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70回 东风吹,战鼓擂之三:妻妾,婆媳,姊妹,母子,釜底抽薪

丹橘轻手轻脚把两扇朝南的六槅大窗摇上,只留东西向的两面气窗透风,然后持了把大摇扇站在明兰身后,轻轻打着扇。小桃试着水温正好,明兰端过来轻呷一口,放下茶盅,看了眼瑟瑟站着的康兆儿,才道:“你生母姓周,原是外头买来的,十四五岁时到我姨母身边伺候,几年后姨母做主抬了姨娘,后来又生了你。我说的可对?”

稻草人书屋

康兆儿迟钝的抬起头,脸上淌的不知是汗还是泪,也不知是惊是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微微一笑:“我那康姨父姬妾众多,只有一位姓苏的姨娘始终有些体面,她生有一儿一女,是你十五妹十一弟。这也不错吧?”康姨父功力深厚,满屋的姬妾,也得出满屋的儿女;屠虎查的满头毛线,索性以编号论,懒得打听这些儿女的姓名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康兆儿失声道:“……表姐怎么知道?”她随即意识到自己失礼,赶紧又低下头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姐妹众多,如今适婚的共有三个,一个是你,一个是你十四妹妹,她生母是康氏老家正经抬来的良妾,还有一个就是这位苏姨娘之女。”在盛家时,明兰曾见过康十五一面,惊鸿一现,真真一个娇娆多姿,眉目含情,天生以色事人的好材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姨母为何独独选中了你来顾家做妾呢?”明兰笑的慵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康兆儿面上现出一种屈辱悲愤的神情,嘴唇都快咬出血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姨父庶出儿女众多,除了少数几个得脸的,泰半的性命前程姐握于我姨母之手。你姨娘,外无娘家,内无靠山,又不得姨父宠爱,怎么揉搓还不由人来?我说的是也不是。” daocaorenshuwu.com

康兆儿抬起干涸的眼眶,似乎泪水都已哭尽,木木道:“表姐说的,句句属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信你揣着这把剪子,并非要对我不利。那你到底要做什么呢?”明兰侧腕端起茶盅,浅啜一口润润,“说说罢。姨妈到底交代了你些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康兆儿一脸慌乱,神色为难之极,忍了又忍,掩饰不住矛盾之态,她究竟只有十六岁,自小关在内宅,从未经过这般阵仗;生母懦弱卑怯,又没什么见识,如何能好好教她。她心里乱成一团麻,手指几乎将衣角绞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淡淡笑道:“你不说,我也能查的出来,何不卖个好与我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康兆儿张了张嘴,又闭上,几番犹豫后,脸上仓皇之情依旧未消,似乎不知从何说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倒也不急,一句句的诱导她:“姨母怎么跟你说的我呢?怕没什么好话吧。”康兆儿结巴道:“……太太说,说表姐……您最爱讨好卖乖,看名声甚重,不……不敢显得过分嫉妒……”她小心的看明兰脸色,深恐她忽发脾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居然没一点愤色,依旧笑的和气:“然后呢?这剪子怎么回事?是你自己要带的,还是姨母的意思?”康兆儿低声道:“……太太吩咐的……她说,倘若表姐留下我,我便寻机扎伤自己,然后她会上门来给我做主,狠狠震慑表姐一番,有了这番忌惮,以后我在顾家的日子就能好过些。”明兰忍不住又点头,笑道:“可如今我死活不叫你进门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康兆儿咬着嘴唇,脸色惨白的半分血色都无:“……太太说,若是表姐死活不肯……我就跪着不起来,表姐忌惮名声受损,不是纳了我,就是将我关起来。叫我依旧寻机扎伤自己,太太还会上门来讨公道,只说是表姐逼迫我至此。那时,您不接纳我都不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众人听了,俱是气愤,崔妈妈生来讷言,尤其气的浑身发抖,明兰站起来到她跟前,轻轻拍着她,又绕着屋子来回走了两圈,忽回头,对兆儿温和道:“你自小也没少见姨母行事。你真的信用这招,便能叫你在顾府过上好日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康兆儿低低垂着头,身子忽剧烈颤抖起来,想起自己生母卑微讨好的面孔,她哀哀的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明兰,断断续续道:“不信,也得信。我姨娘,在那儿呢……”

稻草人书屋

康姨妈霸道跋扈尤胜其妹,又上无长辈压制,有时竟连体面规矩也不顾的,那些失宠的妾室庶出儿女,便是连些管事婆子都不放在眼里的。

稻草人书屋

明兰苦笑着摇摇头,既有威逼,又有利诱,真是费尽苦心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兆儿小心窥着明兰的神情——这是她自小养成的习惯,却见明兰脸上温和平淡,喜怒无辨,她心头反而惴惴起来,双膝一软,竟跪了下来,泣道:“求表姐可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绿枝气的心头火起,直恨不得上前甩她两个耳刮子,可明兰规矩甚严,非她示意,在外人跟前,是多一句话都不好说的,只好强自忍耐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的一只手搭在椅扶手上,食指和中指轻轻敲击着,她面色沉凝,似在想着什么,过了片刻,她忽的定了神色,满面怜惜的看着兆儿,柔声道:“你是知道的,我也没托生在太太肚里,自小就没了姨娘。我常想,若不是祖母慈爱,我的命又何尝不像飘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