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63回 美若秋荷,静极生妍,善诗词,工曲赋,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爆竹隆隆,梅枝堆雪,京城上下俱一片喜气洋洋,崇德三年宁远侯府的年夜饭,气氛格外特别。对着满桌精致的年菜,太夫人略带伤怀道:“唉,咱们这一房到底人丁单薄了些;想你们四叔五叔家,孙子孙女都能挤上两三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灿转回侧头看窗外的头,秀丽颀长的颈项宛如湖面上的白天鹅,她面容冷淡:“可不是,往年多热闹,不似如今,冷冷清清的,哪里像过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邵氏神色黯然,垂首不语,目光转向一旁的娴姐儿;朱氏抚着硕大的肚皮,微微皱眉;明兰装作没听懂,一派无知无觉的羞涩状,时不时拿帕子掩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同样无知无觉的还有顾廷炜,他笑道:“我早说把庆喜班请来热闹下,偏娘不许。” daocaorenshuwu.com

朱氏不安的忙去望邵氏,太夫人横了儿子一眼,斥责道:“胡闹什么,你大哥过去这还没满九个月呢。”顾廷炜面有惭色的笑了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面色如常,缓缓放下筷子:“您说的是,确是冷清了些,爹爹若早些生儿育女就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脸上的神情僵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农业社会信奉人丁繁茂方是福,越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越要满桌满地,儿孙满堂才算兴旺,顾家老一辈的三兄弟都早早成了亲,四房五房的几个大孙子孙女如今都可议亲了。在这一点上,长房就比较落魄,目前成年男丁只有顾廷烨顾廷炜两兄弟,未成年男丁也只贤哥儿一个,正由乳母服侍着和两个姐姐们在一旁的小圆桌上吃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情形源自顾老侯爷的严重失职,由于深深眷恋着一块贫瘠的盐碱地,无论怎么施肥浇水都不见效,有近十年的光景颗粒无收,顾廷煜出生时,顾廷煊和顾廷炀都能打酱油了。两年后,顾廷烨出世,再过了五六年,才又有了顾廷炜。这边顾廷炜才断了奶,那边顾廷煊已经开始张罗着说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房这一代会输在起跑线上,追其根源,都是那块地不好,属于占着啥啥不啥啥的行为,而很不巧的,该不毛之地就是目前端坐在上方的太夫人的亲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实在人少,若分开坐更显凄凉,是以原本应该分男桌女桌的顾氏长房,在太夫人的提议下,便不避讳地坐在一起吃了年夜饭。本来三个儿媳妇应该桌旁服侍,给婆母布几筷子的菜意思意思,不过朱氏和明兰怀着身孕,邵氏又寡居可怜,索性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说完这句后,太夫人脸色不大好看,大家默默低头吃菜,一众桌旁伺候的丫鬟婆子都噤了声响,年夜饭居然吃出牢饭的气氛来。倒也颇有风味,明兰兴致盎然的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这些日子来,太夫人的脸色一直不好看。

稻草人书屋

那日太夫人交还顾氏家产,明兰本不想去凑热闹,因顾廷烨坚持,才静坐在屏风后头旁听。当着众人的面,太夫人叫向妈妈把鱼鳞册和其他文书账簿一样一样摆出来,她容色哀戚,万般委屈,可一句不悦的话都没有,还一脸强颜欢笑的细语招呼诸位族亲。想起她这些年来怜老恤幼,常有善举,于族中多有厚待,几位年长的堂房叔伯也有些过意不去。

稻草人书屋

明兰扯着帕子纠结,其实真正的演技派不需要嚎啕大哭急张鼻孔,就能达到欲说还泣的效果,她万分同情在前头的顾廷烨,俨然一副邪恶狠毒的反派嘴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境况已如此,谁知那位大反派还不知觉,且一不做二不休,居然叫一道跟来的两位文书进来,当面一五一十的,毫不避讳的点算起家产来,那几位耆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明兰在后头也觉得好生尴尬,在这种尴尬纠结的气氛下,顾廷烨居然还很悠哉的添了一盅茶。 稻草人书屋

“今日当着自家人的面,把事情都说开了,以后反倒能和和睦睦过日子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太夫人面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好在那两位师爷手脚很快,没等她坠倒,就查验清楚了,一查二盘三问,顾廷烨手一挥,当场着那两个师爷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三间铺面原不是在永明街(京城繁华商业区)的么,怎么如今却转到了橡子胡同(某冷僻地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三百亩本是水田,旁有泉眼山林,怎地如今成沙田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安城金楼的份子和那南郊的庄子为何要出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一时放不下脸来,本想发怒,偏那两个文书恭敬客气,顾廷烨又在一旁淡淡的,她知道若不说出个什么来,必然叫人做文章,当下也顾不得装柔弱委屈了。解释如下:那阵子要走关系说情,花用了好些银子,是以家产多有变卖,怕顾廷煜身子弱没敢告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笑而不语,一旁的族亲目光转移,彼此面色诡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众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自白氏嫁来后,侯府的经济状况一直很好,加上顾老侯爷一朝被蛇咬,吃过苦头之后,一直细心经营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