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08回 过年前后

事不宜迟,为怕过年事繁,各家主母忙不开手,明兰赶在十一月底下了邀约帖子,得了各家的允诺后,便叫翠微准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入腊月的第二日,柳氏与华兰一早就登了门,难掩脸上兴奋。华兰沾沾茶水,放下帕子道,“我出门那会儿,四弟才那么点大,话都说不清楚,一眨眼也要讨媳妇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柳氏面上透着几分疲倦,道:“可不是。六妹妹递消息来时,老爷和相公都愣住了,过了半日才回过神来。老爷发话,叫我帮着相看,真真难死我了。我才多大年纪,懂得什么了,哪够给小叔叔瞧媳妇的。昨夜一宿都没睡踏实,亏有大姐和六妹相助。” 稻草人书屋

华兰笑道:“如今太太和老太太都不在,只留弟妹在家里操持,若今日相看得意,以后四弟要弟妹操心的地方还多着呢,弟妹切勿推辞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掐腰谄笑的倚在长姐身上,“四嫂尽管放宽心,今日有大姐姐在,好不好的,都赖不着咱们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氏就怕若娶来新妇后觉着不好,自己容易落埋怨,听明兰这话,大是放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华兰拧着明兰的耳朵,瞪眼笑骂道:“怪道老太太叫你小冤家,这么一推四五六,将来若有个什么,只我被老爷和四弟怪责,你们就一干二净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柳氏忙道:“大姐别这么说,且不说老爷倚重长女,大姐终归比我们多吃几年饭,多好些见识。由大姐领头,咱们才有底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两个少拿好话来哄我。得了得了,我老实在前头顶着还不成么?”华兰故作生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说笑了一阵,翠微便来传话,说威北侯夫人与沈家母女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夫人年近五十,肤色微黑,五官生的不坏,只是精心修饰遍身华服也掩不去早年操劳的风霜之色,沈家小姐倒生的眉清目秀,俏丽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单论相貌,海氏与柳氏与之相比,都颇有不如,只实在太过害羞,华兰柔声问她平日爱吃什么,爱玩些什么,她都犹若蚊啼般答几个字,几要明兰几个读唇方能明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夫人讪讪,心中苦笑。其实女儿性子还算爽朗伶俐,可自从知道要与个书香门第议亲,又听次子道盛家无男不有功名,兼之姻亲贵重,就成了这个样子,生怕多说一句,嗓门高上些许,就会叫人生了轻视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兰脸上笑着,却想到自己有嫡庶三个儿子,不免代入婆母心态。沈小姐这幅磨不开脸的模样,实在不合她爽利的脾胃,若叫她选作嫡亲儿媳,那定是不要的,怕将来撑不起门户。不过,又说了,为家门和睦计,庶儿媳这般的却可,羞涩柔顺总比彪悍泼辣的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另一边,柳氏已在心中道了个‘可也’。妯娌相处,最怕争强好胜,长嫂海氏已是强大无比,再来个厉害的弟妹,她还过不过了,沈小姐这样的正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态度悠然,谈笑自在,边打量沈小姐稚气未脱的面庞,想她比蓉姐儿不过大两岁,却已开始议亲了,暗自罪过,真有残害幼苗之嫌。

稻草人书屋

她早细细问过张氏,什么刺绣学问都在其次,心地厚道良善最要紧。长栋这小子,虽看似老实,颇有几分呆气,实则胸中有大主意,只要能跟妻子和美互敬,纵算沈小姐再不晓事,都可慢慢学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氏领会后,当下狠狠夸奖了沈小姐一番,表示人品绝对过硬,随家人住在乡野时,常爱扶老人过沟渠,和热爱背老人下山的长栋简直天作之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默,……您是头回做媒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们在估量沈小姐,沈夫人也暗暗打量盛家几个女媳,见华兰雍容飞扬,明兰亲切温婉,气度家教均是上上之选,再看柳氏,虽相貌平凡,但别有一份庄重端正,想来不会太难相处。 稻草人书屋

沈夫人不禁暗暗点头,想到底是有底蕴的人家,既知书达理,斯文和气,又不迂腐酸儒,假文酸醋的拿规矩压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吃过三四巡茶,张氏和沈夫人便起身告辞,明兰一路送到二门,多少好言好语,才彼此分了手。回到屋里,柳氏和华兰已就相看结果交换过意见了,一个说沈小姐仪容规整,我见犹怜,一个说沈家富足,父兄得力;总之两人都表示这门亲事不错。

daocaorenshuwu.com

“到底是六妹妹做的媒,我们原也不用操这些心,就该知道是可靠的。”末了,柳氏拉着明兰再度道谢,然后告了辞,说要回去报与盛紘知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送柳氏离去,华兰转回头来,笑道:“这倒是个滑不留手的,连你也叫拉下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叹道:“她不过是三嫂,非嫡非长,要操办四弟的亲事,怕左右不落好,也情有可原。咱们是四弟的亲姐,又差了一层,多担些便担些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太太总说你厚道,将来定有福报,如今我也信了。”华兰默了片刻,也叹道,“你说的是,老三媳妇的确不容易。你不知道罢,三弟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前些日子他房里有个丫头叫查出有喜了,把爹给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