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07回 别后琐事

十一月上旬,皇帝命钦天监择一吉日,御驾亲临西郊燕云台,点齐将帅,歃血祭天,随后兵发三路,齐奔陇西而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中,皇帝特意把英国公和威远侯分开,也不知是怕这翁婿俩感情太好,掌兵过慈,还是怕翁婿俩不睦,误了大事。总之,最后顾廷烨随英国公走北路,沈从兴领段氏兄弟一路往西,薄天胄与甘老将军居中为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据送公孙老头前去的屠家兄弟来报,西郊大营那儿聚了十数万大军,端的是旌旗遮天,刀甲林立,杀气远冲云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只恨无缘目睹此古代盛况,加之身边少了他,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沉着面孔坐在炕上,把下头侍立的婆子丫鬟唬的半声不敢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说凤仙姑娘,你倒是说话呀。”绿枝指着下首站立的一对主仆,大声道,“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偷鸡摸狗的做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仙低头立在那儿,只一言不发,柔弱清丽的面孔还残留泪痕,她身边的丫鬟先不忿了,嘟囔道:“我们姑娘不就是见了回娘家人么?有什么了不得的,这么喊打喊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淡淡一眼过去,小丫鬟立刻闭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先我就立下规矩的,你们要见外头的人,得报与我知道。”明兰慢慢的拨弄手指,“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拿银子叫婆子开了二门,偷着溜到偏角门去见人,算怎么回事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仙依旧不语,那丫鬟倒一副精明模样,堆出满脸的笑,“夫人仁厚,咱们都知道,因这府里上上下下都要夫人操心,咱们姑娘怕饶了夫人,这才……” 稻草人书屋

“不然,与廖勇家的说一声也成,你们说了么?”明兰淡淡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丫鬟一时语赛,又讪讪道:“廖嫂子……不是也忙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懒得再跟她废话,朝一旁廖勇家的道:“那婆子你发落了罢,别再留府里了,十两银子就叫砸开了,没用的东西。”

www.daocaorenshuwu.com

廖勇家的躬身应道:“那是旧府里的老人,原先就是守二门的,没想眼皮子这般浅。”

稻草人书屋

明兰一点头,“侯爷出门了,家里的门房愈发该严些了。回头你荐几个人上来,不单夜里要守门,白天也不该懈怠了。” 稻草人书屋

她说一句,廖勇家的应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了那丫鬟一眼,“既犯了府里的规矩,就该受罚,没的说我年轻,屋里没规矩。可我也不忍心重罚凤仙姑娘,既然你们主仆情深,你就替你主子受了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丫鬟当即傻了眼,满面惶恐的连叫饶命,廖勇家的叫两个婆子上去一把拿住,冷声道:“别仗着几分小聪明,就到夫人跟前摆弄。府里的规矩,哪里是你说改就改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丫鬟犹自哭叫:“……我们……我们是甘老将军送来的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廖勇家的冷笑:“与你一道送来伺候凤仙姑娘的那个,叫什么蹁跹的,如今在哪儿了?我早就劝过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稻草人书屋

边说这话,边拿眼睛看凤仙,目光不掩讥诮警告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丫鬟被拖出去后,凤仙终撑不住了,抬眼望明兰,强自镇定:“夫人预备拿我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爷与我说过,当初甘老将军将你送来时,曾说‘此乃罪臣之女,尚有几分颜色,性情也算乖巧,可供都督洒扫消遣’。”明兰漫不经心的侧过身子,让小桃换边揉捏抽疼的小腿,“姑娘读过书,你说这‘洒扫消遣’,是个什么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仆妇均一阵轻轻讥嘲嗤笑,廖勇家的先道:“奴婢们没读过什么书,倒也知道这个。洒扫么,当是个正经活计,消遣么……呵呵……就是个玩意儿东西!可惜哟,夫人一没叫姑娘拿笤帚,二没拿姑娘消遣,还好吃好喝供着,绫罗衣裳四季换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周的目光犹如针芒刺骨,凤仙的脸色涨红,又陡然惨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看了她一会儿,挥手叫众仆妇下去,只留小桃和绿枝在屋里,才道:“你问我预备拿你怎么办。我倒想先问问,你有什么打算?”

www.daocaorenshuwu.com

凤仙猛地抬头,双目含泪,哀凄道:“……我虽由甘家从教坊司赎了身,可依旧是官奴户籍,如何到外头寻常度日。只盼夫人怜悯,给我口饭吃,我一定忠心伺候夫人和侯爷……”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待她说完,明兰已摇了摇手:“这种废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凤仙满眼绝望,泪水簌簌而下,明兰直言道:“你到府里已四五年了罢,我进门尚不及你早。若侯爷有心收你,何必等到今日?你既是罪臣之后,又是甘家送来的,侯爷不会要你的。要纳个好姨娘,哪里找不到了,干嘛非要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凤仙跪倒在地上,她知道大凡罪臣之女,多没入教坊司受辱,运气好的,叫商户人家赎去做妾,运气不济,甚至有被卖入烟花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头脸的人家多不会纳教坊司出来的女子做姨娘,当初甘家也不过把自己当个玩意儿送来的,再何况顾甘两家彼此忌惮。可起初,她还想着,若能叫顾廷烨喜欢宠爱,先当个通房,生下一儿半女后,以顾侯功勋威望,总能慢慢将她抬举起来的罢。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