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15回 第二次选择

至此之后,明兰便似鼓足了一口气,也不管外头关于张顾兵败身死的消息传的如何绘声绘色,她只日日好睡饱食,坚持散步活动;约过了三四日,屠家兄弟从外头回来,马车上押下一对风尘仆仆的母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屠龙站在廊下,拱手道:“禀夫人,咱们从刘大人那儿回了,照夫人的吩咐,拿到人的那几位兄弟都各给了二十两。现下人已带到,适才交予崔妈妈手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笔挺站在门内堂上,一手撑后腰,“有劳屠爷了。”

稻草人书屋

屠家兄弟目不斜视的笼手躬一躬身,齐声道告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扶着明兰缓缓出门,绿枝等人随后,众人走过长长的抄手游廊,穿过侧边的垂花门,四周顷刻寂静下来,不闻半声嬉笑说话,只窸窣阵阵的虫鸣鸟啼。 www.daocaorenshuwu.com

来到一间偏僻的屋子,明兰抬脚进去,只见里头光秃秃的,只上首一把太师椅,旁设一几,余下再无任何摆设。崔妈妈领几个粗壮婆子侍立四周,恨恨瞪着屋中立着的母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兰稳稳坐下,双臂轻搭扶手,笑笑道:“本想说‘别来无恙’,可今日一见,你比当初老了十岁不止。都说绵州水土养人,你怎么愈发不成样子了。”

稻草人书屋

曼娘缓缓抬起头,头发凌乱,容颜憔悴,加上刻意打扮粗陋的衣装,满身老态遮挡不住,她低低道:“咱们是下贱人,不比夫人尊贵,年轻美貌更胜往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挑挑眉,侧头朝她身边的男孩道:“昌哥儿罢,你认识我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男孩约八九岁模样,样子倒白净,就是骨架瘦弱,他双手紧拽母亲的袖子,低低垂头,闻言迅速抬下头,脸上满是戒备和憎恶,一触及明兰望下来的目光,赶紧再次低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自没错过他眼中的神气,只轻轻叹气,道:“崔妈妈,叫人把昌哥儿送到西边厢房去吃点心,再叫蓉姐儿也过去,他们姐弟也多年未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等那男孩挣扎反抗,两边四个健妇已一扑而上,两个扣住曼娘不让动,另两个一把抱起昌哥儿挟住,迅速走出门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兰对曼娘笑笑道:“你放心,为着我自己,也不会叫哥儿在府里出事的;打发孩子出去,不过想和你好好说话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曼娘心中不甘,却也知明兰说的是实话,便停了挣扎;这时两个掌刑婆子进了来,一个抬着把高脚椅,一个捧着一捆布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轻拍掌三下,两个婆子迅速动手,另有几个健妇协力,或抱腿扳手,或压头抵腹,须臾便将曼娘牢牢捆在椅子上;随后众婆子鱼贯出去,屋里只留下崔妈妈和小桃绿枝三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曼娘的双臂,后背,乃至两腿都如被铁焊般固定在上,脚尖离地三寸,周身动弹不得,她哭叫道:“适才进来时,我们母子已被搜过了身,身上什么也没有,夫人还待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淡淡道:“没什么。不过怕你练得铜头铁骨功,回头磕起头来,将我家地砖磕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曼娘知明兰意指当年那事,不窒了下,哀哀哭道:“……夫人,上回是我错了,都怪我糊涂,听信了太夫人的花言巧语,居然敢冲撞夫人。事后想起来,夫人那会儿怀着身孕,若是有个什么不好,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的涕泪横流,动情之处,只恨不能磕上几个响头,叫额头出些血丝才好。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面无表情,打断她道:“我说你省点儿力气,哭的再楚楚可怜,我会吃你这套么?往事如何,你我心知肚明。外头守着的婆子,俱离此屋十步开外,而屋内只我们几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指了指崔妈妈几个,戏谑道:“便是我叫她们说你在屋里光着身子跳舞,她们也会说的。是以……”她笑笑,“咱们摊开来说说话罢,出了这屋,你尽可以赖个干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曼娘收起眼泪,慢慢敛去眼中水汽,冷硬道,“好,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母子甫进了京城麒麟门,就叫拿下;夫人真是好手段,连差役也能随意差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兰微微而笑:“你弄错了两件事。其一,那不是寻常的差役,而是守城的卫戍;其二,我哪儿差的动呀,那是侯爷临出门前,特意嘱咐刘正杰大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曼娘倏然变了脸色,颤抖道:“……你是说,二郎他,他叫人捉拿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侯爷说过,倘若你再敢闹毛病,便要不客气了;你却不肯信。”明兰看她那副痴情且不敢置信的模样十分腻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你也是个能耐的。前方消息传至不过数日,你就得了信,随即日夜赶路进京……你当日被侯爷送回绵州时,应是在京中留了通风报信的人罢。”一边哭天抢地被解送出去,一边居然还能预先留下耳目,这等本事胆识,明兰确有几分佩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曼娘冷冷道:“夫人别忙着夸奴家了,乡下地界上怕也少不了夫人的耳目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