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03回 儿女事

又过得几日,王氏启程之日已届,长柏于阴凉的清晨给母亲送行,华兰和如兰互相依偎着含泪道别。王氏已泣不成声,长柏居然还道‘早去早回’——十年呐十年,怎么早去早回呀?!直把她气的咬碎一口银牙。 稻草人书屋

此后盛府便由两个儿媳掌理,香姨娘专事料理盛紘起居,一概事务倒也井井有条。没了日常拌嘴吵架之人,身旁尽是温顺的侍妾,盛紘竟觉出几分寂寞来,某日对长柏幽幽说了句:“你娘本性不坏,这么多年来,我也有对不住她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氏来探望明兰,顺嘴溜了出来,明兰捂着帕子笑倒在榻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太太愈发好了,现下能绕着池塘子走上半圈,一顿能添半碗饭,你哥哥说,照这么着,待他述职完,就能一道上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笑道:“这回,三个孩儿都带去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海氏眼睛一亮,这才是她最高兴之事,嘴里却道:“你哥哥要给全哥儿启蒙,还要教闺女规矩,他说呀……呵呵,老人家养孩子,再明白的,也难免宽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戏谑道:“那是,谁及得上哥哥呀,他是娘胎里带来的老成持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深深同情长柏的孩子,有这么个爹,童年该多么悲催呀,待顾廷烨回来后,她就与他说了,谁知男人持相反意见,大掌摩挲着团子的脑袋,“我早想过了,想来咱们儿子,若爱习武也就罢了,多少好手我都能寻来。可若想习文……还得交给舅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大惊失色:“你也下得了手!”他又不是没见识过长柏的严厉,对自己亲妈也下得了手,手指都不用动,光斥责就叫人想跳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把胖儿子扛在肩上,叹道:“自己下不了手,才要叫别人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的热,独带了股闷,直叫人透不过气儿来,偏此时明兰用冰尤其得小心,叫她恨不能扯掉衣衫果着才好。如此炎热,孕妇已是难熬,产妇就更不容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九月初,小沈氏终于分娩,痛苦一天一夜才产下个女儿,听说险些性命不保。明兰不方便去探望,倒是郑大夫人来过一趟,送来个红线缠的福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几日前从广济寺求来的,一个给弟妹,盼她顺顺当当,后来听说你也有了,就也给你求了一个。”郑大夫人面色疲惫,无精打采,“不过你不戴也成,我瞧也不甚灵验。” daocaorenshuwu.com

“这话怎么说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郑大夫人叹道:“这回弟妹罪过受大了,太医说她落了病,以后不容易再有了。唉……她年纪轻轻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默了半响,劝道:“大嫂子素来待我亲厚,今日我冒昧一句,您宽些心,兴许就是这福件,沈家姐姐才逃过一劫,也未可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大夫人笃信佛法,叹道:“罢了,就当命里该当这遭劫难。”她双手合十,低声道,“这孩子打小父母缘浅,兄嫂带大,如今只盼佛祖保佑,叫她儿女福泽厚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遇到这种真正高尚人格,宽容仁善的好人,明兰反而不知该怎么劝了,讪讪了半响,只好叫人把团哥儿抱出来放软榻上,表演一段S线蛤蟆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胖子重心不稳,蹒跚几步,就会‘平沙落雁,屁股向下’,每回摔倒,胖墩粉气愤,用小肥爪子卖力的打软榻,然后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继续挪动,直把郑大夫人逗笑,抱着团哥儿狠狠亲了两口,以她平日不苟言笑的肃穆性子,实是难得了。

daocaorenshuwu.com

送走郑大夫人,明兰头回庆幸自己此时怀着身孕,否则去探望小沈氏时,该说什么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摇扇叹息,她还是修行不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炎炎酷暑,蓉娴两个早开始夏休了,每旬只需上一两日学,明兰此刻闲暇,就教她俩学些家务,没的变成第二三个顾廷灿,只知清高,却不会持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府库里寻出几本陈年老账簿,拣三四本采买粮食的,叫两个女孩换着看,却不许互通消息,十数日后到明兰跟前交成绩。娴姐儿看出五处错,蓉姐儿却瞧出十八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一边摇着美人扇,一边鼓励她俩畅所欲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蓉姐儿先说,将那十八处错一一指明,“……因庄上会送粮来,是以府里每年向外头买粮不过两三回。可这账上写的,每回都比上回贵,若说春夏节气不同才致贵贱之分;可我比对了那几年的,便是同样月份,也是回回比上回贵的,这里头分明有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越说越气,似恨不得把那几个污了银钱的下人捉起来打一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娴姐儿第二个说,小姑娘微微而笑,“我觉着,持家不该过严,若锱铢见罚,连散碎银子都不放,怕会因小失大。不过……”她脸上红了红,“我比对了附册,瞧见那几年‘涝灾粮贵’,我听人说‘涝灾害三年’,大约是这个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