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06回 送君行

这天陪顾廷烨吃过晚饭,明兰打发丫鬟婆子下去,赶紧转述白日里张氏的话,顾廷烨听后先啧啧称奇,“沈兄也怪了,每每与我说时,防张氏夫人跟什么似的,这种涉及皇家之事,既还没个定论,却也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了这话,明兰也不惊奇,其实今日言谈间,她就隐隐觉出张氏对其夫并不如何敬爱,只疑惑喃喃着:“国舅爷怎么想起这出呢?我朝惯例,驸马不是不能议政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言下之意,对这桩婚事并不看好。

稻草人书屋

难得夫妻意见相反,顾廷烨耐心解释道,“话虽如此,然则……唉,沈兄想聘辅国公的嫡女,可老公爷只愿出个侄女;瞧上汝阳侯的四姑娘,可说来说去,只肯给个庶女;又有说姚阁老的老闺女好,谁知他家老太太不乐意,还闹的病了一场;韩国公府倒大方,开口就是世子嫡长女,不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替他接上道:“不过如今韩家,外无得力男丁在朝,内又家宅不宁,国舅爷瞧不上。”说着,她掩袖轻笑了下。没想国舅同志已碰过这么多壁了,非嫡不要,非品貌出众不要,非爵主一脉不要,非家世清正不要,那的确很难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妻子笑的狡黠,顾廷烨也觉着把兄弟苦逼,叹笑道:“能挑的就那么些,沈兄也是心高气傲的,不肯拿赐婚来压人,皇后娘娘心疼兄弟,这才提了尚主。沈兄仔细想,觉着不错。一来,公主是主子,人人都得敬着,反无甚可闹;二来,驸马虽无缘朝政,可哪个能保证老子英雄儿好汉,怎知儿子定有作为,索性安保尊荣,未尝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家里有个公主媳妇,无论将来朝政如何,儿子本事如何,总不会有人欺上门来,安稳富贵总是有的——以上是沈从兴的考虑,末了,顾廷烨加上一句:“横竖现下瞧不出资质,兴许沈家大哥儿就是享福安闲的福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从兴曾带长子上校场历练,几番试下来,无论马上地上的武艺,还是排兵布阵,那大哥儿当算中上之流——注意,是国舅老爹在场,一干老兄弟凑趣捧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听出丈夫暗示赞成,也能理解。好比凭某家儿子的真本事,只能考到全国前十的大学,现下排名第四的学校提出保送,最后家长决定保险一点,接受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是没错,可是……”她依旧觉着不妥,将心比心,哪怕将来团哥儿资质平平,她也希望儿子娶个贤惠合心的妻子就好,而非为了富贵去尚主。 www.daocaorenshuwu.com

顾廷烨摸摸妻子鬓边柔软的细发,柔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换做我,也不愿团哥儿尚主。”妻子是在照居家过日子的常规思路在考虑,可沈家情形还能算正常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倏然展颜:“那就好,我就怕侯爷说这也好那也好,回头给团哥儿也求位公主回来。”想了想,又笑道,“我总觉得国舅爷操心太过,实则沈家乃皇亲,将来大皇子继位,拉拔表兄弟一把,便是不尚主,哪个又敢轻慢沈家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廷烨默然,有件事他一直没说,没想到明兰这么敏锐,自己察觉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思忖半刻,便道:“皇后仁厚,常耳提面命儿女牢记邹夫人的恩情,要厚待沈家表弟妹。这也还罢了,皇上刚登基那几年,沈家孩儿常进宫与皇子一道读书玩耍。也不知哪个嚼舌头的,小小孩儿居然敢与皇子争执,还道什么‘我娘是为皇后姑母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道:“这话怎能乱说?!”难道邹家经常提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廷烨叹道:“那会儿孩子们才多大点,加上沈兄请罪不迭,我瞧皇上并未放在心上(邹夫人又不是为他死的),然两位皇子怎么想,就未可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明是嫡亲表兄弟,却不见如何热络,前阵子张氏难产风波,皇帝迁怒皇后,又斥了皇子学业,皇后兴许不会见怪,但两个皇子呢?沈从兴想来也有此疑虑,才非要给儿子找个靠谱的岳家,就算将来皇帝不关照,官场也有人看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兴许是沈兄想多了。不过大公主和两位皇子是一母同胞,素来兄妹情分深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没再说下去,明兰已都明白了,夫妻俩默了片刻,顾廷烨打起精神,笑道:“八字没一撇的事,皇上还没开口呢。你半个字也别提,就当不知这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自然点头应了,顾廷烨又道:“四弟长栋那事,我倒觉得好。老沈叔一家都是稳重的,从没出过错。你如今身子重,不如我去与岳父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赶紧道:“侯爷还是拉倒吧,你去说,爹爹就是不乐意,也难说个不字。婚姻之事,总要两家都心甘情愿才美满,我省的,侯爷就不必担心这事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抚上妻子微凸的肚皮,又揉揉团子的脑袋——小家伙占了父母的枕头,小肚皮一起一伏,直打小呼噜,顾廷烨满眼怜爱的看了会儿,叹道:“人人都有姻缘,不知咱们这个,将来会讨什么样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