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知否》一文,自2010年11月29日开文,至2012年12月3日结文,历时两年又五日,期间经历许多酸甜苦辣,有喜悦,也有沮丧;有被捧的上了天,让某关自觉文采盖世,单手PK罗琳毫无问题,也有被喷成了筛子,连家人带人品一齐被亲切问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中滋味,实难以一言道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犹记得当初男主之争,文下读者们争辩得那叫一个激烈呀,以至于我都没胆子把正牌男主亮出来了,因为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顾廷烨正式亮牌后我所受到的怒骂和哀嚎,反而不及我预想的厉害,这里谢谢大家的包容,谢谢那些站错队却还依旧支持本文的读者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个别读者怒斥作者无良居然这样卖关子,吊胃口,手段拙劣恶心云云,我只能说,妹妹呀,卖关子和吊胃口都是正常的小说抖包袱模式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炮灰,贺弘文和齐衡,各有各的无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弘文的悲剧在于,他有一个青春守寡的母亲,还秉性软弱无助,作为一个体贴早熟的儿子,他对于母亲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孝顺那么简单,甚至带有一点愧疚和补偿,以至于当他明知道寡母对曹家的处理不正确,明知寡母的行为会对自己和贺家造成伤害时,却采取了姑息和妥协的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则,不论他是否会娶明兰,都不应该让曹家的阴霾参与到他原本明朗的生活中去;既然原则错误了,那么他以后的人生必然需要为这种错误买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与贺弘文有一个扯后腿的理念错误的母亲相反,齐衡的悲剧则是他有一个大原则绝对正确的母亲。平宁郡主很早就清楚地认识到了儿子的不足,并进行有针对性的补救,客观地评价,她对于儿子未来的规划可说是正确到完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齐衡的三个妻子,即便第一个早早领饭盒的嘉成县主,如果不是政局变生肘腋,何尝不是极大的助力;第二个妻子申氏,成功地帮齐氏父子在新朝建立的晋升阶梯,使齐家从一个旧勋贵迅速转型成为新皇帝的忠臣能臣;第三个妻子,帮齐衡与在宗室皇族极有势力的庆宁大长公主搭上了关系,从而击败了同样也很有势力的齐府大房,成功承袭了爵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齐衡的无奈在于,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能否认母亲的这种正确。 稻草人书屋

作为一个从小就受到正统教育的公侯子弟,从小就受到父母耳提面命的好儿子,光耀门楣,显扬赫赫,几乎是齐衡本能的理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二人相比,齐衡的悲剧更让人伤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贺弘文的错误是个人的,如果他具备盛长柏一半的刚毅果决,抵挡住了对母亲和表妹的不忍,那么他即便没能娶到明兰,未必不会有和顺的未来,而不是被曹家和寡母日复一日的折腾,过早地耗尽了对生活的热情和欢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种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齐衡的悲剧却是永恒的,是关于一个少年面对前途和爱情时的两难选择;选择爱情,多年后难保不生出懊悔,弄不好最后佳偶成怨侣;选择前途,必会一生怅然,遗憾终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几乎无解。把我虐得七晕八素的六少和静琬,折腾得死去活来泪流成河,说到底,也不就是这么个命题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明兰拒绝这种选择,既拒绝让贺弘文在自己和母亲表妹之间选择,也拒绝让齐衡在自己和前途之间选择,不能绝对地说这种拒绝是对是错,见仁见智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最后齐衡缠绵一生的悲伤,一半固然是怀念自己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孩,另一半却是在怀念自己青春年少时最美好的一段情愫,那份纯粹的感觉,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人无十全,月有圆缺,如此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多读者对男主多有吐槽,道理可以列出一二三四甲乙丙丁来,其实仔细分析,顾廷烨和明兰在人生履历上有高度的一致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兰两世为人,在对人对事的态度上,自然有一定的悲观和沧桑,以至于她早早就放弃了对齐衡的幻想,选择道路更为平顺的贺弘文;而顾廷烨,其实也是两世为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人生可以分成很鲜明的两个阶段,离开侯府前,离开侯府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离开侯府前,他虽然是金尊玉贵的侯府公子,出入前呼后拥,衣食无忧,但实则满身心的冤孽债,他和顾氏家族的恩怨早已盘根错节,解也解不开了。 daocaorenshuwu.com

离开侯府后,他虽然从锦衣玉食一下落入艰苦粗糙的生存环境中,但却可以放下所有的包袱和心结,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去生活,结交朋友,打拼家业,从头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过程,他终于完成了心态的成熟,能以更加包容的态度去看待老父,看待过去,虽然未必谅解,他却渐渐能够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了他的宁远侯府,大约会在新旧交替的浪潮中被抄家夺爵;而没有了宁远侯府的他,却依旧能够自强自立地决定自己的人生。