过是叫我来劝你出手帮忙,我便一概都应下,你帮不帮,或是能不能帮成,那就另论了。”

稻草人书屋

男人挑挑英挺的长眉,表示欣赏她这种乐观的勇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很快,明兰就知道自己的豪言壮语没什么力度;第二日,侯府女眷就上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们或是妯娌婆媳一道来,或是领着稚龄儿女来,或是凑成一堆集中轰炸,或是一拨一拨此起彼伏。明兰端起饭碗时,她们来了;预备和管事对账时,她们来了;想午睡时,她们又来了。要是赶上了饭点,还得待客请吃饭,可是在饭桌上,对着一群哭天抹泪的怨妇,各个拿哀怨的目光盯着你,你如何吃的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种恶性行为严重打乱明兰健康规律的生活作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忽儿哭诉,一忽儿哀求,扯着明兰的袖子软硬兼施,从孩子若是没了爹该多么凄苦可怜,一直说到将来孤儿寡母生计堪忧,各种精彩表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老太太拍桌子呼喝起来,手指几乎点到明兰鼻尖,根本不听明兰的解释,就差没要她赌咒发誓保证顾廷烨一定会出面摆平。狄二太太和炳二太太便如对好了暗号般,一个眼神过去,小孩子们哭的震天动地,旁边还有其他女眷或明或暗的祈求和劝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耳发麻,头晕眼花,不过短短三天,明兰就被闹的疲惫不堪,宛如霜打的茄子,蔫的有气无力,被逼急了,一口气接不上,她连装都不用,直接就可以晕倒,偏偏人家晕的比她还快,动作情真意切不说,还险些一脑门撞上桌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吃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瞧她这副样子,忍不住提议道:“不如你回娘家躲几日?说起来,自成婚后,你连对月也没回去住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合适么?”明兰大是心动,却有些犹豫。新婚那会儿,澄园紧缺掌家主母来理家,她离不开,自然只好省了住对月的风俗,可这会儿回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