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13回 张良计与过墙梯

小沈氏的情报异常准确,才过去两日,这日上午明兰发毕对牌,正逗着胖团子学作揖,绿枝就火急火燎的奔跑进来,道太夫人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崔妈妈抱团哥儿的臂膀明显紧了紧,绷脸望向明兰,明兰缓缓站起身来,道:“妈妈把哥儿给乳嬷嬷罢,小桃服侍我到榻上去,绿枝,……去请大夫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五个字仿佛含着异样口气,绿枝响亮应声,当先一个出门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过不片刻,邵氏神色慌张的匆匆而来,一踏入院中,便见明兰身边丫鬟们进进出出,或烧水炖药,或戒备的站在庭院中,尤其几个大丫鬟,那神色如临大敌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氏走进里屋,只见明兰缩躺在榻上轻泣,崔妈妈和小桃坐在床边不住低声劝着,邵氏大吃一惊,忙道:“我的天爷,这是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崔妈妈满面愁容,起身回她道:“今儿一早原本好好的,谁知夫人一听太夫人来了,就吓的什么似的,死活不肯见人。”

daocaorenshuwu.com

邵氏呆了呆,快上几步到床边,握着明兰的手,柔声道:“好妹妹,哪里身子不适,跟我说说,可别惊着肚里的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缓缓从被褥中抬起头,脸色发白,又是惊惧,又是戒备,她颤声道:“嫂嫂,我怕……我不要去见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氏愣住了,她原在屋里看花样子,听到太夫人来了便起身整装打扮,想着大约得出去行个礼,谁知绿枝面带慌张的来报明兰有请,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忙劝道:“这怎么成?好妹妹,若你身子不得劲,请太夫人过来看你,也是一样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直直坐起,眼睛睁的大大的,透着一股奇异的神气,竟有几分怀崽母狼的凶狠,“我不去见她……她又想来害我了,我绝不见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完这句,她就抱着肚子,朝里躺下,颤着身子,低声哭泣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氏欲待去扳她身子,再好生劝导一番,却叫崔妈妈拦住并拉起身来,只听崔妈妈道:“您瞧见了,夫人是叫上回给吓着了。也是一般挺着肚子,也是一般侯爷不在,太夫人是长辈,夫人只有叫收拾的份儿。只求大夫人念着往日情分,到外头去招呼太夫人罢。” 稻草人书屋

邵氏僵在当地,还没想出要回什么话,已被众人推搡簇拥着到前头厅堂去了,发现太夫人已坐在首座喝着茶了,她见只邵氏一人出来,眉头一皱:“老二媳妇呢?便是分家了,难道我就不是她长辈了,她就恁般尊贵,连见都不得见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邵氏慌慌张张的敛身行礼,支吾道:“弟妹……她,她……身子不适,怕不能见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夫人怔了下,冷笑道:“好好好,我来了,她就病了。不能出来见我,那我去见她!”说着抬脚便要往里冲,谁知廖勇家的领几个健妇堵在当口。太夫人大怒,骂道:“不长眼的奴才,也敢拦我的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邵氏听了这话,微微惊奇,记忆中的太夫人从来都是温文和气,举重若轻,虽在府中说一不二,权柄极重,却从不疾言厉色——怎么今日这般凶神恶煞,火烧火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缩在一旁,偷眼去看,只见太夫人穿着首饰一如往日端丽高贵,只是气色不好,面皮发黄,身子明显消瘦许多,神情中更是说不出的焦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廖勇家的不慌不忙,恭敬道:“侯爷出门前定下的规矩,没夫人点头,任她是谁,都不能随意往里闯。”她挑眼看了下太夫人,又笑笑补上一句,“夫人身子重呢,出事就不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太夫人气了趔趄,指着廖勇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一跺脚,转身朝邵氏,厉声道:“好!你们这儿如今是金銮殿,我闯不得,怕冲撞了里头那位天仙!你这就进去跟她说,我有要事商量,要么她出来,要么我进去!不然,我就不走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邵氏这辈子都没跟太夫人顶过嘴,哪敢不从,闻言后转身就走,一路匆忙的奔至嘉禧居里屋,顾不得喘气,赶紧将太夫人的话与明兰说了,谁知明兰怕的梨花带雨,哭叫道:“有什么可见的?!难不成还叫她放一把火,烧死我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氏哑口无言,没劝上两句,又叫崔妈妈使婆子推了出去,听身边丫鬟连声催促自己去前头打发太夫人,她只觉得头皮发麻。一边是娇贵不得惊动的弟媳,一边是威严素著的婆母,两边都得罪不起,两边都应付不了,邵氏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进退维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站在原地楞了半响,邵氏还是想不出如何是好,茫茫然的溜回自己院落,走进里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娴姐儿正伏在炕几上写字,见母亲失魂落魄的进来,问道:“娘,怎么了?不是说太夫人来了么,你怎么回来了。太夫人要见我?我早换好衣裳了,这就能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氏听了这镇定的语气,好似忽然找着了主心骨,抓着女儿的小手一顿急诉,好容易才将适才之事说了个七七八八,她着急道:“我的儿,娘怎么摊上这事儿了?!这好好的,跟我什么相干,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