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卷 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19回 终结章(中)

吃过午饭,明兰坐着软轿将侯府四处巡了一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春季原是万物繁茂之时,庭院中本绚烂如锦缎般的花丛一夜寥落,多在黑夜中被夺命乱奔的脚步践踏成泥。光洁铺就的青石板虽已拿水冲洗多遍,却有几处依旧隐见暗红沉疴,蔻香苑尤甚,屋里屋外都死过人,几个胆小的丫鬟哭着不敢进去,明兰也不好强逼,筹算着给蓉姐儿挪地方另住,原处地段本就有些偏,索性翻了另作他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最惨烈的还在另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近半尺厚的朱漆大门缓缓摇开,带着渗人的金铁咯吱声,顺着向外延伸的青石台阶缓缓看下去,门外满地尽是斑驳血迹,粘着人皮毛发的滚油已冷却凝结成焦黑块状,纵是死尸和残肢已拾掇干净,仍旧是浓紫腥臭得骇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上丢着数根杯口粗的树干,也不知是贼人从哪家砍来的,门面上的黄铜大钉居然被撞落一大半,横七竖八的散落到处都是,门房的刘管事在旁喃喃着‘亏得当年没镀金拾齐后熔了还能用’云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想笑,但笑不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回到嘉禧居,闷闷的挨着炕褥,望着逐渐微黄泛金的天际出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晚饭前,屠老大从外头回来,隔着帘子在廊下就给明兰跪下了,他脸色极难看,活像刚被戴了绿帽子,憋得慌却又说不出,“……那韩三果然不干净!俺管束不严,请夫人责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领着几个护卫去韩家一顿翻找,赫然寻出两张新过户的地契另黄金一百两——气得屠虎直想一股脑将人砍成肉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兰微惊:“虎爷动手了?”韩三虽是投身来的,其家眷却都属良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倒不曾!”屠老大懊丧道,“只把人先看了起来,这当口不宜发落,回头再算账。”

daocaorenshuwu.com

明兰疲惫的点点头:“这就好。该打该杀,等侯爷回来再拿主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她这样崇尚和平懒散生活方式的人,却要被迫不断处理这类事,真是厌倦极了。又安抚了屠老大几句,反正这位卧底明显没成功,也不必过分懊恼,以后防微杜渐就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第三日上,戒严虽还未解,但气氛明显松动,好些心急难耐的人家已偷偷遣小厮互通消息了。最先来信的是英国公府,再次询问一切平安否,还道明兰若缺人手东西,无论是侍卫大夫还是伤药汤剂,尽管问她去要——张夫人还笑言,前夜英国公府白戒备了一夜,早先预备的物事一点儿没用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心中感动,难怪这几十年来,张夫人在京城贵眷圈中始终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观其行事,确有气魄。没过多久,这位有气魄人物的闺女也来了信;短短一封便笺却是笔迹暴躁,怒气连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日夜里国舅府也不太平,却实实在在是单纯的劫财——“愚姐徒耗光阴近廿载,自负张门虚名,薄有积威,应无有敢捋虎须之辈,实未料到竟有前夜之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氏真是长见识了,从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蟊贼胆肥到敢欺上她的门来!郁闷了半天才想到,这家原来姓沈,不姓张。话说,哪怕她老子现下兵败的名头满天飞,英国公府方圆三里之内,依旧没有敢开业的扒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信中道,没有内鬼招不来外贼,就其根底,却是邹家在外头招摇露财惹来的麻烦。 稻草人书屋

“邹家在外头做了什么?”明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报信的小厮说话也是一脸晦气:“……邹家那群黑心肝的,说国舅爷在外头重伤,若有个好歹,世子转眼就要袭位了,娘舅大石头,到时候,还不得事事请教着!夫死从子,看姓张的还挺得起来?唉,审问出来后,我们夫人也是气的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肆胡言,却叫有心的地痞匪类留了心,着意灌酒结交一番后,套出了沈家内宅的虚实,当下,便趁京城变乱,黑夜中打着邹家的名号骗开沈府后门,摸进去后一番砍杀抢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亏得张氏早有戒备,闻讯后忙领着护卫们赶去杀贼,寻常蟊贼如何敌得过英国公府练出来的勇丁,未待几时,已是杀的杀,擒的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氏积了一肚的窝囊气——话说那些准备原是为了更严肃更大型的政治迫害的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便以贴身软弓亲自射伤数名贼人,其中两个勇悍的贼人被擒后见一屋子妇孺,犹自狂妄,满嘴污言秽语的吓唬。张氏怒极,二话不说,刷刷数剑削下那两贼的耳朵,甩在地上喂了黑獒——当时满场肃穆,沈府众人敢出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小厮说的一脸自豪,明兰心中直叫乖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此后,沈府上下见了张氏都绕着走;张氏其后数十年的日子也过得极有派头,妾侍不敢顶嘴,继子女不敢啰嗦,若说因祸得福也未可知,这且按下不提。

daocaorenshuwu.com

除此外,段家,钟家,以及耿家的女眷尚未从宫中回家,个中情由仍不得而知;去薄家和伏家的小厮终于有了回信,俱是在途中遭袭,困于民户,直至戒严松动才赶忙回来报,均道这两家一概无恙——尤其是薄家,一家女眷早早随着薄老夫人去了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