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75回 风吹完了,鼓也擂破了:放火,曼娘,昌哥儿

一股带着辛甘味的酸苦渗入齿颊,明兰悠悠醒转,此时眼前映入崔妈妈忧心的面容,她正拿着一把铜胎珐琅细嘴小壶给自己灌着参汤,口中道:“夫人,不要紧罢。”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摆摆手,她之前满脑子思虑,想的头晕眼花,又老牛拖车般的使了近七八个钟头的力气,好似连日不休备战至奥数决赛,之后紧接着跑了全程的马拉松,身心俱疲到了极点,这才昏睡的厉害,此时她努力坐卧起来,浑身无力,声音哑哑的,“给我瞧瞧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旁的稳婆连忙将裹严实的襁褓送了过来,满面都是笑容,连声道,“是个又白又俊的胖小子!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手臂没力气,只能就着崔妈妈的胳膊去看,顿时苦笑不已,红红皱皱的肉团哪来的又白又俊?不过倒的确肥壮,看着就圆头圆脑,胖鼓鼓的小脸颊,轮廓清晰的鼻梁,肿肿的眼睑下头是一条秀长弯弧的眼线,很瞧不清五官如何,只是不断发出小动物般的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适才哭的可得劲了,嗓门大的快把屋顶震翻了,是个健壮的哥儿!”崔妈妈笑的眼角都沁出了眼泪,“这会儿怕是哭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虚弱的点点头,尽量镇定道:“赏!大伙儿辛苦了,都重重有赏!” 稻草人书屋

屋里的丫鬟婆子纷纷躬身道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喘着气,背后靠着软垫子,艰难的把小东西揽到自己怀里,然后松开衣襟叫他试试吮吸,两旁的婆子有些发愣,哪有大家夫人自己哺乳的,可崔妈妈却帮着在托住孩子。经过无数次的辩论,她早被说服了,乳母依旧请着,不过先叫明兰喂着试试。据说初乳好的不得了,既能健体又能增强抵抗力,在这个婴儿夭折率普遍偏高的时代,一应霉素疫苗全无,明兰怎么也不能放过。况她上无公婆管束,下无妯娌掣肘,此时不行权什么时候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家伙软的不可思议,蠕动的小嘴巴一触及母亲的肌肤,居然自动产生反应,挨挨蹭蹭的凑着吮起来,虽然吸力不大,但却看得出他很是拼命。两边轮流试了好久,小东西依旧锲而不舍,除了中途停下来两次咧嘴哭几声,表示抗议做白工外,继续埋头努力空吸,秃秃嫩嫩的牙床用力咬着食物来源,圆滚滚的小脑袋不屈不挠的挨在自己胸前,明兰觉得又好笑又感动,亲着他秃秃的小脑门,这是个强壮坚韧的小生命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崔妈妈和两个婆子轮流说了十一遍‘算了罢’之后,小混蛋的努力终于奋斗出了成果,吮出了珍贵的初乳,看着小家伙闭着眼睛卖力吞咽的模样,霎时间滚烫的泪水涌出了眼眶,为了这个小肉团,明兰忽觉得,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崔妈妈也背过身去偷揩着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累的几乎脱力,把孩子看了又看,从透明粉红的小手指小脚趾,一直到他那皱成一团的小耳朵,新生儿吃不了多少,把孩子交给崔妈妈后,明兰这才又睡下,至始至终她都没注意到外面早没了冲天的火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宁静通明的灯火;不过就算注意到了,大约她也只会说一句‘屠二爷好样的,回头大大的有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这人,大约天生警觉性奇差,这一觉睡的格外悠长,再度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屋内原有的那一股血腥污浊气不见了,也觉着身子清爽整洁不少,大约崔妈妈趁她入睡之时,已为自己稍稍清理过身上的汗污。床边坐着一个满脸胡茬的高大男人,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枕畔的一个大包袱,他的一只手将伸未伸,仿佛想摸摸那包袱,却又不知如何下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定了定神,住睛一看,顿时一阵火起,这些日子所有的辛劳艰难都浮了出来,一股脑儿归咎于这不顶用的男人,她不顾干涩的嗓子,莫名兴奋起来:“你这无信的,舍得回来了!你走时怎么说的?这会儿天下太平了,你倒来了!你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屋里尚站着几个丫鬟婆子,崔妈妈一阵尴尬,连忙叫丹橘把人都带出去,顾廷烨倒脸皮颇厚,一点不以为忤,还笑着把明兰压回榻上:“你身子乏的很,别起来,躺着也能数落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只恨不能扑上去咬他一口,却看他一脸情意绵绵的看着那大包袱,明兰侧脸一看,却见小婴儿正躺在自己枕边,濡湿的小嘴动了动,噗出两个小泡泡,闭眼睡的香。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生的真好看,胳膊腿壮实有劲,人也机灵。”

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的眼神温柔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情不自禁的把这个红扑扑胖嘟嘟的小肉团子脑补的天纵英才文武双全筋骨精奇,甚至还很体贴的笑嗔了明兰一句,“咱们说话轻些,别吵了他。”明兰一口气没继上来险些就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犹自入迷的盯着孩子,对明兰道:“你不晓得,这小子多有劲儿,哭的声响连我在院门外都能听见,待大了,定是独当一面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