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91回 世间道 之 此消彼长

那夜的争执,两人都很乐意忘记。某人本性如此,现实如斯,既无法改变,顾廷烨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此后数日,明兰依然贤惠,顾廷烨也照旧顾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某日他下衙时路径酒肆,闻到熟悉的香气溢出来,一时意动,便买了对胖胖的水晶肘子回家。翠绿的荷叶包裹,酱红熟透的肉香味,原本窝在乳母怀里昏昏欲睡的小胖子,陡然清醒,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那肘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心起恶作剧,端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抱他去啃,可怜胖团子至今只冒了六七颗糯米头,门牙全无,如何啃得下那油光溜滑的皮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顾廷烨沐浴完出来,正瞧见儿子盘着小胖腿,委屈的坐在躺椅上泫然欲泣,他那没安好心的娘则笑嘻嘻:“……你要讲道理呀,不是不叫你吃,你自己咬不下来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她笑的东倒西歪,拿满脸油花的儿子取乐,一转头,见丈夫站在几步处,立刻又一副怯生生的老实模样。见此情形,顾廷烨不禁叹了口气,讨了这么个鼹鼠般的老婆,掘了捧土盖在脑袋上,就自觉天下太平了——他果然不是一般的有福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爷与夫人和好,府中几人欢喜几人忧。崔妈妈和翠微几个,自是欢喜的,只小桃心里有些纳闷,那夜她守在外头,模模糊糊的听见两人的争吵声,她原本惴惴不安,谁知侯爷半夜自己爬上夫人的床了——为何夫人前几日做小伏低侯爷却拿谱不肯回来;这么吵了一大架,反倒乖乖搬回了。还是吵架管用么,那要是把男人打上一顿,岂非更妙?

daocaorenshuwu.com

小桃小小的叹了一口气:夫人老实柔弱(她这么认为),怕是不敢打侯爷的,兴许将来自己可以试一试。

稻草人书屋

风声传开后,秋娘来请安时便有些哀怨,过了几日,她畏畏缩缩的拿出两件新做的月白衫子,“天热得厉害,给夫人和侯爷各做了件夏衣。我粗手笨脚的,夫人别嫌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将衣裳拿到手上细细看了,男式那件明显精工细做,女式那件倒也不坏,柔软平整,但叫有经验的翠微一看,就知是赶工出来的,针脚有些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秋娘这幅死样子,明兰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位大姐估计是属王宝钏的,笃信十八年苦守寒窑终有一日盼得君归,哪怕带位公主回来她也不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那日叫顾廷烨摔了汤盅,她依旧不恨不怨的做起了衣裳,可惜没等她缝上袖子,顾廷烨就搬回嘉禧居了,于是她只好边抹泪边再做一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晚,明兰将秋娘的心血交给丈夫。顾廷烨拎着那件衣裳在她跟前抖呀抖,满眼俱是‘你不稀罕我有的是人稀罕’,见明兰嘟起了嘴,还装模作样的问:“夫人为何不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闷闷不乐,“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惦记夫人的也不少。”顾廷烨淡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哑了,暗自恨恨——这就是摊牌的结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更衣熄灯,她依旧郁郁的,顾廷烨将热乎乎的胳膊枕在她脖子下,“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想一件卑鄙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己吃不下,也要吐口口水在碗里,不叫别人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帐幕里陡然静了两拍,顾廷烨无声而笑,翻身压到她身上,伸手摸索进她里衣,哑着嗓子道:“你多吃几口,别人就吃不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那件夏衣,顾廷烨终究一次没穿,叫小桃收掉,之后不知去向了。

稻草人书屋

绿枝精神大振,特意去找蔻香苑的婆子闲聊,不经意间漏了嘴,秋娘得知后,抱着枕头又哭了半天。翠微得知此事,戳着绿枝的额头:“叫我说你什么好?就不能稳重些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绿枝倔强道:“夫人往日待她不薄,可前阵子不过和侯爷拌了两句嘴,她就急匆匆的贴上去,不叫她吃些苦头,我心里不痛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入了七月,到丹橘成婚那日,明兰特意叫小桃绿枝翠袖三个去吃酒,女孩们回来之后七嘴八舌好一番渲染,如何喜气热闹,如何敲锣打鼓放鞭炮,喜服珠钗如何红艳鲜亮……翠微听的两耳都满了,一屋子小丫鬟或羡慕,或惊叹,叽叽喳喳了大半天才安静下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待人散去后,碧丝才幽幽道:“丹橘姐姐可是寻了个好归宿,也不知我们将来会如何。” www.daocaorenshuwu.com

绿枝瞧了她一眼,“夫人自有主意。不过……你这么爱替自己打算的,大约早有思量了罢!”虽是一道大的,可她始终瞧不惯碧丝好吃懒做的性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碧丝立刻脸红,“你浑说什么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未过三四日,丹橘领着新婚夫婿来侯府磕头,明兰见她面色红润,眉间化不开的娇羞喜悦,也放下了心,“明年可得给我送喜蛋来。”屋里屋外挤满了昔日的姐妹,声声轻笑不绝于耳,丹橘几羞得要钻到地下去,最后几乎是夫婿搀着才出得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