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86回 世间道 之 非我无情,是你多意

匆匆赶去四老太爷宅邸,却见五老太爷及廷狄夫妇俩已坐在屋中,正和神色茫然的四老太太说话,“四嫂别急,且把心放宽,我们都这般岁数了,生死有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携明兰上前见礼,并为迟来道罪,五老太爷缓缓摆手,神态慈和:“我们住的近,自是来的快些,你们也算早了。……先进去见你四叔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煊大太太引他们进里屋去,顾廷荧另几个丫鬟婆子正在床边服侍汤药,见明兰和廷烨来了,便微微侧身而站。不住唉声叹气:“……大夫说了,性命是无碍的,但却风瘫了,如今非但不能动弹,连话也不得说了……”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探头去看,见四老太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目半开半闭,仿佛既睁不开也闭不上,四肢僵硬,面部扭曲,嘴角歪斜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喂进去一勺汤药,倒要漏出一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情形,也没什么好说的,明兰说了几句‘四叔父你好好养病’之类的废话,顾廷烨面无表情的也意思了两个同义句,然后二人便与煊大太太退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中厅坐定了,众人开始叙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先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 稻草人书屋

很简单的问题,廷煊却支支吾吾了半天:“……是今儿下午来了封信,说……说二弟在西北,又出漏子了……,爹一听,就急得病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转头去看煊大太太:“年后大嫂子不是才说炳兄弟出了些小纰漏么?这是同一回事么?莫非那儿的衙门还不肯罢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煊大太太连连苦笑:“是两回事。原先那桩,已差不多打点好了,谁知二弟也太不消停了,身上还没干净呢,又惹是非。说是夜里与人争闹,将人打死了了,二弟也叫打断了一条腿!旧账未清,新账又来,打死的那人还是良籍,统领恼了,说是这辈子不叫二弟回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默默转回头来。这时炳二太太开始从低音抽噎到高音,冲着五老太爷哭哭啼啼道:“我早就说过,西北地方荒芜凶险,人也大多凶恶,您侄儿老实巴交的,若非被欺负的狠了,怎会与人争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话还没说完,顾廷烨便打断道:“炳二哥是住在流放所里的,因使了银子人脉打点,日常连劳作也不用,衣食等均有小厮仆役打点。便是白日闲了,出去逛逛,夜里也该回去了,怎会夜里打死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情由一点明,五老太爷刚刚张开的嘴又合上了,摇头捋须。炳二太太难以辩驳,讪讪道:“许是有什么要事,非得出去……” daocaorenshuwu.com

四老太太忽然冷冷哼了一声:“他是去流放,能有什么要事?家里人为他提心吊胆,他倒好,只知胡闹,还连累了他爹!”越想越火大,好容易给女儿说了门颇不错的亲事,眼看议论的差不多了,倘若这时老爹挂了,廷荧便得守孝三年,那岂不等成了个老姑娘?且别说对方肯不肯等,就算肯等,大约等女儿嫁过去,恐怕什么庶长子庶长女都已生下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素来温文无争,但这会儿捏死顾廷炳的心都有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孝字压下来,炳二太太急了,冲口道:“这也不能全怪他呀,这阵子爹的身子原本就不好,都怪新纳的那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廷煊大声咳嗽起来,脸色涨红,炳二太太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的也是。”顾廷烨缓缓道,“适才我也觉着奇怪,四叔父素来身子硬朗,炳二哥这事也非立即致死的,缘何会重病至此?”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话一问出来,四房众人俱是垂首。四老太太是疲惫中带着灰心,廷煊夫妇却是羞愧兼尴尬,缩坐在一旁的炳二太太不住骨碌着眼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良久,五老太爷抚须道:“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今儿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不可说的。”叹气继续道,“当初大哥大嫂在,四哥还能约束一二,自分家后,日益胡闹。近日四哥竟纳了个扬州瘦马,终日嬉乐,大侄子忧心,曾央我来劝,奈何四哥不听,才致如此。”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话说的隐晦,但屋内何人听不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低下头,自行翻译成吐槽版: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自觉金枪不倒,日夜法克,若只找家里的婢女也就算了,毕竟是良家的,花样有限,谁知弄来了个职业人士,搞不好还得用了药——连续奋战好些天,已淘澄空了身子,昨夜兴许刚奋战了三百回合,中午又加时赛,然后下午就听见心爱儿子的噩耗,当然就抵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煊也许还想替老爹遮掩一下,但煊大太太一点护着这老不休公爹的意思都没有。 www.daocaorenshuwu.com

五老太爷转向他们夫妻,慈和的劝慰:“四哥糊涂,你们做儿女的,又能如何?不顺着他,还得算你们忤逆。大侄子大侄媳,大伙都是明眼人,不会怪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