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88回 世间道 之 她还是不懂

一踏进威北侯府,明兰就觉出气氛不大对,下意识想溜,当即笑道:“近日我舅母送了坛蕨菜,便给张姐姐送来。也无甚要紧事,这便告辞了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出来迎的是张氏陪房妈妈中的一个,姓樊,明兰见过几次,最是稳重的,此时她却眼眶微红:“顾侯夫人是贵客,倘若这么走了,夫人还不怪我们不懂礼数。”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无奈,只好跟着往里走,边走边问:“张姐姐身子可好?”

稻草人书屋

樊妈妈哑着嗓子:“有些不妥。”顿了顿,又道,“国公夫人也来了,已去请国公爷了,我便是在外头等着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听到连英国公也要来,明兰脑中警铃大作,可前头已是张氏院落,此刻再回头离去实在太过无礼,只好往里走去,心里一万遍痛骂自己背运,早知道让顾廷烨来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进得中厅,里头却是空无一人,樊妈妈径直将明兰引到主屋西的偏厢,院里满是丫鬟婆子进进出出,人人匆忙,端水端盆,却没什么声响。接着往西走,还没进门,已听见里头的说话声,连带着低低哭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惦记着前头太太,我不怪你,十几年夫妻情义,也是人之常情。”这是张夫人的声音,“可我女儿也是三书六礼聘,圣上赐婚的,难道是我张家的闺女没人要了,非要你沈国舅来可怜!” www.daocaorenshuwu.com

然后一个低低的男子声音,“岳母息怒,此事实是意外……”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尴尬极了,转头看了眼樊妈妈,低声道:“今日贵府事多,不若我改日再来……”话还没说完,站在门口的丫鬟已掀门帘朝里头报道,“顾侯夫人来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真TM的嘴快,明兰暗咬牙根。

稻草人书屋

屋里一片安静,过了片刻,里头传出张夫人的声音:“快快有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硬着头皮走进去,里头已挤满了人,张夫人坐在一把太师椅中,拿着帕子不住摁眼角,威北侯沈从兴侍立在一旁,脸色极难看,小邹氏缩在一角低低哭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从兴见了明兰便垂垂手,艰难的出声:“顾家弟妹来了。”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忙给张夫人福了福,又道:“伯母安好,国舅爷安好。”

稻草人书屋

沈从兴其实生得不错,三十五六的年纪,依旧腰板挺直,身形高大,容貌端正英挺,明兰早先见过几次。他此时满脸乌云密布,见了明兰,眼中竟有松口气的意思。后来明兰才知,在自己来之前,张夫人已哭了好一会儿,当着众人的面,训得沈从兴好生为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内气氛尴尬,明兰只好先开口:“今日得了坛子蕨菜,想着姐姐爱吃,便送过来。张姐姐她……可还好?”她觉得自己问的真二,看这情形,能好的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夫人垂泪:“好孩子,你这般记得她,我记得你了。”又哽咽道,“桂芬她……要生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其实也猜到了一些,但还是微惊:“不是还有大半个月么。”她清楚的记得长枫的妻子柳氏比张氏的预产期早半个月,如今柳氏还没生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了这话,张夫人顿时怒火万丈,狠狠瞪了角落里的小邹氏一眼,又捂着帕子哭道:“我苦命的女儿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家人口单薄,既无母亲嫂子也无旁系年长女眷,此时张夫人哭的伤心,沈从兴不好上前,竟无人能去劝慰。明兰四下看了一圈,只好过去扶住张夫人,柔声道:“伯母好歹定一定,如今姐姐生产,正是要您撑住的时候,您可千万不能乱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夫人听了进去,渐渐息了哭泣,倚在明兰身上慢慢揩泪,沈从兴心头微松。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惜,还未过几时,一个衣衫沾血的婆子慌里慌张的冲进屋来,扑通一声跪下,哀叫道:“夫人快去看看罢,姑娘她不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脑中轰的一声,张夫人已经蹒跚着冲了出去,因她就近扶着张夫人的胳膊,也无意识的跟着走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过半个庭院,来到一间厢房门口,只见屋外站满了丫鬟婆子,一盆盆血水往外送,别说女子,便是沈从兴也是心跳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传出一阵阵虚弱的痛呼声,张夫人隔着窗栅叫道:“芬儿,你可不能有事……”说着便要进去,就在此时,一个精干打扮的小厮火急火燎的冲进院子,手上还攥着马鞭,他跪在张夫人跟前的青石板上,大叫道,“夫人,国公爷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夫人停住脚步,忙朝屋里叫道:“好孩子,你爹快来了!你要撑住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张氏似是听见了这话,痛呼声稍稍停了片刻,不过须臾,屋里的婆子忽惊呼:“不好!快拿帕子!”随即,一声凄厉的惨叫,撕心裂肺,仿佛穿透了每个人的心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爹,女儿尽孝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国公爷!”庭院中跪着的那小厮忽叫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转头去看,只见一个满身尘土的戎装老手扶廊柱而站,身形微微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